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无爱

第013章:仇怨入髓

公子无爱 凉风嬉 2537 2018-10-12 12:00:29

  应迩收拾了纳铃送的蛊虫,足足有七八个巴掌大的小木匣,幸好她的药箱足够大,分了上下两层,悄悄的将蛊虫藏在了下层,至于纳铃送她的那套苗服,虽然极其大件,但好歹也是她的一番心意,而且她自己也确实是喜欢,便也一并收拾了带上。

  向纳铃父女告了别,这便顾自出了瘴林,去附近镇甸租了马,正巧看见有镖局,便写了封信,让镖局将苗服连信件一起寄回京都,署名寄给三公子无相,落了林安字样的款,没想到公子府三个字实在太过可怕,镖局一听直接翻了八倍的价格,她再怎么咂舌也只能乖乖付了钱,自己则轻装上阵,拿了无情的令牌和信件就往军营去了。

  却是不曾想,镖局的人押着镖刚出大门,就被两个黑衣蒙面之人给截下了。

  打开一看,见是一套苗装,还有一封封好了要给三公子无相的信,对视了一眼,这便立马劫了东西策马赶回了京都。

  镖局的人收了高价却一出门就被劫了镖,哪有脸面告诉应迩,权当什么都没发生就是了。

  之前六无情小心叮嘱,她好歹也是曾经在宫中御前行走过的人,好奇心没那么强,也一直没动过这封信,但是现在要去军营,她倒是有那么一点点想打开看看了。

  当然,理智战胜了好奇心。

  轩辕国此行驻扎在望州山,而青月国则是驻扎在一河开外的迁岭,望州山周围已经清空,无人居住,派着军队驻守,要去其实也不算特别险。

  她便换了男装,打马到营前,便被士兵们拦住了去路:“来者何人!”

  “在下公子府门客,姓林名安,携六公子无情的令牌和信件来见九公子!”应迩说着下了马,出具了无情的令牌。

  当下便有个小士兵一脸防备的走上前来,接过她令牌一看,确确实实写了无情二字,便道:“等着,我去通传。”

  没一会,那小士兵便又急着从大帐里小跑出来,行事态度都端正尊重了许多,躬身向她请道:“林公子请。”

  应迩这便跟着那小士兵一起往大帐而去。

  崔阳本来正和九无妄在营中和几位将领商议军国大事,乍一听小兵来报说六公子无情派了门客来见,无妄也没着人避嫌,大大咧咧将那无情的令牌往桌上一丢,就让小兵带了人来。

  因此,应迩一掀帐帘,就见营中几位将领,围坐成了一团,其中一人金甲红缨,配着的刀尚未卸下,是元帅配置,正站在一幅悬挂的大地图前——崔阳!

  应迩不着痕迹的深呼吸了一口气,攥紧的拳头久久不敢松懈,天知道她要怎么忍,才能忍下杀人的冲动!

  三年前,就是他!对着父亲的大冤案缄口不言,眼睁睁看着父亲被拖出去凌迟处死,整整三千刀啊!他往日养尊处优,忧心着天下人的身体,不论地位与否,甚至不在乎对方付不付得起诊金药费,哪怕是路上看见,也要伸手相助,因此才有了“神医”之名,不仅是他妙手回春,更主要的是,他一颗心,至善至纯,可最后呢!

  他被判了凌迟处死,夷灭九族!

  满门上下,除了她,无一幸免。

  可她不能,也做不到!

  崔阳是堂堂一军之帅,周围又有如此之多的带兵将领,她但凡有个小动作,便定要被当场射杀的!

  而底下围坐的几位,都是黑甲配着白缨,是副将及以上的级别,唯独一位,穿着黑色的丝绢里衣,一未穿袍二未带甲,脸色有些泛白,容颜却是佼佼,眉眼皆干净有若玉雕,此刻敛着眉目颔首正盯着桌案前的一卷地图,微微抿着唇角,显然正在沉思,神色专注而认真,那双眼,更是灿然如曜,夺目得让人移不开眼去。

  虽然她并未相识,但却莫名其妙的确认了下来。

  ——这位,定是那九公子无妄了。

  她一进门,几道目光便纷纷从悬挂的那张大地图上挪到了她身上,久经沙场之人神色难免如狼似虎,她哪跟这种人打过交道,一见满营的骇然神色便忍不住咕咚咽了口口水,连忙拱手行了个大礼,双手捧着信件往前递:“在下林安,见过崔元帅,九公子和各位将军,奉六公子无情之命,前来送信。”

  “砰”一声,引得众人纷纷向声源看去,就见崔阳手里的剑竟已落了地,满脸惊诧却是一闪而过,随即讪讪捡起了剑一副纯粹手滑的模样,眼睛……

  却是死死盯着应迩!

  九无妄也是被崔阳吓了一跳,这才懒懒的转头看了她一眼,眼底竟闪过一丝鄙夷来,不仅没接那封信,反而淡然道:“六哥最近是换了口味了?喜欢你这种白面小生?我怎么从未见过你?又是谁送进府的?”

  应迩一懵,听这意思是说她是无情的面首?她这好端端的招谁惹谁了?这丫属狗的不成,怎么还逮谁咬谁了?

  而满堂铮铮的热血男儿都不是温文尔雅的主,见状不由哄堂大笑起来。

  她磨了磨牙,这些年摸爬滚打的,早就不是三年前那个寻常的大家闺秀了,对着这样的羞辱硬生生深呼吸一口气稳住了心神,要忍?

  不好意思,她如今,就是个有仇必报的疯子!

  崔阳之仇入骨入髓,但是她现在没有能耐和崔阳计较,口舌之快,她还是逞得过这九无妄的!

