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一袭寒风,落寞十年

笙声入心底(上)

一袭寒风,落寞十年 猫灵铃仙 6854 2018-11-09 17:34:27

  “生在五月二十号的我已经十七岁了,大学生活已经开始进行。有了大姐的优秀和二姐变故,我的任务反而更加沉重。从小的生活就是在大姐的光环下,不知为什么,家里父母只对自己严厉。大姐离婚去了巴黎,二姐也在加拿大进行了学习。而我才刚刚开始!”

  洛心走在大学的校园里满脸笑容,她永远明白这份荣誉属于她。YX大学的大门是打开的,洛心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YX大学美术系。本来可以选择别的她,终于为自己活了一次。

  “你好!同学,请问?”一个男生站在了洛心面前问,“你知道美术系在哪吗?”

  “我也刚来,不好意思啊!”洛心说。

  男生走了后,洛心又笑了,她看着地图找到了美术系的位置,再次看到了那个男生。只是,这次那个男生旁边有一个带有光环的人。洛心走过去,看见男生旁边的男生画的自己。

  “这个人,怎么那么像我?”洛心说完,男生转过来。

  看见洛心的男的尴尬的笑了笑:“我觉得你长得好看,就拍了一下。让这位学长,帮忙画了下来。”

  当学长站起来看到洛心的时候,面部带有的笑容却一下子消失。

  “你叫什么名字?”学长说。

  “洛阳城的洛,心情的心。”洛心说。

  “很好听的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无论洛心怎么问,学长头也没回的就离开了。

  旁边的男生更是激动的:“你好!洛心,我叫韩琛。”

  洛心微笑示意。

  “你很厉害啊!那学长竟然和你说话,我刚才说那么多他都没有给我说一句话。”

  “因为你的话特别的多。”洛心说完,就离开了。

  “哎!同学,,,”韩琛没有再跟着洛心,但是这个人在他的心里烙下了印记。

  新生命的开始,就从他们相遇开始了。洛心刚开学的这段时间,文墨总会代替洛樱过来看一看洛心。洛心也得知了自己姐姐收了多少伤害。

  每一段故事都在上演着不同的续集,就像是永远无法磨灭的记忆。叶笙是大二的一个优秀的画者,但是性格却非常的孤僻。每天对任何事情都是没有任何兴趣的,只有画画。他坐在树林里一身白色长袖衫,黑色长裤,就好像与树林融为一体,成就了一幅美丽的画面。而这一幕恰好被洛心看见,洛心走到旁边:“学长,你在画什么?”

  “在画世界。”声音的沧桑让洛心心里发凉。

  叶笙画的是灰色的树林,全是灰色的,没有一丝色彩,只有那种参次不齐的感觉。

  “世界?”洛心满脸疑惑。

  叶笙没有再说话,洛心也没有再说话。就是这样,气氛有些微妙的变化。洛心舍友秦雪看见了洛心,开心的跑了过来。只是在看见叶笙的时候变得迟钝。

  “学,,学长好!”秦雪立刻转头对洛心说,“那个,刚才有人找你,走我带你过去。”

  “啊?谁呀?”

  “过去就知道了。”秦雪硬生生把洛心拉走,他们走后,叶笙慢慢的把头转了过去。

  “秦雪,你说的人呢?”

  “那有什么人,我给你说你以后少接触点那个男生。”

  “为什么啊?”

  “那个男生叫叶笙,你没听大二大三学姐说他是一个危险人物吗?”秦雪气喘吁吁的说道。

  “有多危险?”

  “你,,,他来这个学校的时候就很孤僻,从不和别人交流。”

  “就这样?”洛心无所谓的反问秦雪。

  “他一直穿的都是长袖,你发现没有?”秦雪平静下来说,“他不止一次自杀,但都没有死去。后来有一次老师找他谈话,不知道是说了什么,然后他拿着一把刀指着老师。当时,好多人都劝他,但是他就是不肯把刀放下,后来那个老师进了医院,却没有怪罪他。就因为他有精神疾病,老师又极力保他。”

  “看起来没有,,,”

  “说谁呢?”韩琛走过来,“是不是想我了呀!”

