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家的悍妃

第007章 嫡仙少年

王爷家的悍妃 抒一纸情怀 1993 2019-06-09 22:49:16

  进入前三十名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只是觉得这一品阁的东家应该不是什么好人,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可以这样子耍我们了。

  不说了,有钱还能使鬼推磨呢!谁叫我没钱呢!

  “恭喜大家成功的进入了前三十名,不过这才是开始,接下来麻烦诸位随我来。”小少年说着便把我们一群人带到了一品阁的后院。

  果然是有钱人啊,这哪里是什么后院啊,这里亭台楼阁,溪水环绕,正前方是一堵筑在水上的白墙,约两米高,上覆黑瓦,墙头砌成高低起伏的波浪状,正中一个月洞红漆大门虚掩着,有琴音和着曲声隐约传来,门上黑色匾额上书“清水居”三个烫金大字。

  一进门,里面更是夸张绵延小道一路向前,代走到尽头时,又是一条小路,不过这一条小路两旁却是种满了各种花草树木,也不知道有多少,只是一眼根本望不到边。

  风一起,漫天飞舞的花瓣,甚是好看。

  随着小少年不知走了多久,有的人忍不住问了起来,“小兄弟,这是还有多远啊?”

  “快了,就在前面一点。”小少年不急不缓的答道。

  走了一会儿后终于在一处凉亭下停了下来。说是凉亭,但是又比一般的凉亭大了几倍不止,里面座椅板凳齐全,四周还用还有

  “稍后便有茶水奉上,各位先在此稍作休息一下。”那小少年说完就自己走了。

  “主人,都已安排妥当。”一少年慢慢走进里面。

  当中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的白菊。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其词云: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

  案上设着大鼎。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官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小锤。

  卧榻是在最里侧,用上好的绫罗绸缎挡住。给人的感觉是总体宽大细处密集,充满着一股潇洒风雅的书卷气息。

  “稍许,里面的人儿终于慵懒的应了一声。

  “嗯,那你便开始吧。”里面的人不紧不慢的说完。

  陌离坐在亭中,不时的左瞄瞄右看看的,这里真的是漂亮,周围花开遍野,阵阵清风吹来,带来了满园的清香。坐在这里闭目养神,真的是太惬意了。

  稍坐一会后便有几个身着粉色衣裙的丫鬟端着茶水和点心过来了。

  还别说,这些茶水和点心还真是好吃,光看样子都觉得十分可口,就连端茶倒水的侍女一个个都是水灵灵的美女,这一品阁倒是土豪啊。

  待我们吃饱喝足,适才那小少年便又回到了亭中。

  “这是我们东家亲手所作的一副画,只是觉得画中人甚是悠闲,若是题得不对此意,便是毁了此画。所以今日劳烦诸位题上此画中意,若是能过东家眼,方是今天的最后胜利者。”说完,小少年看着展开的画卷摇了摇头。

  这幅画摆了三年,也没有人能题上主人满意的词句,想必今年也是不例外吧!

  这一幕正好被站在旁边的陌离看见了。

  无事摇头必有妖莫非这一品阁的东家在耍我们。从前面看来,极有可能。

  走一步看一步吧,若是不能胜,便去多找几个富裕人家看看病,还怕没有银子不成。

  也不能白白浪费了这一身的医术嘛!

  心里的算盘打好,陌离便走上前去看看到底是一副什么画,非得要这么多人去解。

  画还没有看见呢,就听到了周围的议论声。“我听说这副画在一品阁放了三年了,始终都没有人能答出让一品阁主满意的词句。”

  “哎,我也听说了,就连这帝都有名的才子柳辰都只能让阁主点头。但也并非是阁主满意之作。”

  “我等又怎么能和柳辰相比,我看是没希望了。”

  ……

  这些古人真是有意思,出个这个题,我看我是没希望了。

  陌离还没有看见画呢!以对自身的了解,便可是打退堂鼓了。

  就这么算了岂不是太没出息了,虽然不懂古人的这些诗词古句,但是自己好歹也是读过唐诗三百首的人。这有不是什么历史上的朝代,说不定还能套用一下我们先辈留下的诗词绝句呢!

  酒壮熊人胆,虽然陌离没有喝酒,但还是仗着肚子里的那点墨水来个釜底抽薪。

  想着便再度走上前去,先入眼的是一超然物外仙风道骨的老者,立于山水之间,四周更是繁花点点,更有那仿佛就充溢在鼻尖心头的沁人花香,看着好是一派娴静美好。

  作此画的人想必也是向往自由自在的人吧。

  可是现实却往往事与愿违,有些人一出生便注定不平凡。

  “此人名叫什么?”此时不远处的小少年和站在一起的翩翩红衣少年,正在看着画前发呆的陌离。

  “此人名叫陌离。”小少年回答到。

  男子再次看去。他一袭白衣胜雪,额前几缕黑色的长发随风逸动,眼眸里藏着清冽和魅惑,眼角轻佻,仿若花色,稍不注意,就能勾人魂魄,美到极致。

  好一个谪仙般的少年,可惜了。不过若是此人为女子,不知会魅惑多少众生,也好,也好!

  “不知公子可是有了答案。”不知何时远处的红衣少年走到了陌离身边。

  陌离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

  陌离抬头正对上一双温柔得似要滴出水来的澄澈眸子钳在一张完美俊逸的脸上,细碎的长发覆盖住他光洁的额头,垂到了浓密而纤长的睫毛上,一袭红衣下是所以人都不可比的细腻肌肤。在午后的阳光下,没有丝毫红晕,清秀的脸上只显出了一种病态的苍白,却无时不流露出高贵淡雅的气质,配合他硕长纤细的身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