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蓦然:回首

离别宴

蓦然:回首 邺冉 1898 2019-01-13 10:00:00

  许然然带着闵文明骏,按照帖子要求,户户送上门。

  居民看到许丫头都笑意盈盈,虽然对她身后的陌生人很好奇,但更好奇张先生忽然送来的席贴。

  “在这儿没住多久,人缘儿倒是不错。”闵文笑嘻嘻评价。

  “嫂子人见人爱。”明骏一本正经的接话。

  许然然被逗笑,“这里民风淳朴,都很好相处。”

  “搬家车子明天傍晚到,排了后天一早的航线。”闵文汇报。

  “嗯,也好,我那边公寓也要回去收拾一下。”许然然嘟囔。

  “刘妈今天已经去收拾了,你不用操心,后天爷爷回去,直接就能住进去。”

  许然然停下脚步,回头看看一步之外的闵文,气宇轩昂的男人,温情款款的眼底。

  这样的男人,愿意为她分担微不足道的细碎琐事,不论在外,他是多么高高在上,可在她身边,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

  最后一家是裁缝铺,吴姨看着手里的帖子发问,“许丫头,张先生这么多年第一次发席贴呢,是为了什么呢?”

  “吴姨,我要带爷爷去城里了,爷爷年纪大了,我不放心他一个人在镇上。”

  吴姨张张嘴,难以置信的追问,“张先生同意了?”

  许然然笑靥如花儿的点点头。

  吴姨眼眶逐渐湿润,她拉着许然然的手,“好好好,许丫头这个孝心,会有好报的。”

  她擦擦湿润眼角,“张先生孤孤单单一辈子,总算有了希望,出去好,出去好啊,该忘的事情都忘了吧,长情深爱也抵不过无情岁月啊。”

  离开裁缝铺,闵文发问,“张老的爱情故事,看来在镇子上也是一段佳话。”

  许然然点点头,低声向他诉说了张老为爱等待的一生,就连一向沉稳的明骏眼框都湿润了。

  闵文的脚步停在拱桥顶,他眺望安静小镇,“张老的爱情,跨过几十年,孤独折磨的,也只有他一个人了。”

  许然然抿抿嘴低下了头,

  “你不要多想,张老身子硬朗,后面有你陪着,享享天伦之乐,挺好的。”闵文环住她。

  三人走向张氏跌打铺,许然然率先进门,闵文脚步停下,他转向明骏。

  “阿骏,去查查看。”

  明骏询问,“闵哥你也觉得?”

  闵文点点头,“嗯,查查看吧,万一有收获呢。”

  小镇晨曦降临时,街头巷尾都传遍了张先生要外迁的消息,老人们谈论着张先生的一生,感叹着许然然的善良。

  而张家,正热火朝天的准备着中午的宴席。

  十点,客人们陆续到达,张老头穿着压箱底的崭新长袄,精神抖擞的坐在主位上。

  许然然和闵文在院门口迎客,一个多小时后,院内客人全部到达。

  张老头看看太阳开了口,“吉时到了,今天请大家来有两件事儿,一件事儿,我张念慈古稀之年收到了个好徒儿,今天,我算是认下了孙女儿。”

  散落席位间,传来此起彼伏的祝贺。

  张老笑的慈祥,“另一件事儿,我的孙女儿许然然孝顺,要接我去颖城过日子了,我这个老头子也能享几年承欢膝下的热闹了。”

  “恭喜张先生。”

  “张先生好人有好报。”

  “张先生是有福之人。”

  “这就是缘分啊。”

  七嘴八舌的交流里,张爷爷发话开餐,玲琅满目的菜品依次上桌,邻里看着桌上不同于镇子常见的粗糙宴席菜品都很惊讶。

  张老头带着许然然和闵文一桌桌敬酒,自豪介绍着,“这是我未来的孙女婿,阿文。”

  “一表人才。”

  “金童玉女。”

  “看上去,一定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吧。”

  张老头笑的合不拢嘴,耳边是艳羡的称赞。

  “张先生福气不浅,这孙女和女婿看上去就是孝顺孩子。”

  “对啊,你看孙女婿的样子,看着就是做大事儿的人。”

  闲谈间,行色匆匆的一行人进来,为首的中年男人看到闵文脚底抹油,

  席间的镇长看到来人忙起身,“邢市长,毛县长,二位这是?”

  邢市长径直走到闵文面前颔首,“不知道闵先生来了,怠慢了怠慢了。”

  一院子的人听到镇长的称呼,又看着大官对闵文毕恭毕敬的样子惊讶极了。

  闵文抿嘴微笑,“来处理点私事儿,就没打扰你们了。”

  “哪里哪里,我们随时恭候,闵先生这次来是为了?”

  “这是我未婚妻的干爷爷,我们这次是来接老人回颖城养老的。”

  “哦哦,原来是夫人的爷爷,失敬失敬。”市长忙鞠躬。

  张老头很淡定,他含笑开口,“既然来了就都是客,坐下一起。”

  闵文没有表态。

  市长当然想抓住机会,“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镇长从县长嘴里得知了张先生的孙女婿竟然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他咂着嘴感叹,“怪不得。”

  质朴无华的居民,并没因为突然加入的大官儿畏畏缩缩,依旧热闹聊着天。

  等闵文陪着许然然和张老头敬完酒,市长才端着杯子凑过去。

  “没想到夫人跟椿城还有这种缘分,我敬张老先生一杯。”

  张老头淡淡点点头喝下酒,没再多说什么。

  许然然低头吃饭,张老头和老伙计们喝着酒闲聊。

  邢市长转着脑子琢磨,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闵先生冷的跟冰渣子似的,怎么这夫人和认的干亲都这么冷漠。

  热闹的一席从中午延续到茶歇,最后在傍晚的晚餐中结束。

  邢市长念叨了好几次的合作案,闵文从头至尾都没表过态,他只得悻悻离开。

  邻里送上真诚的祝福后也纷纷道别,小镇街道上散布着三两人群,都在议论张先生竟然认了大人物的夫人做干亲的事情。

邺冉

小可爱们,推荐票洒起来吧,撒了才有糖哟。糖哟,大家不想吃糖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