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辛夷传

第七十三回 骨董闲清点做贴补 奇巧货偷藏报琼阁

辛夷传 殷家了了 2258 2018-11-24 23:53:53

  到了次日,郭颢领众妃入慈寿宫欲向杨太后请安。

  此次杨太后又久久未至,好容易盼来了却见她面无喜色,像是憋着一肚子火,未多聊几句就打发众人离开。因有前鉴,座下皆知此时不该引火上身,是以无人多嘴问。

  及至出门,颢蓁要几人留步有要事吩咐。尚馥芝悄声“啧”了一下,冲杨婠做了个捂身子的动作,杨婠叫碧袖把手里自己的素色镶边云纹敞袖袍给她披上。

  那边郭颢蓁则说:“昨夜本殿依太后娘娘的属意,清点了一番不大用到的骨董常服,以筹琐碎钱拨发饥民。从前没有特别盘点过,及至见闲物余杂一间偏屋竟摆不下,这才晓得果然铺张侈靡。今儿个留你们不为别的,本殿明白你们没有这些心思,定未动手。为叫你们不至于落个怠慢的罪名,咱们现在就挨个儿去瞧,得教阁子里的东西都合了规矩才行。”

  连溪芠笑说果然颢蓁是中宫之主,全替百姓考虑:“只是这大清早的人还疲倦,何必劳烦姐姐亲自前往,咱们拾掇好了就派人去坤宁殿呈上册子,给姐姐过目就是。”

  颢蓁斜眼瞧她,缓缓道:“你当真心疼本殿晨困秋乏,便不该由本殿来吩咐,方才请安前若能自己提起,都兹当是你孝敬了。也罢,既然你如此贪睡,就从你的报琼阁开始来。”

  连溪芠瞧颢蓁这是打定了主意,不敢多说,只得往那边走。

  尚馥芝拉着杨婠,半点不愿等她,尖声道:“既然是从报琼阁开始,那我们就先回去打扫备食,候着圣人……”

  颢蓁打断她:“你们须得随本殿一起,不必多言。”

  杨婠摇了摇她的手,劝她不要没事招惹,当作散步就好。

  馥芝不是个愿意忍的脾气,冷笑道:“做什么这样挨门挨户的盘查,好似谁惹了事要抄家,错漏过一只耗子都算丢了粮,非得亲眼阅过才行。我都不知原来禁中还有个管家,讲出来是为了蝗灾清点,讲不出来的又指不定是为何。”

  熟料这一番话颢蓁听了并不置气,竟稍作沉思,琢磨说道:“竟真是这个理儿,本殿也是疏忽了,咱们哪儿能这样东奔西走。”

  馥芝怔怔不信她这般好性儿,只待她将下面的话说完。

  果然颢蓁又说:“既是如此,你们就只随我到报琼阁坐着,连婕妤与延安郡君住在一处,打点容易,咱们几人就在她那儿小聚吃酒也很好。剩下只遣惜墨,鸢姒,芹香三个分头去穆清阁,雪香阁,薰兰阁便罢。本殿知道你们阁子里面各自还有管事的侍女没跟在身边,若还是不放心,叫贴身这几个一同回去看个仔细也不碍。这三个只会学本殿在报琼阁中的作法清算,定不会出格。到了儿是要逐本逐册过你们眼的,有多要的算帐在本殿头上亦无妨。”

  杨婠听这一番话绝非临时起意,竟似早就筹划好,因对馥芝嘟囔:“哪有叫宫女查主子房的理?这要也行,以后来查过房的下人,难保不会添了许多没来由的无赖话,还叫咱们怎么见人?我看这是当咱们比宫婢还不如,只可惜咱们拗不过她。”

  尚馥芝回头斥她:“你怎么这样怕事!”又对颢蓁说:“圣人可有得了官家的授意,这般僭越的安排,官家如何能答应?”

  郭颢蓁垂首轻笑,复又瞪着她道:“禁中一向是太后娘娘与本殿话事,这是早有的安排,哪朝皇帝亲管后宫,说出去都是笑话。尚美人想来是自己僭越惯了,才会这么不懂规矩。又或你那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怕被瞧见,也未可知?”

  馥芝气道:“圣人不必言语相讥,我纵有什么也是官家赏的,到时候拿出来示众,横竖不是丢我的人!”

  颢蓁皱眉掩口,一脸嫌弃说:“本殿尚未提及,你已想到那里去,看来不假了。”

  连溪芠在旁搭腔笑话,匀婉十分厌恶这般斗嘴,只站到一旁。

  杨婠知道连溪芠素来也不是个洁净人,她不愿直讽颢蓁,只出来道:“既如此,查一番便是,看看届时哪里的污糟东西多,恐怕这样比较下来,尚美人也得落在后面。”

  颢蓁瞅她一样说:“你这倒算说了此人话。”接着便领人去报琼阁里。棋巧赶紧一步先进,叫阁子里的人都出来向众妃请安。

  颢蓁把俞馨叫上前问:“宫妃之中如今唯有你品阶稍低,须与人同住,但你的屋子规制如何本殿倒未过问。”

  俞馨回:“我的屋子虽是偏阁,但也不小,从外面看着是四间,其实却是见方的五间,因有一间套着另一间,若要瞧仔细,得注意墙上有框才知道。奴婢也不算很多,住着很足够,厨娘是与连婕妤一并用的。”

  颢蓁点头,对连溪芠说:“本殿先挑几间过过眼。”接着问出哪些房是置物用的,让惜墨进去,然后领着众人到外屋坐下。

  连溪芠自己也不记得都里面有些什么,心下担心,便向棋巧使眼色。棋巧伏在她耳边说:“平日最多用的那几样反而在里屋收着,奴婢这就看看有没有露出来。”

  动作正巧被杨婠瞥见,暂不过问。

  不一阵儿惜墨进来报:“圣人,那房里净是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实在看不出有没有用处。”

  颢蓁问连溪芠都是什么,见她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心中起疑便叫惜墨取一些过来。

  惜墨发愁说:“都是些老大的东西,死沉,奴婢搬不过来。”

  颢蓁听了更是好奇,便起身让大家一起去瞅瞅。

  开门入眼的先是一带亭木车,车轮奇大,延出四根长杆在后,做推动之用。亭栏四周有桃色厚纱做帘,左边一卷掀起,隐约可见其中有软榻被褥,香合烟炉。亭上竖起一柄伞盖,虽未撑开,丈量着怕也有三尺长。伞边镶着一圈玉铃,方才只是微风扫过便发出几个脆响。

  俞馨住在此处许久,从未见过,因问连溪芠:“你这车若推出去,得好一片叮叮当当,做什么吩咐外面都听不见了。”

  连溪芠讪笑一声,并不接话。

  更里边是一座汉白玉连台石盆,足能容下一人,两侧各有凹洞,似能穿绳过锁。颢蓁已有想法,因命别人不许靠近,自己上前仔细查看,俯身才见内壁皆有雕刻交合春图。更有题字,一面叫散春心,一面叫夜难归,一面叫醉酣香,一面叫延阳月。再看底座,铺了一层铜片,打磨的锃亮,若外头有灯烛相中照,盆里必映出一派暖阳。

  看至此处,颢蓁脸上早已一片霞红,转身盯着连溪芠,几欲开口唾骂,但不得不暂且忍住,留待无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