  “喂!你知道那个叶笙吗?”洛心问。

  “知道啊!这个学校很有名的人物。而且专业课超级好,是这个学校有名的画家。”韩琛说,“怎么?他欺负你了。”

  “才没有,觉得他挺有气质的。”洛心会心一笑,直接离开。

  秦雪连忙跟上:“你走慢点啊,洛心。”

  “你为什么这么高冷啊?”韩琛说,“我给你说,你千万别喜欢叶笙这个人。他这个人很危险,但是他也有故事。”

  “什么故事?”洛心停了下来。

  “我们找个餐厅慢慢说好吧!”韩琛说着,带着她们去了那里最好的餐厅。

  “快说吧!”洛心说。

  “他父母在很早就去世了,后来的生活都只有他一个人,学费要用打工的,和奖学金撑下。最后,他成为画家之后,收入也是很多,但是他还是捐到了偏远地区。”韩琛说着,“后来我父亲认识他后,就把他的学费全部承担下来,因此还和我母亲争吵了一番。”

  “韩琛哥,你的母亲是不是成天集团的董事长?”秦雪说。

  韩琛点点头,笑着冲着洛心:“看在我给你说了那么多信息的份上,把我名字记下来吧!”

  “韩琛。”洛心笑了一下起身,“谢谢你!这顿饭我请。”

  “不好意思我付过钱了!”韩琛对着洛心笑。

  “好,下次我请你!”洛心直接离开了。

  洛心走在校园的小路上,想着韩琛所说的话,想着叶笙这个让自己一眼注意到的男孩。

  洛心走着走着就又遇见了叶笙,叶笙正想着洛心走着过来。

  擦肩而过的时候,洛心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叶笙学长。”

  叶笙转头看见洛心,温声细语的说:“什么事?”

  “学长,我专业课不是很好,你能不能教教我。”

  叶笙温柔的笑了一下:“好的,每天下午七点半我有时间。”

  洛心笑着要了叶笙的联系方式就开心的回宿舍了。

  后来的每一次会面,洛心总是小心翼翼,生怕什么时候的不经意间伤害到了叶笙。

  “你要是想问什么就问吧!”叶笙说。

  “你怎么知道?”

  “从你第一天开始我就觉得你欲言又止。”

  “我其实就是想问问你身上真的有疤吗?”

  叶笙直接站起来:“离开这里。”

  “我,,,”洛心说,“学长,是我不该问,,,”

  “走!”叶笙表情很严肃。洛心慢悠悠的离开,“以后不要再来了。”

  “叶笙,无论我说错了什么,你不能再这样不敢面对。”

  “你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叶笙说。

  洛心离开后,回到宿舍就是大哭了一场。不明所以然的秦雪不停地安慰,却也没有让洛心舒服一点。宿舍的大小姐,陈澄很少回宿舍,偶然回宿舍还正好遇上了伤心的洛心。

  “哭什么呀!丧不丧?”陈澄说着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你觉得丧就别进来呀!”秦雪特别不喜欢这位舍友。

  “关你屁事啊!你以什么身份在这儿跟我说话。”

  “别人伤心,你就这么冷血,真不知道为什么会和你这样一个人在一个宿舍。明明宿舍应该是第二个家,怎么就我们宿舍是战场。”秦雪说。

  “别吵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不要跟着我。”洛心拿上包离开了宿舍。

  秦雪想要阻拦但还是没有行动:“都怪你!”

  “她自己想不通,怎么劝也没用。这点情商都没有。”陈澄说着,也出去了。

  陈澄一出门就看见了叶笙站在宿舍门口。

  “你怎么来了?”陈澄说。

  陈澄和叶笙从小就认识,也并非同学这么简单的关系。

  “我刚才看见洛心眼睛红肿的离开了宿舍,我希望你去安慰一下她。”叶笙说。

  “她是你惹的,为什么要我去?”陈澄一脸不屑的看着叶笙。

  “我承认我的语气有点重了,所以我希望您能帮我安慰一下她。”叶笙说。

  “叶笙,我从没见过你对一个女生如此上心。”陈澄说。

  “她也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孩子。”叶笙声音很小,说完便走了。

  “叶笙,我警告你,离洛心远一点,她是一个纯洁姑娘,无论她经历了多少她都没有你的心里扭曲,你要明白,别伤害她。”陈澄说。

  “你放心!”叶笙走了,陈澄更是开始寻找洛心。她找了好久,才发现洛心坐在海边的小摊里。

  她一步步走过去,每一步都在思考该如何安慰洛心。

  “洛心!”陈澄小心翼翼的说。

  “大小姐,你怎么来了?不怕我给你传播丧气啊?”

