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碧雪寒天

第八十五章 当年的债

碧雪寒天 抱紧我的钱钱 3002 2019-01-12 08:30:00

  “茗瑜姑娘,对不起,这次的事情我会负责到底的。”鹤九说完这句话,就转身离开了,留下茗瑜很是奇怪的看着鹤九。

  思翰悠悠的转悠过来,用胳膊碰了碰茗瑜“怎么,这么多年老树要开花吗?”

  “你胡说什么呢!”茗瑜一巴掌拍过去“我这么久铁树了,而且这九重天的人,本姑娘看不上,况且还是天后身边的人。”茗瑜不屑的瞪了鹤九离开的一眼“好了,还不赶紧回去,绡绡这次胆子可真大,真的是不知道害怕。”

  “我们还是躲远一些才好,不然等两个人吵崩了我们还能帮忙劝个假,如果我们连个想在也跟进去,里面吵翻了可就没人能帮忙了。”思翰笑笑“我们找个地方清闲一下才是正事。”

  “绡绡这次做的事,很过分了,应该好好收拾一下才是!”茗瑜微微蹙眉“怎么还能吵起来。”

  “我现在不进去也能知道里面是个什么场景。”思翰背起手“清筠他们肯定和你互送的话都一样,怕暴露身份什么的,也不省心。”

  茗瑜又些无奈的看着思翰“虽然都是这些话,但是理不是这个理吗?”觉得思翰说的也是对的,只好什么也不说了。

  “至于小绡儿,不用问别的就是一句你们为我做了这么多,我就不能帮你们一次吗?”思翰笑笑。

  茗瑜微微蹙眉“那你还不想办法拦着?”

  “我能想到南风想不到吗?”思翰看着茗瑜问道“那南风既然想得那为什么他们还要说?不就是因为生气吗?”

  “我还是去劝劝。”茗瑜刚一转身就被南风拉住了“你还是别去了,不让你去了也会两三句话吵起来的,”

  “我会控制的。”茗瑜这话刚说完就见慕宇一脸的铁青走了出来,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茗瑜被吓了一跳,轻轻的喊了一句“慕宇?”

  慕宇铁青着一张脸,不理会茗瑜和思翰竟自离开了,思翰小声说道“现在你知道了吧,你就在这等一会,然后思翰要是气出来我去追,要是小绡儿就交给你了。”

  茗瑜无奈的点了点头“绡绡这个脾气也应该改一改了。”

  “其实说实话,我是理解泉绡的,虽然泉绡的身世很复杂,但是说实话,人鱼一族不会轻易的显露真身,这个危险也就降低了太多,况且之前小绡儿也在天帝面前露了面,所以她这次的做法虽然危险了一些但是从后果来说,是值得的,这也是我为什么不进去和南风他们一起的原因之一。”

  “我倒是能理解你的这段说法,绡绡在北海呆了十四万年,说的好听一些这是保护,但是说的不好听也就是你们圈禁了她十四万年,这个时间真的太长了,太长了,绡绡这么多年不容易,她努力的压抑了自己的本性,她哈好不容易可以无忧无虑的过过自己的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你们却告诉她这是不对的,我明白她心里的委屈。”茗瑜低着头嘴角边仰起一丝苦笑。

  思翰点点头“所以我才这么说,清筠太在乎小绡儿,但他的在乎和心思真的太重了,他们虽然经历了生死,但是这心结还是解不开的,清筠之前说过他愿意帮着去泉绡去做他想做的事情,但心里还是过不去的。”

  “你对清筠还真是了解。”茗瑜微微叹了口气“绡绡”,说完这两个字茗瑜却不知道该在说些什么,之后又叹了口气,不在言语。

  思翰看着茗瑜的模样也不在再说泉绡的事情,接着问道“刚刚那男的是谁啊?我看对你倒是不错,怎么认识的?”

  “你要是想打听这些事情,应该好好的向南风请教一下才是。”茗瑜有些嫌弃的看着思翰,但还是简单的说了说,最后加了一句“他挨了我三鞭子,我倒是不太好意思了。”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敢接你三鞭子,这个倒是比那些满口胡言的天界众人好的多了。”思翰摇了摇自己的扇子。

  “我就是多的关心了他两句,结果倒是知道一件不寻常的事情,我本来还想问问绡绡,结果事情太多倒是忘了。”茗瑜的脸色都市有些严肃“鹤九和我说过,他之所以”

  “等等,你刚刚说的谁?”思翰蹙眉道“你在说一次。”

  “鹤九。”茗瑜不明白的说了一句,思翰一把拉住茗瑜,闯了进去,刚好碰上泉绡红着眼睛往出走,思翰赶忙拉住泉绡,一脸的严肃“小绡儿,你先等一下。”

  “你别拉着我!”泉绡骂道“你们都一样!我不过是想做一件我急想做的事情为什么你们一点都不理解我!”

