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家的悍妃

第038章 皇后寿宴

王爷家的悍妃 抒一纸情怀 963 2019-10-08 23:57:54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要闯,陌离停下脚步,看着陌惜月。

  陌惜月竟被陌离这么一瞪给吓得后退了两步。

  陌惜冷笑,这般模样还出来作威作福。

  陌惜月回过神当即走过去指着陌离的鼻子说道:“陌汐颜,你这什么表情。”

  “你不是领会到了吗?还来问我干嘛。”陌离说完嘴角一扬,撞开拦着的两人便扬长而去。

  陌惜月看着离去的陌离,目光阴狠,现在先让你嘚瑟几天,等以后我当上了太子妃,有你好看的。

  长寿殿内,众皇子大臣早已经依次坐好了。

  陌离走过去用目光四处寻找了一下君墨染。

  果然在不远处的位置上看见了他。

  陌离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

  君墨染自顾自的喝着茶水,也不搭理陌离。

  陌离无趣,只好乖乖的坐在一旁。

  皇帝在宫中举行盛宴,吃好喝好,大家举杯共庆皇上万福。同时,在庆典仪式上,安排了10队美人队舞。美人队舞共 200 多名 15-18 岁左右的女子,他们着舞衣华服,头戴珠宝异饰,跳着华丽的舞蹈。场面盛世壮观。

  陌离聚精会神的看着,不放过任何一个节目。

  现在是各个皇子大臣送上贺礼并送上祝福的时候,当然这些都是君墨染在准备的,自己一个穷光蛋准备什么东西能够送皇后的呢!

  这礼品,可不是一般的东西,三个字:“精、珍、奇”。必须是精美、珍贵、奇特的东西。大伙儿为了给皇后祝寿,也是绞尽脑汁。因为,既要符合“精、珍、奇”,又要突出祈福祝寿的寓意。

  文武百官献完寿礼后,皇帝要请群臣吃饭。皇后过生日嘛,皇帝龙颜大悦,自然是准备了丰盛的“金龙大宴”。

  宴会的菜品被端了上来,所有的菜都是相当的精致的。

  “金龙大宴”有20品热菜、20品冷菜、4品汤菜、4品小菜、4品鲜果、28品瓜果、29品点心面食,总共109品。皇帝和文武百官一边吃一边聊,一场寿宴往往长达四个多小时,午饭吃成了晚饭,晚饭吃成了夜宵。

  好在陌离是不怕这些的,只要有美食,哪怕他们吃到天荒地老都是无所谓的。

  正在陌离吃的正香的时候,陌惜月突然跳了出来:“皇上,臣女愿献上一舞,为皇后娘娘助兴。”

  “听闻丞相之女多才多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今日倒是想看看。”皇上说道。

  陌惜瞅了一眼皇上,这老头怎么还是这么讨厌。

  稍许过后,陌惜月穿着舞衣出现在了偌大的台子上。

  有曼妙女子,清颜白衫,青丝墨染,彩扇飘逸,若仙若灵,水的精灵般仿佛从梦境中走来。天上一轮春月开宫镜,月下的女子时而抬腕低眉,时而轻舒云手,手中扇子合拢握起,似笔走游龙绘丹青,玉袖生风,典雅矫健。乐声清泠于耳畔,手中折扇如妙笔如丝弦,转、甩、开、合、拧、圆、曲,流水行云若龙飞若凤舞。

  还别说,光看着人倒是不错,可就是蠢了点。

  这陌未明生的孩子还真是各个绝色。

  听说他还有一子,也是个翩翩公子。

  一舞完毕,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皇上还赏赐了一堆东西。

  陌离也忍不住鼓掌。

  跳个舞都能赏这么多,真的是财大气粗啊!

  君墨染撇了一眼陌离:“你会些什么?”

  陌离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问懵了,我是什么都不会,可是原主会啊。

  原主会不就是我会喽!

  所以陌离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道:“这些有何难的。”

  君墨染扬起嘴角,突然起身说道:“父皇,颜儿说她也想为母后助兴。”

  陌离风中凌乱的看着眼前嘴巴一张一合的君墨染。

  后面皇上说了什么陌离没有听到,不过皇上最后一句话是说要让我表演我的才艺。

  陌离嘴角抽了抽,瞪了一眼君墨染。

  陌离跟君墨染说她要一把琴,君墨染则吩咐给了慕宇。

  不一小会儿,几名丫鬟便抱着一把琴放在了台子的中央。古琴放好,软垫铺好后。

  陌离慢慢的走上了台子。

  台子很大,四周点满了蜡烛和灯笼,所以四周亮堂堂的。

  所有人的在看着陌离。

  而有点人已经在窃窃私语起来了。

  “听说安王妃从小都是在外面长大的,难道还真懂这琴律。”路人甲说。

  “这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安王妃还会弹琴。”路人乙说。

  “都说不知道是放养在哪里的乡野丫头了,你还这么听说。”路人丙说。

  说完几人掩着嘴笑了起来。

  ……

  陌离看都懒得看她们一眼,这种自以为是的天生的优越感。

  其实在别人眼里,你他丫的你是谁啊!

  人都不认识你,你还在哪里瞎逼逼。

  陌离走过去盘腿坐好。

  远处众人只见那女子盘坐在地上,一头如瀑青丝,散发着暧昧而又迷人的气息。蓝色的冰眸闪着妖异的光芒。

  她伸出手,十指在那琴弦上来回拨动,美妙的声音瞬间倾泻而出,是那么的柔婉动人,好像一汪清泉潺潺流淌,又好像林间鸟儿的呢喃,一折连着三叹。突然曲风一转,琴声变得铿锵刚毅起来,宛若浪花击石,江河入海,震动着在座所有人的心弦。

  不知过了多久,琴声缓缓停止,但那乐声好像仍旧飘扬在四周,久久不散,昆山玉碎,香兰泣露也不过如此了。

  台下的人一动不动的看着,竟是没有从琴音之中走出来。

  “好。”皇上脱口而出。

  接着举手鼓掌。

  不久台下也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君墨染看着台上的人,神情恍惚。

  高台之上飘下琴瑟之音,是那样的悠扬清澈,如青峦间嬉戏的山泉;是那样的清逸无拘;如杨柳梢头飘然而过的威风,是那样的轻柔绮丽,如百花丛中翩然的彩蝶;那样的清寒高贵,如雪舞纷纷中的那一点红梅。

  如此潇洒飘逸的性格怎么会……

  君墨染盯着台上的陌离,仿佛要看出个窟窿来不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