  “我不信丧,所以永远不会丧。”陈澄说。

  “大小姐是来安慰我的吗?”

  “为什么不会觉得我是来嘲笑你的。”陈澄笑着说。

  “因为我只是个无名小卒,从小就是,无论多努力都不会发光的一个渺小的星星,大小姐也不屑于嘲笑。”

  陈澄的笑容慢慢僵硬:“当然,我在想,你为什么接触谁不好非要接触叶笙这个人。”

  “你怎么知道的,秦雪给你说的吧!”

  “她那么敌视我,怎么能告诉我。”陈澄说,“我自有我知道的方法。”

  “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得到别人的关怀,就算是罪人,也有在情感上的缺陷。”洛心说。

  “因为你自己就是一个有情感缺陷的人。”陈澄说,“但是我觉得你还是离叶笙远一点,我怕他会毁了你。”

  为什么?

  在为什么面前,所有的解释其实都会有些苍白无力。只要认定的事情便不会再去改变。

  洛心狂奔到那个他们平常约好的地方,叶笙依旧是个安静的少年。洛心一步步的靠近。

  “又来找我干嘛?”叶笙突然开口。

  “对于那件事,我表示抱歉,等你能释怀的时候,请你告诉我。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但是我知道以后的生活,一定要好好进行。”

  “她给你说了什么?”叶笙冷冷的说。

  “她?陈澄吗?”

  叶笙微笑了一下:“明天准点过来。”

  洛心的微笑诠释了她所有的心疼。

  时光照旧,洛心的专业也是越来越好。

  “想知道我的故事吗?”这次是叶笙主动开口。

  洛心禁止在那里,过来一会儿点了点头。

  叶笙的父母是因为一场爆炸而亡,那次爆炸让叶笙失去了父母,失去了所有。然而,那次的工厂爆炸,死去了三十多个人,却是因为父母的操作手法不精炼而引发的意外。叶笙后来是在别人的白眼之下生活的,许多失去家人的同龄人都认定他是一个罪恶的人。那个时候,陈澄的父母每月都会接济他,甚至让叶笙经常和陈澄一起玩。那个时候,陈澄就在叶笙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叶笙十五岁的时候,对陈澄说出了喜欢,但是也是因为这一句喜欢,他就和陈家彻底脱离。

  洛心知道所有后,心疼却又不知道如何安慰。叶笙说完的故事里,总有很多变故。

  洛心一个人回到宿舍,看见了躲在被窝里的陈澄,一个人在哭。

  “你怎么了?”洛心说。

  “你还太小,你不懂!”陈澄说。

  “你说吧!我听着呢!”

  “好吧,失恋了而已!”陈澄不说失恋还好,说到失恋洛心想到了叶笙曾经喜欢陈澄心里不是很舒服。

  “我对这方面不太懂,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你,对不起啊!”洛心说。

  “能陪我出去吃顿饭吗?”陈澄说。

  洛心陪着陈澄坐在了学校附近的餐厅,看着陈澄吃着东西,洛心想到的只有叶笙。

  韩琛路过的时候,从窗外看见了洛心就立刻走了进来:“你也在这儿吃饭啊?”

  洛心看着他笑了一下:“我来那么多次,也没见到你,别总装的跟偶遇一样行吗?”

  韩琛毫无尴尬的坐在了洛心旁边:“你舍友吗?”

  “嗯!我舍友!”洛心说。

  “咦~这不是文韬女朋友吗?”

  陈澄直接站起来,把手中的叉子丢向了韩琛。

  洛心眼前一亮,扑腾的笑了起来。小声的拉着韩琛说:“她失恋了,别闹。”

  “哦!我知道文韬新找了一个女友吗!长得还不错,听说是一个大美女呢!”韩琛说着。

  “作死啊!”洛心小声的说。

  陈澄看着韩琛:“你,,,”

  陈澄点了一个蛋糕刚被端上来,就被丢到了韩琛脸上。洛心靠边坐了坐,不停的笑。

  第二天的陈澄已经振作起来了。

  “哇呜!这治愈能力太强了吧!”秦雪早上起来小声的对洛心说。

  “脾气都发出去了,当然就好多了。”洛心边收拾边说。

  秦雪摇摇头,拿好包:“我先走了,我还要和韩琛来一个偶遇呢!”