  “林安容貌天生,身体发夫受之父母,更改不了,但若论容貌,怎比得上无妄公子,在下若是白面小生……”她柳叶弯眉细细一挑,看向九无妄,嘴角轻勾笑得轻佻,却是更显娇媚了,“九公子该是南风馆的头牌吧。”

  他本来就格外俊美,这会应该是身体不适,所以脸色有些苍白,这三分苍白软化了他眉目里的杀意和戾气,显得更为顺良温和,一副病美人的模样,和应迩这个女扮男装的比起来,倒是真不分伯仲。

  但,他堂堂九公子,手上沾的无辜之血比崔阳这个大元帅斩的敌军都要多,哪有人敢这么说他?

  顿时,营帐里的气氛一时降到了冰点,众将领眼见着九无妄放下了手里的笔,斜睨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眼,然后便慢腾腾的起了身,抽出了寒光熠熠的佩剑来,语气淡然不带一丝感情:“别以为你是六哥的面首,我就不敢杀你!”

  应迩又眯了眯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这句话真没说错,但……

  这语气怎么有些耳熟呢……

  “林安不才,当不起六公子的面首,但精通岐黄之术,九公子当然敢杀我,只不过……我若一死,这世间便再无人可解三公子所中之毒。”

  九无妄已经出鞘的剑顿了顿,自从十年前大哥无瑕被人乱刀砍死,公子府大小事务顺下位来该是由二哥无欢接手,没想到他当了个甩手掌柜把活丢给了三哥无相,他一干就是五年,这些年来一直处处照顾几位弟弟,自己也受了他不少恩惠。直到中了毒双腿逐渐残废,二哥又失踪了,四哥无言也亡故了,五哥无欲心智又有些问题,这才只好跳过了五哥,将事务又顺延给了六哥无情,如此说来,这小子该是六哥给三哥找的大夫。

  十公子府在外人看来,无疑是铁板一块,团结向外,但其实内里早就分崩离析,兄弟不过是表面称呼,暗地里各自较劲,互相算计,谁也不信谁,但要深究,他或许会杀兄弟里的任何一个人,唯独除了无相。

  三哥为人中正,对外决绝,对内敦厚,他少有人能真真正正当得起佩服二字,已故的无瑕大哥是一个,另一个就是无相。

  若这小子能救三哥,自己是无论如何下不去手的。

  应迩鬼精鬼精的,就知道大庭广众之下这人再怎么生杀予夺暴戾可怕,也断不会当着众人的面断了自己三哥的活路,但念及这个人的可怕性格,也只能退让一步,送了他一个台阶:“这是无情公子让在下转交的信件,还请九公子收下。”

  九无妄顺势放下了剑,绕过桌案去拿了信,步履稳健一点也不像个病人,但那每一步的戾气,却是铺天盖地如云似雾压倒而来,应迩垂首咽了口口水,才能克制住自己不往后退,这个人,实在太可怕了。

  他拆了信件,信上无非是点名送信人是公子府新来的大夫,来此一趟是为了去苗疆求一种奇特的蛊虫,要他照拂一二,保证安全,以及京都现今的局势云云,而且还特意点明了不管做什么都不准杀他,得活着把人放回京都。

  ——显然六哥无情是摸准了他性子了。

  他懒懒把信轻轻对折,这才抬眼瞥了她一眼:“去苗疆?”

  应迩连忙答道:“在下已经去了一趟回来了,要救三公子用的蛊虫也已经拿到手了,此行不过是特意送信而来。”

  九无妄将信收好,不着痕迹的看了崔阳一眼,这才又向她问道:“这蛊虫,能存活多久?”

  “万毒噬心蛊只有幼虫能拿来救人,用苗疆特制的药水至多只能维持一个月,待它长大,就没用处了。”

  “快马加鞭赶回京都不过七天,既然如此,我便留你在军中二十天,到时候,给你十天时间让你赶回京都。”

  应迩一愣:“留我?留我做什么?”

  她不过说了句话,这人也不至于趁机强留她在军营慢慢折腾吧?

  九无妄又瞥了一眼崔阳,崔阳在朝中混迹十几年,从一个传信斥候一直爬到堂堂的兵马大元帅,这心智计谋也不是盖的,也猜想这九公子睚眦必报,怕是要算计这小子,又看了她一眼,神色讳莫,这才点了点头接话道:“林公子,实不相瞒,我们两军交战已数月有余,死伤惨重,却只有两位军医,完全忙不过来,你虽是六公子为三公子专请的大夫,但时间上尚可缓冲,故此想请林公子留在军中帮衬几日。”

  “这……”应迩抬首,三分为难,救小叔叔,她急啊!可崔阳也得试,抬眸小心瞥了眼崔阳,便见他也盯着自己,神色莫名,便立刻低下了头,这人……

  哪还有曾经记忆里的敦厚宽容,如今一双眼深邃如海阴谋诡谲,捉摸不透,忙又垂下头去,不敢多看。

  崔阳看她神色,越发觉得相似,像,太像了!像到惹人怀疑!

  “林公子,我们是否见过?”

  见过,当然见过!

  但,认不得!

  应迩连忙躬身拱手,将头垂得越发低了,藏住眼底深深恨意,微微摇了摇头:“许是崔元帅认错了吧,在下不曾见过崔元帅这般英姿飒爽,过目难忘之人,但,不过二十天罢了,在下自然不敢推辞,留下便是。”

  无妄这便放心挥了挥手道:“下去吧。”

  让这小子再在眼面前晃下去,他怕自己忍不住这只想杀人的手。

  应迩立马告退离开了帐中,见人走后,他这才将信丢在了桌上,只见那信件最末,用端正大气的楷书写着——

  “试试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