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暴君,你又被逼婚了

第19章 明的不行,就来暗的

暴君,你又被逼婚了 灵婉兮 1241 2018-09-22 00:00:00

  君千洛被点到名,依旧垂着眼睑,声音细细小小的。

  “父父父……父皇,儿臣也……也不知发生了何事。”

  听着她这细如蚊蚋的声音,让君苍凌心中更是深沉地烦躁。

  看君千洛这草包肯定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恐怕这草包现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谁想要害他?

  皇帝皱了皱眉,举起太子的腰牌细细打量着,似是在沉思,又似是再琢磨其他事情。

  许久,帝王雄厚的声音问道:“九千岁,你如何看?”

  竟是问身侧的墨袍男人。

  营帐内静谧无声,所有人都等着九千岁开口。

  君千洛也微微抬了抬眸子,偷瞄了一眼那方比皇子看似更矜贵的男人。

  寂静中,男人开口道:“既然人证物证俱在,皇上心中必然已有答案。”

  皇帝原本紧皱的眉因着他的话赫然舒展开,缓慢地颔首:“嗯,还是九千岁深得朕心。此事就此作罢,苍凌与香绮你们二人回去面壁思过,今日之内不得出营帐!”

  皇上的定夺,让君香绮暗暗松了一口气。

  君苍凌也几不可察地舒展了一下表情。

  唯有君千洛,心底冒火。

  这该死的老昏君,毒害皇家马厩的马这么过分的事情,竟然就给了这么轻的责罚!

  她敢打赌,如若这事情摊在她的身上,皇帝一定会下令废了她皇子之位,说不定还会将她拉出去砍头。换作她,必死无疑。

  倒是君苍凌和君香绮,即便是犯错也能如此安然无恙。

  她现在有句脏话很想骂。

  忍了忍,她垂下眸子,委屈至极地道:“父皇,此事……儿臣是受害者。”

  “嗯,那你想怎么做?”皇帝眸色一沉,眼底氤氲开浓浓的寒意。

  “儿臣就是……就是想听听太子哥哥的解释。他为什么要这么害我呀,我这么可怜。”她边说边瘪了瘪嘴。

  当然,因为半张脸的胎记覆盖,以至于此刻这样的表情做出来有些丑。

  皇帝最讨厌的便是这样丑到极致的脸,让他厌恶到反胃。

  “行了,苍凌,你带着七皇子出营帐解释,都出去。”

  君千洛瞄着他那毫不掩饰地嫌恶之色,心底冷笑,行了一礼便退了出去。

  君苍凌与君香绮也跟随着往外走。

  走出营帐后,君苍凌那冷戾的视线猛地落在了君千洛的脸上,沉沉而又咬牙切齿地说道:“君千洛,你可真是长出息了!”

  竟然敢反击他!

  不过凭君千洛这草包,肯定是不可能反击的,肯定是有高人指点。

  君千洛扬着无辜的脸看着他,迎视着他那气怒而愤懑的脸,很平静地眨了眨眼眸。

  “太子哥哥,你这是在夸我吗?嘿嘿……谢谢夸奖啊!”

  说罢,她还佯装羞赧地伸手挠了挠头。

  看着她如此傻气的模样,君苍凌顿有一种一拳砸在了棉花上似的无力感。

  他就算是对着这蠢货骂无数句,也不能泄气。

  他轻哼了一声,拂袖就走。

  君香绮连忙追上他的脚步,待离开很远之后,君香绮才小声道:“太子哥哥怎么办?今天让那草包逃过了一劫!”

  “明的不行,就来暗的。今晚派人截杀他!明日就要返宫,在返宫之前必须把他给处理掉!”

  ……

  二人已经走远了,君千洛还站在帝王的营帐外。

  她目送着那兄妹两离开的背影,不屑地切了一声。

  看他们二人边走边咬耳朵的模样,恐怕是想着接下来怎么用其他法子杀她吧?

  “殿下,您没事吧?”妙音走了上来,小声问道。

  君千洛刚要说话,身后的帘子被人挑开了。

  妙音看见走出的人,脸色微变。

  “参见九千岁。”

  君千洛转过身来,看着身后的墨袍男人,眼眸一眯。

灵婉兮

觉得我们这小洛洛的演技怎么样?^_^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