  洛心见俩人都出去后,慢悠悠的下了床:“总感觉有一场无形的战争正在进行。”

  洛心上完课去了和叶笙约好的地方。

  “马上圣诞节了,我们去看看福利院的孩子吧!”叶笙说。

  洛心点了点头。

  “圣诞节你准备要什么礼物?”

  “和你一起出去玩!”洛心说,“叶笙!听说圣诞节.圣谜老人会给我们送礼物的!”洛心和叶笙坐在街道的夜市长椅上。

  “原来你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叶笙坐着说。

  “快乐不快乐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洛心手中握着奶茶。

  “真的能过去吗?”叶笙看看洛心,

  “小时候,我就向圣诞老人许愿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在一起!前年圣诞节我许了别的属望、之后就犹如家破人亡。”

  “那你许了什么愿?”

  “我希望拿到年度优秀中学生!有了那个是状奖伏,我就能轻松去学金融!这是我父母的愿望!”

  “我想知道你的故事!”叶笙小心翼翼的说。

  “故事!与其说是故事还不断如说是事故!”洛心喝了一口奶茶。“我有两↑姐姐,,大姐很优秀,但是,二十一岁的她被家庭所拖累。她去了国外,二姐生病后也移居了加拿大。现在在加拿大上学她们从小就受着宠爱.我却是那个必须用努力争取宠爱的。”洛心笑着。

  “那为什么还要微笑?”叶笙问,

  “因为生活在继续,我会努力改变现状的!”

  “把这儿画下来吧!我很久没来过这样的地方了,洛心和叶笙回到老地方.遇见了陈澄。叶笙向着陈澄靠近:“你怎么来了?”

  “我来带走洛心!“陈澄说着要拉着洛心走。

  “好!走吧!“叶笙小声的说。

  “陈澄你于嘛呀?”洛心说。

  “洛心,我说过,你要离他远一点,他很危险的!”陈澄急了.

  “陈澄,你可能误会了!“洛心说,“你为什么这么讨厌他?”,陈澄瞪了一眼叶笙,对洛心说,“你走不走?”

  “走吧!”叶笙说。

  “如果他很危险我一个心愿都能让自己犹如家破人亡,我是不是也很危险!”洛心说,“你跟他的故事,才是你所畏惧的吧!你所谓的危险只是你自己在逃避,你难道就那么恨他吗?”

  “过去的事情终究都要过去,我从不恨他!“陈澄独自走了。叶笙这才缓缓转头看着离开的陈澄:“帮我看看她!”

  洛心明白赶快跟上了陈澄,却一句话都设说。

  陈澄心里比谁都明白,是自己的父亲逼迫叶笙不再和自己联系。她曾恨过,恨叶笙的不辞而别,无意中听到父母的对话,终究错的是自己。她想象过他们无数次的见面,只可惜她不敢面对。

  “谢谢你!“陈澄走了好久突然停下来说。

  “我什么都没做呀!”洛心说。

  陈澄抱住洛心:“我终于敢面对了!”

  陈澄的治愈能力向来很好,第二天便满血复活,她把包一背,开心的走在校园里,远远的就可以看见秦雪跟在韩保身后。

  “哎!你别跟着我了!”韩深不耐烦的说。

  “你想吃什么或者喝什么?”秦雪说。

  “你这样我女朋友看见了,会说的!”韩深说。

  “你女朋友谁呀?“秦雪说。

  韩琛环顾一周看见了陈澄,立刻挥子:“这儿呢!”

  陈澄一脸不明所以然,只见韩琛走了过来搂住了她:“帮个忙!”

  陈澄当然懂得韩深是什么意思!“先生放开你的手这样不好!”

  “你,,,”韩琛无奈的看了看陈澄,“你等着,,,”

  秦雪看见陈澄不屑的瞥了她一眼,赶快追上韩琛。

  文墨再次来看望洛心:“我来看看你!”

  “我姐姐她还好吗?”

  文墨点了点头。

  “姐,你怎么来了?”文韬跑过来,“这位是?”

