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清浅藏风

第二章 大梦一场

清浅藏风 九都督 3230 2018-10-11 19:52:10

  “我的故事吗?”张远枫笑了笑,“我的故事太长了,你想听什么呢?”

  猫爷取过一点猫食来,放在黑猫的面前,黑猫的脾气不温不火,慢吞吞的一点一点从猫爷的手上把猫食吃的干干净净,“就听听你远枫投资的故事吧,你说说,为什么要破产呢?”

  “目的达到了,就可以破产了!”张远枫挑了挑眉毛,“本来远枫投资我就是拿来玩玩的!”

  “拿两百多万玩玩?”猫爷有些不敢相信,敢说两百多万拿出来玩玩的人,到底有怎么样的背景呢?猫爷对这个面前这个年轻的男子越来越好奇了。

  张远枫轻轻敲了敲桌面,“远枫投资只不过是我用来挖的坑,然后让某些人跳进去,最后跳不出来罢了!而且,远枫投资的掌事并不是我,这个锅,我也背不着!”

  “什么?”猫爷被张远枫的话惊了一下,“你的意思是你做了这个局,然后让人给你顶锅?”

  “猫爷,我可没有这么说哦!”张远枫邪魅的笑了笑,“不过对于猫爷,我倒是真的得说抱歉了,为了把自己的局做的好看点,特地向你借了二十万高利贷!”

  “看来你早就想好了高额赔偿这条!”猫爷看向张远枫的眼神渐渐变得不一样了,“你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让某些人,家破人亡!”张远枫开心的说到,这一瞬间,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隐瞒,所有的欣喜都堆在了脸上,整个人向一个孩子一样。

  “家破人亡了?”猫爷的眉眼抽了抽,虽然他自己是个狠人,但是在张远枫这个年纪的时候,他还没这个胆量这么说话。

  听到猫爷的问话,张远枫突然失落起来,“没有,我心软了,虽然他们没钱了,但是没有人亡,所以我想找猫爷帮个忙!”

  “什么忙?”猫爷心里突然有些慌张,这个小子不会要给自己出什么难题吧!

  “猫爷放心,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打断一个人的腿而已!”张远枫随口说道,脸上没有一点的害怕的意思,似乎打断别人的腿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打断别人的腿这种事情虽然猫爷的手下经常干,但是像这么云淡风轻说出来的人还真的不多,“谁的?”

  “我后妈,赵梦!”

  “家事啊!”猫爷难得的笑了笑,“不能和解和解?”

  “杀母之仇能和解吗,猫爷?”张远枫原本无害的目光突然毫无征兆的变成冷冽的冰刃,狠狠的扎在了猫爷的身上,甚至是猫爷手上的猫都察觉到了危险,紧张的弓起了身子。

  “嘿嘿,当老猫我没说!”猫爷讪讪的笑了笑,心里暗道自己多嘴,人家的家事管了干嘛。

  “那什么时候开始?”猫爷试探的问道。

  张远枫神色淡漠,“现在怎么样?”

  “猫九,刚刚张先生的话听到了没有?”猫爷背着身子,问身后的小猫。

  “是的,猫爷,小九听到了,那我这就去办?”猫九恭恭敬敬的弯着腰,等着猫爷的指示,“只不过,张先生您是要看着她的腿断,还是只看看照片!”

  猫爷也有些好奇,找自己猫帮做事的人不少,不过,大多数都是只要看看照片就完事,有胆子亲眼看着别人被打断腿的还真的不多!

  张远枫饶有趣味的看了看猫九,“这么有趣的事情,当然要亲眼看了,只不过,我不想让她看到我的脸,他们到现在还以为我是个破产的穷小子呢!”

  “哈哈哈,对对对!”猫爷听完大笑,用手指了指张远枫,“张先生现在还在演戏呢,去找个有观赏厅的地方,我和张先生一起去欣赏欣赏!”

  “是,我这就去办!”猫九说完就撤了出去。

  此时的猫爷看着张远枫的眼神也发生了微弱的变化,毕竟这小子也是个小小的狠角色。

  猫九出去的这段时间里面,猫爷和张远枫安安静静的喝着茶,聊着天南海北,越是聊天,猫爷越发的开始震惊,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变得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

  无论是谈到政治,经济,还是管理,这个面不改色的二十多岁的男孩子总能给出让人惊讶的独到见解。

  “听张先生一席话,真的是胜读十年书啊!”猫爷尴尬的笑了笑,在他看来,自己能够操纵猫帮这样的庞然大物已经是十分了不起的了,可是张远枫却给他提出了好几个建议,让他眼前一亮,因为这些建议正好解决了他现在担心的问题。

  “猫爷过奖了!”张远枫假装谦虚,心里却有些着急,为什么猫九出去了这么久还没有回来?难道没有抓到赵梦?

  就在张远枫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包厢的门终于被打开了,“猫爷,人带回来了!”

