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庭子里的风铃

Chapter11 拭目以待

庭子里的风铃 木子三戍 3146 2019-03-16 15:54:40

  Chapter11

   A市一小作为A市政府的重点小人才培养基地条件是相当不错的,因此,教工食堂的伙食供应不论是卖相还是味道皆是几乎无可挑剔。

  枫羚和李言庭去到食堂的时间算是比较早的,李言庭便拉着枫羚先去洗了个手,又从食堂大门边的第一个餐点晃到最里面的第三个餐点。

  “教工食堂一共三个餐点,以自助的方式供应。”李言庭说着,轻轻松开了枫羚的手。

  枫羚只觉得手上温暖的力度撤去,有些空荡荡的…

  现在算起来,应该是三个多月前了…

  苏成哲稍微用力甩开了枫羚握住他手腕的手,冷声道:“你不要跟着我了,我不想和靠着不明不清白的手段博取利益的人在一起。”扬长而去。那时候,手里的感觉也是空荡荡的。

  枫羚有些无措的抬起头看着李言庭。

  李言庭察觉到了枫羚的视线,眸色微深,笑着解释道:“去看看想吃什么,我去拿餐具。”

  枫羚楞了一瞬,笑意爬上弯弯的眉眼,柔声应了“好”。正转身,却又顿住了脚步,回头呼了一声:“李言庭?”

  身后人仍在原地,眼底带笑意睨着她:“嗯?”

  “嗯…你想吃什么?”枫羚低下头,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脚尖点着地面画着小圈圈,“我帮你打。”

  他似乎不急于回答她的问题,反倒是定定的看了她几秒,才慢慢出声:“和你一样。”

  “噢…好。”枫羚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小碎步地跑开,专心致志地去找吃的。

  李言庭看着她跑远,不易察觉地轻叹一声,随即又慢慢扬了嘴角,迈步跟过去。

  枫羚在第三个餐点前徘徊,似乎敲定了这个餐点的菜式,便拿起了一旁铝制的餐盘,夹了一夹子青菜,拿了一份虾仁蒸蛋,正在头疼自己怎么端两份菜去找座位时,后背就靠上了一个坚实的怀抱,腰上一紧,不轻不重的力道,不会勒疼那毛孩子,但也足以限制行动;熟悉的清新木质香气从颈边拂过,还没来得及反应,手里的餐盘已经被李言庭接过。

  枫羚一脸错愕的看着李言庭,紧接着,两团红晕爬上脸颊…

  “你…你干嘛?”枫羚小声抗议。

  “怕你端不了两份餐盘。”浅浅的笑意,淡淡的声音。

  “…这里是学校…”

  “所以?”某人很是理所应当。

  “…注…注意影响!”枫羚轻轻挣开李言庭的手臂,故作镇定地拿起了另一个餐盘,夹菜。

  李言庭失笑,也顺着她的力道松开她,将她日常的窘态尽收眼底,拿了餐具,意犹未尽地转身去放餐盘。

  上午的运动会结束有一会了,教工食堂的人渐渐多起来,声音慢慢嘈杂。在食堂内的一个角落,两块餐盘,两份有意为之的相同菜品,时不时说说笑笑的两个人,煞是一段惹人羡时光。

  “中午休息一会?”李言庭缓缓放下了筷子,看似询问的语气,更多的却是已经尘埃落定的陈述。

  他的手很大,却也很好看,骨节分明,十指修长,指甲修剪得很整齐,并不是十分白皙的手;他拿筷子的手势很标准;他的手握在筷子的尾部,中指和无名指微曲分别抵着两根筷子,小指靠着无名指,食指与中指共同依附一根筷子,拇指横按筷面,与食指相倚;如此标致的手势为他凭添几分矜贵,倒不像是一个体育老师了,更像是…嗯…穿着白大褂做学术研究的…总之,很干净。

  枫羚很喜欢看他的手,此时正刚刚移开视线,生怕自己的小心思被发现,有些迟钝的应了一声。

  李言庭也并非没有注意到她的视线,但也只是轻轻勾起了嘴角,无声地笑笑。

  ……

   B市。

  “姜姜,”拍摄组的晨姐拍了拍姜姜的肩旁,在嘈杂的饭局中压低了声音,“你静源师兄呢?怎么不下来吃饭?”

  “我也不知道欸…”姜姜听完,揉了揉脑袋,随后抬头用眼神询问道:“要不我去看看?”

