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俗记

第一百零一章

俗记 俗记凡尘 2066 2018-12-06 21:59:35

  ‘不忘初心,坚持本心’苏月在心里咂摸了两下,却并没有咂摸出个所以然来。她并不认为自己需要用到这俩句话。她的人生很简单:等考完试,不出意外的,明年这个时候已经在家里了。到时候再找个像样点的工作——如果拿到文凭,这应该不是难事。然后陪着母亲,和齐方舟把俩孩子抚养长大,这一生就这样过完了。这些没有初不初心的,这是一条既定的轨迹,而且是永远也改变不了的轨迹。然而,苏月不知道,这个世上最不缺的就是意外这俩字。就像父亲去世,这个意外就导致苏月原已经定好的、无波无澜生活轨迹发生偏移,而这一点偏移就已经意味着苏月的未来已经不可知,一切都要靠苏月自己把握。

  苏月在医院陪着老先生等到他的儿子之后,就和俩父子告辞,走出了ICU病房区。她经过妇产科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抬眼朝里边瞄了两眼,不出意外,里边已经没有了秦珊珊的身影。其实不用看,苏月也知道,过了那么久,秦珊珊不可能还在这里。她应该已经启程回校了吧。苏月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回去了就好。不管发生了什么,时间总能抚平一切伤口的。

  苏月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她先去了一趟菜市场,下午的菜其实并不新鲜了,各类蔬菜都有点蔫,有的甚至有些发黄。苏月站在蔬菜摊上有些失神。齐衍很挑食,他吃的唯一青菜就是菜心,而且还是里边最嫩的叶子才免强答应吃两口。而灵馨却是个小跟屁虫,往往前天还吃的好好的,前一秒也还吃的好好的,看到她哥哥不吃也跟着不吃……苏月很想俩孩子,挠心挠肺的想。她揉了揉眼睛,抬头眨了眨眼睛,虽然菜心不是很新鲜,但她还是买了。又挑了些肉菜,苏月才打道。苏月走到出租楼楼下,在楼梯口看到坐在楼梯上的秦珊珊时还以为是一时眼花,直到秦珊珊虚弱的朝苏月笑了笑,苏月才回过神来,不禁脱口而出:“你怎么没有回去?!”秦珊珊抿着唇神情有些别扭:“我这样子怎么回去?”秦珊珊停了一下,“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能在你这休息两天么?”苏月无奈:“你都找到这来了,我能说不行吗?”

  苏月让秦珊珊先进房间躺下休息。听说刚流产和生孩子后是一样要坐月子的。她在客厅拨通了宋楠的电话,犹犹豫豫的说明原委。手机那头的宋楠声音有些冷漠:“我那可不是收容所,苏月。”苏月的心有些凉,她试图说服宋楠:“不会很久,她只会在这呆两天,过了这两天她就要回学校上课了。”宋楠的声音似乎是过了很久,就在苏月忐忑不安的时候,宋楠的声音才遥遥传来:“让她住你隔壁。别碰我们的东西。”说完就挂了。苏月听着嘟嘟的盲音松了口气:她其实更喜欢和舒然儿打交道,舒然儿虽然看着冷漠,其实很好说话;而宋楠看着笑嘻嘻的,其实心硬的很,很少有什么东西能打动他,除了一个舒然儿。苏月放下手机,先是炖了个清淡点的汤,又炒了两个菜——苏月琢磨着,明天去买个鸡,把它炖了,让秦珊珊好好补补身子。她这个年纪,如果现在不养好,以后有的亏吃了。且不说苏月为秦珊珊费的心,就说躺在病床上假寐的舒然儿看着宋楠挂断了电话,才睁开眼睛淡淡的问:“你在生苏月的气?为什么?”宋楠走上前,拉了拉舒然儿的被子,温柔的说道:“她没有照顾好你。”舒然儿只瞪着眼睛看着宋楠,没有说话,只剩病房里一室寂静。过了许久,才听到舒然儿清淡的声音响起:“你明知道这不干她的事,明明是我……”舒然儿的话还没说完,宋楠突然用一根手放到了舒然儿的唇边:“嘘,然儿,别说话。我今天天不亮就起床熬汤,好累。乖乖的,让我睡会儿。”说完,宋楠就趴在床边闭上了眼睛。躺在床上的舒然儿美眸中闪过一丝困惑: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自从宋楠回来后,似乎比以前更强势了。

  忙完秦珊珊,闲下来的苏月照例先和俩孩子开了一会视频通话。得知齐方舟最近忙的昏天暗地,每天要到半夜才能回家。孩子们都看不到他的人影。苏月知道,他这是想尽快结束手上的工作,然后好去他姐夫那。苏月知道后,心里又甜又涩:自己的丈夫能为自己有所改变,任何做妻子的心里都是甜的。然而其中的艰难和不易,自己却是帮不上的,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苏月好不容易与孩子们依依惜别,又和婆婆聊了两句,才切断了视频通话。苏月拿着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拨通了苏金珠的手机。苏金珠接到苏月的电话很高兴。在手机那头说道,黎叶怀孕四个月了。黎叶没再走车,说是要在城里开一家4S店。苏月有些咂舌:卖小车?这黎叶的胃口还真不是一般大!这要的本钱不是一点两点啊。果然,苏金珠的话语中透着些许不赞同:“听苏星说她把她的车都卖了,把她那栋别墅还有城里的那套房子都做了抵押,还和她的朋友借了一些,才勉强能应付过来,可是小车那么好卖的?算了,随他们吧,我管不了。”苏金珠说着说着突然话锋一转:“他们我管不了,你我还管的了!什么时候回来?!”苏月无语凝噎,又要老调重弹了:“妈,您别管成吗?我会回去的!您养好自己身体就行啦!”苏月看苏金珠还要说什么,赶紧说出自己打电话的目的:“哎,妈,你知道姚伯母的小女儿的消息么?”手机那头的苏金珠似乎是想了一下:“叫珊珊的那个女孩?你找她干什么?听你伯母说她在B大读书吧,听说准备考研呢!”果然,她家里还什么都不知道,她急忙回道:“没什么,突然想起她,没事,哎,我有事了,先挂了,你可千万别再种那么多的东西了哈,累坏了不值得!”说完挂断了电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