  “嗯,张先生,咱们去看看?”猫爷伸出手来,猫九迅速的搀扶住了猫爷,然后把他拉了起来。

  “好,猫九老哥是吧?多谢了!这张卡里还有一百万左右,拿去给办事的兄弟们分了吧!”张远枫口袋里重新掏出了那张四号卡放在了桌上。

  猫九并没有接过卡,而是看了看猫爷,一脸征求的意思,“张先生竟然给了,那就接过来吧!张先生,往后在太兴的地界上,有什么要跑腿的,只管找猫九,他其他能耐没有,就这点本事了!”猫爷笑了笑。

  猫九也有些惊讶的看了看猫爷,猫爷上一次这么认真的说这种话,还是邀请上头来的大人物吃饭才说出口的,难道这个男孩子?

  猫九有些狐疑的看了看张远枫的面孔,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能恭敬的笑了笑,从桌子上把那张银行卡拿起来放在手上,“往后有事情张先生尽管吩咐,这是我的名片,还望张先生惠存!”

  “谈不上,谈不上!”张远枫接过名片,轻轻看了一样,“方宇!”

  “张先生,这边请!”猫九走在前面,张远枫和猫爷慢悠悠的跟在后面,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不像是出去看别人被断腿,而是出去散步。

  “赵梦!”张远枫隔着一层单面玻璃,看到一个女人被两个大汉狠狠的按在凳子上,惊慌的看着四周。

  “张先生,是这个女人,没错吧?”猫九是个年轻的男人,岁数比张远枫大不了多少,可是却长着一副一般女人都喜欢的面孔,深邃的面孔,精致的五官,让张远枫看着都觉得有些嫉妒。

  “是!”张远枫看着玻璃那一边熟悉的面孔,眼神里的愤怒疯狂的灼烧。

  “动手吧!”张远枫狠狠的咬住自己的牙齿,其实他希望打断赵梦的腿的是自己。

  自己的母亲,就是被这个女人害死的!

  “如果不是你闯进我的家庭,如果不是你逼我父亲和我母亲结婚,如果不是你逼我母亲离开,我母亲怎么可能会被别撞死!”张远枫的怒火突然熄灭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蔑视的目光,“猫九老哥,要左腿,多砸两下,砸重点!”

  “那恐怕就废了!”猫九有些迟疑的看了看猫爷,“恐怕,有点不妥吧!”

  “张先生,您看?”猫九看到猫爷老神在在的撸着猫,心里一阵苦笑,看来猫爷这是让自己做决定了,“您看用什么砸?”

  “做这个,你们不是专业的吗?”张远枫没有回答,反问猫九道。

  “明白了!”猫九笑了笑,拿着一个对讲机给里面的人说了两句,里面的大汉连忙从旁边的架子上取出来一个施工用的大锤子。

  也不说话,对着赵梦的左腿便来了两下。

  “啊!”赵梦的尖叫声撕心裂肺的冲击着整个空间,撞击着张远枫的耳膜,刺激着他的内心,让他积压了多年的怨恨一下子释放了出来。

  “啊啊,疼死我了!你做什么?”

  “我就看看,你的腿能不能动?”

  “那你就上锤子砸?”张远枫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面前的脑袋上面。

  “我腿都这样了,你就不能有点良心!”

  成阳憨厚的笑了笑,“我还不够有良心?这几天什么不是我干?饭是我做的,衣服我洗的,地是我拖的,你才没有良心好吧!”

  张远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原来刚刚的一切都是梦,只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当初的情景自然历历在目,竟然没有一点消退!”

  “喂,你个没良心的,跟你说话呢,发什么呆?”成阳看张远枫似乎心不在焉,又拿着锤子准备再敲两下。

  “你干嘛?”张远枫一脸惊慌的指着成阳,“有话好好说啊,先把凶器放下来!”

  “行,那我好好说,今年过年我要去美国!”成阳本来就是吓唬吓唬张远枫这个病号的,难得看到他坐在轮椅上,成阳怎么能不借这个机会好好的折磨折磨他。

  “嗯?”张远枫一脸不相信,“去你爸妈那里?”

  “是啊!”成阳甩了甩手里的小锤子,一脸的得意,“你说说,洗个澡还能在浴室里摔下来,摔就摔,还能把两条腿都摔都断了!”

  “所以这就是你造反的理由?”张远枫看着有些得意上头的成阳,眼神里露出了无奈。

  成阳挑衅的勾了勾手指,“怎么,你不服,咬我啊!”

  张远枫诡异的笑了笑,“看来,平日里给你的绝望还不够啊!”说罢,张远枫两只手拍在了轮椅上,一个抬腿,踹在了成阳的肚子上,然后一个跃身,把成阳扑倒在了客厅的地毯上。

  “我去,什么情况?”看着身轻如燕的张远枫,成阳一脸蒙圈,“你小子装的?”

  “哎呀,我暴露了!”张远枫得意的笑了笑,“装的太久,腿都麻了!”

  

九都督

能不能给点啥,给啥要啥,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