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远古洪荒 往生创世阵

第三十一章 洛洛有了心上人?

往生创世阵 我叫江湖 3098 2018-10-12 00:56:05

  近些日子云锦似乎极忙,以往饭间还能见着,现下却是一整天不见人影。好在云锦现在不拦着她出门,莲汐是个极会自得其乐的人,只要不阻着她,她很会找到乐子,加上洛洛又是个活泼的性子,两人在一处自是悠闲快乐。

  这不,早上刚吃完饭两个人加上一只狐狸大摇大摆的找乐子了。

  这找乐子玩耍也是门学问。比方说,知识渊博且兴趣雅致的学子往往喜欢在诗社或者乡野僻静景色优美的地方写几句酸诗,画几幅小画;学识不算渊博但也微有些见识且还有些雅致的学子往往喜欢在茶馆里谈论一些朝堂政策,时不时引经据典来论证自己的观点;最后一种约摸就是学识没有还偏偏觉得自己雅致的不得了的人,这一类人干什么,往往在一些戏园子听戏,为什么要听戏呢?因为不用开口,只需摇把破扇子,略有风姿的坐上一坐,便会让人觉得这人委实是个风流倜傥的青年才俊。

  而洛洛恰好就属于最后一种,这几日她每天一早吃完饭就拉着莲汐跑到戏园子去看戏,巧的是,魔宫虽被云降布置的如同凡尘般,却并无戏园子这类打发时间的场所,所以莲汐并没有听过戏,来到凡尘,云锦看的严实,也没有机会出来肆意玩耍,是以到现在也没有听过戏,当洛洛带她来到戏园子时,她是非常诧异的,从想过凡间还有这样一个去处。

  这两人早早的来到戏园子,要了处雅间,此时的戏园子还未开始,两个人喝着茶水,点评着昨日看到的戏文。

  昨日,戏园子里演的是乃是出俗戏,一出凡间都嚼烂的戏文,才子佳人的爱情故事,一个是落魄才子,一个是高官小姐,两人一见倾心,再见定终身,结局么,俗戏自然也是个俗结局,两人相恋被高官知晓,棒打鸳鸯,最终小姐嫁了人,才子失了魂。

  莲汐喝着茶水,看着庭中忙碌的场面:“洛洛,我看了这么些天戏文,还是看不太明白。”

  “嗯?啥不明白?”洛洛趴在桌子上,看着莲汐清淡的眸子里隐隐有丝疑惑。

  莲汐收回眼神,低头抚了抚小白:“既然两人如此深的感情,那高官小姐为何同意嫁与别人?“

  洛洛笑了笑,抬起身子,倒了杯茶,抬眼看了看朦胧的天空,顺带着那双眸子也有些朦胧,“或许是感情不够深吧。”

  “看你的模样,怎么,有喜欢的人?”莲汐清淡的眸子带了点笑意。

  洛洛俏丽的脸微微有些红,看着面前笑意盈盈的某人,及某人怀里精神头十足的狐狸,叹口气,“是有那么一人”说完,忙堵住莲汐接下来的八卦:“这个人我是不会告诉你的,所以打住!”

  莲汐闭了眼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然后睁开双眼,道:“好,我不问你,不过你能告诉,那种感觉是什么感觉?”

  洛洛皱着眉头,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看见他就会很开心,看不见很想念。”

  “戏文开始了。”莲汐抬眼看向庭中的台子上已然开始了一段戏文,这次的戏文依旧是凡间的情爱故事,只不过,这次是将军小姐。

  凡间似乎很喜欢这类戏文,尽管每日都在演这些俗套的情爱故事,可每次台下都座无虚席。

  两人虽都在看戏文,细看下来,那眼神分明透过戏台子不知看向何方。

  不久戏文散了,台子下的人也换了一波,莲汐与洛洛也不知接下来去何处,便准备继续喝点茶水,吃点果脯打发点时间。第二波戏文还未开始,台下一些人喝着茶水,讨论着近些日子帝都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其中有个最大的事便是,当今圣上新立了位贵妃,这贵妃长的极美,身段也极好,深得圣上宠爱。这不如今贵妃身子稍有不适,圣上便准备带着贵妃到寺院祈福去。

  洛洛听到这个消息,正好戏文也看完了,加上她又是个闲不住的,便拉着莲汐准备去寺院瞅瞅热闹。这贵妃正是那蟒蛇妖,说来也是奇怪,蟒蛇妖没来之前,据说这老皇帝的身子骨并不太好,整日饮酒作乐,内里早已掏空了,身子骨不好实属正常,可这蟒蛇妖来了后,老皇帝的身子骨竟慢慢大好了。