  “文韬,这是洛心!”

  洛心看着文韬:“你就是文韬?”

  “你认识我?”文韬好奇的看着洛心。

  “不认识,你女友呢?”

  文韬瞬间明白:“用你管?”

  洛心笑了一下,“文墨姐,我还有课,先走了!”

  他们分开后,洛心就去了老地方,叶笙见她来了。拉着抛:“做我女朋友哦!”

  “你是在向我告白吗?”

  “对!”

  美好的光景,美好的他们。故事到这里应该就到了: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叶笙也和陈澄释怀了曾经,开始了友谊。文韬新任女友是一个虚幻的人物。自他们分手后,两个人都没有开始新的一段恋情,更像是在给彼此一个机会,只是这一条沟没有人出来跨越。秦雪依旧缠着韩深.韩琛依旧跟在洛心后面,没有什么结果就一直这样进行。

  春节是一个团圆的时刻!然而洛樱未归,洛城未回,洛祖父洛祖母也去了敬老院和古书爷过年,没有年的氛围。十七岁的洛心终究未成年.

  洛心吃完饭就和叶笙视频。

  “今天,我妈又给我谈论专业的问题!”

  “你昨说!“

  “我专业已经定下来了,没有办法改!”

  “喂!你给你父母说说你的未来,他会接受的。”

  视频镜头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头:“你劝-劝秦雪吧,我快崩溃了!“韩深突然跳出来,一脸哀求。

  “我...无能为力!”洛心笑着,尴尬的摇了摇头!

  “还有那个陈澄,见我一次怼我一次。”韩琛说,“我都不知道,她为什么总以怼我为快乐。”

  “谁叫第一次你见她你就怼她呢!不过你们很厉害,斤斤计较到现在。”

  叶笙把韩琛推到一边:“让他们自己进行去吧!”

  “叶笙,我觉得你变了。”洛心说。

  “哪里变了?”

  “你变得越来越开朗了!”

  “开朗了,,,那你,,,喜欢吗?”叶笙说。

  “你能放下过去,看的开我真的很开心。但是,,,喜不喜欢需要再考虑考虑。”洛心脸上漏出小傲娇。

  “还要考虑啊!”叶笙声音变得很小,像极了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嘿嘿,你咋那么可爱?”洛心说,“我才十七岁,你偏偏让我活成大姐姐。”

  “好了,以后我罩着你。”

  叶笙的改变很大,好像把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放出来了一般。

  开学时,宿舍住进了另一位女孩,名字叫凌汐。她长得很秀气,但却不怎么和人们说话。

  秦雪跟在韩琛身后,突然撞见了凌汐,凌汐问她:“你知道校长办公室怎么走吗?”

  “我现在有事,你赶快起来!”秦雪不耐烦的说。

  “啊?”凌汐反射弧有点长,然后赶紧让开。此时秦雪已经看不见韩琛的身影,瞪了一眼凌汐:“你这辈子会遭天谴的。”

  凌汐一脸懵,但是没有说什么就走了。回到宿舍的凌汐又见到了路上撞见的秦雪,她犹豫了一下,看了看门牌走了进去:“洛心姐姐,那个我今天晚上不回来了,麻烦你把假条给宿管老师。”

  “就你还这么老实,这宿舍几百年查一次。”陈澄说。

  “这不,怕几百年查一次,正好遇上了。”凌汐说。

  “这就是我们宿舍另一位同学!真的是冤家路窄,洛心这个人可是害得我把韩琛跟丢了。”秦雪冷嘲热讽的说。

  “呦!给别人当跟屁虫还有理了是吧!真不知道人家都把你列入黑名单了吗?”陈澄说。

  “凌汐你去哪?为什么晚上不回来,你到哪里住?”洛心凑到凌汐面前小声的说。秦雪和陈澄还在口舌之争中,显得无法自拔。

  “我去山上,我家在那里,我回去看看老婆婆。”凌汐说。

  “老婆婆?”

  “一直照顾我的老婆婆!”

  洛心点了点头:“她一个人不会很危险吗?”

  “还好,我会一直去看看她的。就是这两位姐姐,怎么?”

  洛心看了一眼她们:“日常,日常,习惯就好。”

  在洛心的认识里,不是冤家不聚头,她坚信有一天秦雪会和陈澄成为好朋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