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暴君,你又被逼婚了

第17章 那一眼,带着不屑

暴君,你又被逼婚了 灵婉兮 1163 2018-09-21 00:00:00

  琅明嗤笑着反问道:“七皇子殿下,你也不必再装了。”

  言罢,他一抬手,冷声吩咐:“带走!”

  “哎?为什么?”君千洛故作不解地问道,神情上显出了丝丝害怕。

  她倒是在演戏,这眼前的琅明比她更会演戏,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等你在皇上面前再问吧!”琅明冷冷笑着,派人将她给抓走。

  元鸿刚要动手,君千洛经过他时撞了他的手肘一下。

  她看着元鸿,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

  元鸿微怔,愕然瞪眼。

  “元鸿。”妙音也拉住了元鸿,让他不要轻举妄动。

  既然是要将君千洛押到皇上面前,他们若是反抗只会害了殿下。

  元鸿也明白这点,只好憋屈地将长剑收回。

  君千洛被两名侍卫将双手反剪在后,她也不担心,脚步慢吞吞地走着。

  走在前方的琅明走的大步,不由得因为身后君千洛慢吞吞的样子停滞下脚步。他微微转过头来,呵斥道:“你走这么慢做什么,还不快些!”

  君千洛很不给面子地翻了一个白眼,还是声音怯怯懦懦地:“琅明,本殿脚疼。”

  “……”琅明脸都黑了,沉沉地吐出了一口浊气。

  “要不,你让他们背我过去呗?”君千洛转头看了一眼身后两名侍卫。

  琅明一张脸又黑沉一片,嘴角抽搐,真想给这草包两拳。忍了忍,他磨了磨牙,只好强忍着心底的那股怒意,吩咐道:”背着他走!”

  他只是担心皇上那边等候太久了。

  ……

  帝王的营帐外守候了不少人。

  帐帘被一名侍卫挑开,君千洛就被侍卫给扔下了地。

  她站起身来,揉了揉自己被摔疼的臀,看了一眼背了自己的那名侍卫,扬唇露出了一个极丑的笑。

  侍卫本来心存不满,一看她这投来的笑容,心底顿时生出一股不妙。

  君千洛什么都没有说,走入了营帐里。

  侍卫身上中了她的软骨散……

  刚走入,那名侍卫只觉手脚一阵冰凉,好像血液都凝固住了,他惊骇地撑大瞳孔。

  不过无人注意到他。

  帐内帝王端坐在高位上,一身明黄龙袍在身,他手中还正拿着本折子翻看。

  君千洛入帐后,整个帐中的人目光一双双全落在了她的身上。

  君苍凌与君香绮站在离帝王不远处,帐中心跪着马厩的小厮。

  帝王身侧则站着一身墨衣的九千岁。

  身为帝王身侧的太监总管,常伴皇帝左右,却连太监官服都不用穿。

  男人身长玉立,双手负在身后,身姿挺拔颀长,看不出任何的谦卑之意。

  这么一对比,那坐在桌案前的皇帝反而气势都因此减弱了几分。

  整个营帐里,即便是那死太监不言不语,神色没有一丝波澜起伏,可偏偏他就是最瞩目的那一个。那样的人,就是最引人注意的存在。

  其他人在他的衬托下,顿时黯然失色。

  自她进来,墨北宸淡漠地扫了她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那一眼看过来,带着不屑,带着嘲弄。

  她也不甚在意,反正这些人的目光早已习以为常。

  君千洛扬了扬眉梢,收回思绪,跪下行礼。

  “儿臣参见父皇……”

  “苍凌,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帝不等君千洛把礼行完,直截了当地打断君千洛的话。他视线落向君千洛时,眸中染着无尽的嘲讽和厌恶。

  君苍凌侧眸睨了一眼君千洛道:“父皇,今日马厩闹马瘟,马匹大量病死。经儿臣彻查,都是七弟干的好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