  “小绡儿,这件事情我们等一下再说,你可知道刚刚站在茗瑜身边的人是谁吗?”思翰冷言道。

  泉绡现在是心里无比的委屈,什么都听不进去,甩开思翰的手,冲了出去,茗瑜刚想去追,被思翰紧紧的拉住“茗瑜你等一下,这件事情很重要。”

  南风和清筠被泉绡气的脸色铁青,好在南风还算好,开口问道“思翰,你说什么事情很重要。”

  “你可还记得当时在茗瑜身边的那个人?”思翰问道。

  南风蹙眉想了想“那个戳这墨色衣服的?没什么印象了,他怎么了嘛?”

  “他是鹤九。”思翰说完,南风脸色变了变“鹤九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场合?”

  茗瑜是真不知道鹤九,但是看南风的样子,也知道这件事情不同寻常,上前开口道“他是天后身边的人,他说他之所以帮着天后就是为了知道人鱼一族的下落,这才帮着天后,但是我很奇怪他说他曾经见过鱼为人身之人,可是。”

  “他见的不是真正的人鱼,但他见过泉绡的真面目。”南风严肃的看着茗瑜。

  茗瑜奇怪的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茗瑜,你应该没有忘记吧,其实泉绡离开过一次北海。”南风刚说完茗瑜这才想起来,之前那件事情。

  大概是泉绡刚飞升上神的时候,泉绡辰着清筠他们不注意偷偷的跑了出去,但是没跑多远就被茗瑜找到了。

  茗瑜还想着将泉绡带回去,但是在经过一方无名小河的时候,泉绡趁着茗瑜不注意,偷偷的给茗瑜变了鱼尾,将茗瑜困在了水里,自己又跑了出去,但是因为被清筠找到了这才回去找茗瑜,二人在湖里闹了好久这才回了北海,本来就是很小的一件事情,她就没有在意。

  “你们当时在的那片湖是云熙梦境,也就是鹤九的府邸,他久不回去,但是那天正因为有事这才回去,刚好就看到了那一幕,清筠他们离开的时候,我看到鹤九就在附近呆呆的看着,我本想清楚他的记忆,但是我与他的修为在伯仲之间,我没有办法制服他,所以后来我去找他的时候,他倒是明白人鱼一族的无奈,答应我不多说,但是一只想要知道那条人鱼的是什么来历,为此我躲了他好几万年,直到他被天帝叫走,我才安稳一段时间,后来倒是没在见了,一时之间倒是忘了这人。”南风说道。

  茗瑜眼角跳了跳“所以他看到的是我,就是为了找我才去了天后身边打听消息,结果现在还来欺负我,然后挨了我三鞭子,见天后倒台,说要脱离天界?”

  “你们之间好乱啊。”思翰悠悠的说了一句。

  南风脸色严肃“虽然泉绡现在脸上用了易容术,但是昆仑镜的下落他却是知道的,泉绡如今拿出了昆仑镜,他自然是知道了泉绡的身份,势必会找过去的。”

  清筠微微蹙眉,直接飞身出去,南风也紧随其后,茗瑜感慨自己居然能惹上这么多的事情也跟着出去,道饿了南风身边问道“什么鹤九知道昆仑镜的下落。”

  “昆仑镜不是一开始就出现在人鱼一族手中的,人鱼一族避世之前,昆仑镜是由鹤九的曾祖上古尊神云郎掌管的,云郎舍身之前将昆仑镜交给了鹤九的父亲,但是鹤九心疼人鱼一族的遭遇,为了帮人鱼一族避祸,鹤九的父亲将昆仑镜交给了当时人鱼一族的长老,所以如果有人知道昆仑镜的下落也就是鹤九了。”南风叹了口气。

  “好心又的时候还真是坏事。”茗瑜无奈道。

  南风叹了口气“喝酒此人其实不算事天界之人,他的母亲事佛界之人,可惜他的母亲为了嫁给他父亲,不惜舍了佛身,落为凡人,这才有了鹤九,但是一位尊神和一位凡人女子在一起质疑之声很是大,后来他的母亲差一天被九重天的一个女仙害死,好在天帝路过帮了忙,所以鹤九这才对天帝有些情分。”

  “他还真是有些可怜。”茗瑜心里默默的又些变化。

  “但是鹤九还是对天界和佛界心里满是恨意,若不是天帝强留,他应该和你一样,脱离天界,四处飘游。”南风看向茗瑜“如果这次有什么事,就靠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