  晨姐会意,点了点头。

  姜姜便趁着众人哄笑之时悄悄离开,坐上了电梯。姜姜虽然生性活泼,但还是不喜欢应酬的场合。不过还好,同组有晨姐这样一位知心好友,知道她不喜欢,便给她歇息的机会,更何况她是被安排去叫陈静源。

  她还是很开心的。

  陈静源,是A市有受欢迎的人气摄影师,人如其名,静的源头,说他“貌比潘安”绝对不为过,只不过是个寡言之人,丰富的情绪往往藏在心中。就是这样的人,将太多情绪隐藏在一张张图片中,而显得淡漠的人,让姜姜沉浸得不可自拔;而姜姜活泼乐天派的外表下,时不时的一点小忧郁,小忧伤,或许也让陈静源觉得饶有趣味…

  姜姜敲响了陈静源的房门。

  半晌,陈静源才慢悠悠的在门后问了一声:“谁?”单调到近乎摩去疑问语气的语调,已经近乎陈述。

  “是我,姜姜。”姜姜呼吸都放轻了半分,但小脸上的笑意斑斑。

  陈静源享受安静,享受枯燥。

  “咔哒”一声,门开了。正午,阳光正明媚的时候,门被打开的过程,阳光将酒店有些昏暗的走廊映上了金色的光片。

  陈静源睨她一眼,她站在他的阴影中,他的目光没有从她身上移开,只是微微侧了身,让阳光照亮她的脸庞;姜姜的发色天生偏浅,阳光赋予了它们最原本的颜色,像是夹杂着棕色的深栗色,姜姜的眼睛笑得弯弯的,琥珀色的眸子也仿佛被镀上了一层水光。

  “你很开心?”陈静源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却又被他很快的压下去。

  “啊?”姜姜愣了一下,不自然的轻咳一声,干笑道,“噢…噢!我闺蜜有喜欢的人了,我在为她高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天爷…她找的是什么烂借口…就不能说可以来找他很开心嘛??虽然说小枫子有机会脱单她也很开心啦…

  “嗯。”陈静源被她的样子逗笑,很难得的毫不掩饰嘴角泛起的柔和的笑意,移开视线,同时很理解的给了姜姜一个台阶,漫不经心地转移话题“你朋友是做什么的?”

  “噢,枫羚是一个作家。”姜姜闻言,立即停止了打哈哈,认真地回答他的问题。

  “她叫什么?”陈静源顿了一下,眼底有一瞬闪过清亮的光芒。

  “啊?“姜姜被他这少见的情绪起伏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叫‘枫羚‘啊,师兄你认识她啊?”

  陈静源脸上绽开不同以往的灿烂的笑容:“只是听过名字,这个姓氏很少见。“

  姜姜点点头,心里却在嘀咕。

  莫非小枫子认识师兄?那回去可要好好巴结一下她才行,好让她帮忙把师兄追到手!!

  “有事?”陈静源脸上仍有着斑驳的笑意,深邃的眉眼也展开,才阳光的勾勒下,显得慵懒,随和,不过较刚才平静了许多。

  “噢,晨姐让我叫你下去吃饭。”姜姜答道。

  “嗯。”陈静源象征性的应了一声,随即拿出手机拨通了晨姐的电话,看着姜姜,“晨姐?嗯,姜姜在我这;不下去了;商量一下明天分组摄像的事情;嗯;不会把她饿着的;嗯。”

  “吃饭了吗?”陈静源挂断了电话,已经恢复了平常淡漠的样子。

  “没…楼下有人抽烟…”

  “那就在我这里吃。”陈静源打断了她,率先转身进了房间,“进来吧。茶几上有菜单,你点餐就可以了。”

  陈静源住的是里程酒店的套房,房间里有一个面积不小的客厅。

  姜姜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乖乖在沙发上坐下。

  啊啊啊啊……怎怎怎怎么办…进师兄房间了…不对啊,,,不可以乱想,师兄是要谈正事的!!

  “怎么了?”陈静源从卧室抱了笔记本出来,放在茶几上,光着脚,席地而坐,“不饿吗?”

  “啊…不是…”

  “那就点餐吧,一会有人送来。”陈静源打开了电脑,睨她一眼,看到她微微发红的双颊,齿颊间绽开淡淡笑意,“动作快,吃完饭规划一下明天的拍摄路线。”

  拍摄的分组大多数是随机的,不过有陈静源这尊大佛在,还是有很多人都想挤一挤的。

  “欸??!师兄!”姜姜睁大了双眼,有些小激动地拍着膝盖,“你要和我一组啊?!”

  “嗯。”陈静源应道,“没想到?”

  “嗯。”姜姜努力平复自己激动的情绪,“为什么是我呀?”

  “脑袋挺灵光,体能也不错。”陈静源答道,随后又是一笑,“也挺赏心悦目的。”

  ……

  饭点已经过,李言庭领着枫羚到了图书馆,由于枫羚昨天睡得并不好,在图书馆安静的环境下,沾桌便睡。没有午睡的习惯,李言庭在书架前转悠了一会,随手抽了一本叔本华的《要么孤独·要么庸俗》坐在她的对面,却发现她已经呼吸平稳的睡了进去。李言庭笑笑,翻开了书本,正要开始阅读,手机的提示音却响了。

  是一条短信。发件人:陈静源内容:我找到她了。

  长指在屏幕上按了几下:“我也找到她了”

  “哦?那么,李氏集团的潜在继承人终于要从幕后走到台前了?”

  李言庭放下了书,靠在椅背上,扬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露出了淡淡地笑容,又低头敲了几个字:“拭目以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