  莲汐笑了笑,突然觉得戏文看的多了,去寺院静静心也是个好想法,便随了洛洛拉着自己走了。

  帝都城外有座山,山不高山上也没什么特别的风景,甚至于山上的动物也并不肥美,是以猎户来的都少,可偏偏这么一座普普通通的山有着帝都最大的皇家寺院,专门供每年年初皇帝祈福之用,平日里也有许多达官贵人前来上上香添些香油钱顺便许个愿什么的,反正这万事添上皇家二字就是极为尊贵,人们就冲着这个牌匾前来,不管它管用不管用,是以这座小山也极为出名。

  两人略微打听下摸清方向,因在城外,洛洛顺便买了辆马车,说是马车,前方架上的却是头瘦弱的驴子,也不晓得能不能拉得动两人。

  就这样,两个人坐在马车前缘上,洛洛手里拎着个大白菜放在驴子前,这驴子果然撒开脚丫子跑了起来,速度还相当的快。

  莲汐靠在一方车厢上,两条腿悠哉的悬在空中,有一搭没一搭的晃荡着,另一边的洛洛哼哼唧唧的赶着那只瘦弱的驴子:“再跑快点就能吃到大白菜喽,香甜可口的大白菜哟,独一无二的大白菜哟——”

  由于是夏季,道路两旁的草木丛林长势很是翠绿,莲汐看着两旁向后移动的绿意,对着哼哼唧唧的洛洛没头脑的道:“洛洛,你的心上人是不是云锦来着?”

  洛洛一听这话,似吓了一跳般猛然回头,瞥了眼莲汐:“你那哥哥长的是如花似玉,不过可惜爷看上的人比云锦长的更好。“

  “哦?那我还挺好奇这人是谁?毕竟比得上云锦的面皮我至今还没见过。“莲汐听到车厢有些响声,忙撩开帘子,看到小白安稳的躺在软榻上方合上帘子。

  “我说,你怎么对这么个肉团子这么上心?“因是夏天,阳光未免毒辣了些,因此上车前,莲汐便把这么个肉团子放在车厢,看到车厢那方破烂木板皱了皱眉后,让她化个软榻,顺便再化些冰块摆在里面免得热到这么个肉团子,她真是不大明白,莲汐怎么就对这么个肉团子这么上心?

  提起小白,莲汐眉眼间掠过一抹柔和的笑意,轻声道:“这个我之前没与你提过,云锦未找到我之前,我便是与小白一起相依为命,小白它很照顾我,所以小白它在我心里很重要。”

  洛洛想着某只不是睡就是吃的狐狸,实在想象不出这么一只狐狸是怎么照顾莲汐的,正打算开口问便听莲汐道:“话说,那个比云锦面皮还要俊美的心上人是?“

  洛洛打着哈哈:“不是说不问的么,怎么又问了?“

  “我只是好奇,这三界还有谁的面皮比云锦好?”

  洛洛盯着莲汐半天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只不过,你这个面皮是谁帮你化的,也太难看了点。”

  莲汐似笑非笑的看着洛洛,洛洛只好老实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只不过是说一半留一半,还有,戏文里不是常说么。情人眼里出西施,在我的心里,他就是最好的,谁也比不上。”

  似是想起什么开心的事,眼睛里散发着明亮的光,转而又道:“你原本的面皮是真美,我刚见你时差点闪瞎自己的双眼,你还没说,这面皮谁给你化的,真丑,我猜猜,八准是你那哥哥。”

  莲汐盯着洛洛大大的眸子,半晌道:“我觉得挺好的,虽不是极美,倒也清秀可人,没你说的那么丑。”

  见莲汐一脸认真的盯着自己,洛洛吓了一跳,半晌不敢动,最后才发现莲汐不是盯着她,而是对着她的眼珠子瞅,感情人是拿自己的眼珠子当镜子来着,洛洛没好气的笑了一笑:“和你之前的面皮比起来,这个真的是丑的难以入眼,话说,我好长时间都没见着你的真面目了,现下也没什么人,不如我给你化去,再说,整日顶个别人的面皮得多别扭。”

  “算了吧,化来化去很是麻烦,这样挺好。”莲汐并不在意自己的面皮,总归是一张面皮而已,现下用久了这张面皮竟记不清以往自己是怎么个模样了。

  洛洛撇撇嘴:“你啊,真是暴殄天物,白瞎有那么一张好面皮,若是我定会到处招摇,拐些年轻俊美的仙君神君看看月亮,赏赏花啥的。”

  莲汐从上到下打量下洛洛:“我觉得你只要换下这身装扮,自会有不少的仙君神君陪你看月亮赏花。“

  “那些歪瓜裂枣,爷看不上,爷看上的啊,必须是独一无二,三界仅有的——,浪里个浪呦——,再跑快点,小白菜幺——“

  莲汐“跑慢点,别把小白给颠醒了,不急在这一时。”

  洛洛顺口吼过来“你家那只狐狸,自我来,每次看它都在睡觉,别说山路崎岖,颠醒了,只怕雷公在它耳边炸雷它也醒不了!"

  莲汐叹口气,小白确实大多时间都在睡觉。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