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恋恋如卿

010 谁比谁绿茶?

恋恋如卿 梧桐君子 1003 2018-09-28 00:05:00

  就算是家里的佣人苛待了她,第二天顾青岩半个字没责备他们,沈年奚可看透了,这男人十分偏心自己家里的这些无法无天的佣人的。

  顾青岩不在的时候,沈年奚是一个人待着的,家里的佣人不给做饭的时候,她就叫外卖,起码是不会让自己饿肚子的。

  三楼有一个阳光房,她在里面铺了一张小床,晚上闲暇的时候可以看星星。

  几天的时间而已,她几乎将整个锦园都翻新了一边,全都换上了自己喜欢的风格。

  虽然乍一看暗色搭配挺突兀的,不过多看几眼就觉得其实还挺不错的。

  程清欢的到来,沈年奚没有想到,同样的,程清欢也没有想到,那一沉不变的锦园竟然跟换了装修似的,颜色鲜亮的像是新房。

  “程小姐通告应该多到忙不过来,怎么还有空来这里?”

  程清欢的长相属于那种毫无攻击性的柔软类型,加上平常演的角色全都那种备受保护,但是命却很苦的女主角。

  所以她者身上的气质随着戏里的女主角很多。

  “我只是来拿点我的东西。”程清欢一脸憔悴的望着二楼上双手撑着栏杆俯视她的女人。

  这里终究还是成了别的女人的地方,她曾无数次幻想过成为这里的女主人。

  真是可惜,程清欢想着,自嘲般的笑了笑。

  楼下的佣人见到程清欢来了,纷纷上前献殷勤,不,不是献殷勤,是对这个旧主子好而已。

  沈年奚唇角扬起一个弧度,算不上一个微笑,眼底的薄凉之意却逐渐明显。

  程清欢上来,站在她身边凝着她,她还是那副端庄娴熟的模样,几年如一日的不曾有过任何的改变。

  “年奚,多年过去了,没想到你还是对我耿耿于怀,如果你真的那么恨我,我可以……”

  “程小姐可以做什么?”沈年奚挑了挑眉,转了一个身很随性的靠在栏杆上皮笑肉不笑的瞧着她。

  沈年奚这双眼睛像小鹿一样深邃又让人忍不住的迷恋,不得不说,她生的真的很好看。

  五官拆开来看不怎么样,但是凑在她这张脸上,那就是精致,还有她一颦一笑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那种温和。

  程清欢忽然就噎住了,傻傻的看着她,“年奚,当年的事情,我做不了主,如果我早知道他们会那么做,我是万万不会同意的。”

  沈年奚笑了笑,“程小姐,我们之间的过节随着时间的推移早就散了,上一次匆匆一见,我的表现可能吓到你了,真是抱歉,那时候我刚刚从顾先生的床上爬起来,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我自己也都吓坏了,我是真的不想拆散你们。”

  她摆出一副十分抱歉的神情,她这样可以说是绿茶到家了。

  程清欢只是张了张嘴,竟无话可说。

  她三两句话就轻易的刺疼了她的心,再说下去,程清欢觉得自己可能就会受不了的晕倒在这里。

  “不管怎么说,年奚,你活着,真好。”程清欢的善面一直是这样,连现在写了许多剧本的沈年奚看着都觉得有点动容。

  她说完便径直的进来二楼的书房,熟门熟路,也很随意,沈年奚一直考在那儿,面上的温和逐渐散去,转身上了三楼。

   程清欢今天来,一是为了让她看到她如何的憔悴,二是为了显示她在这个地方有很重要的地位。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她的东西也可以放在这里寄存或者拿走,这里是她的第二个家。

  半个小时后,沈年奚下楼,看着程清欢从卧室里出来,她一步步慢慢走了过去,有些无辜的看着她。

  “我知道他曾经很爱你,可是,现在我才是顾太太,程小姐,如果你对我有怨言,对我怎么样都可以,可是我的婚姻,希望你不要插足。”

  程清欢看着眼前如此陌生的女人,竟无言以对。

  “年奚,我知道你对当年的事情心存怨念,可是你这样,只会葬送了自己一生的幸福,青岩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吗?”

  沈年奚那双小鹿一般的眼睛此时有些可怜,湿漉漉的,叫人看着心疼,“爱一个人也是错吗?”

  程清欢那张温柔的脸有些龟裂了。

  可以说沈年奚的这绿茶婊的功夫是相当的深厚,程清欢只得收回自己的目光,淡淡的笑了一下。

  “没有错,我只是担心你。”

  沈年奚没有当年的粗鲁和暴怒,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温柔善良的模样,换做是谁,恐怕都不相信。

  程清欢不由得想这七年,她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沈年奚转身看着楼下正望着这上面的人,“这些人是程小姐请来的吗?”

  “以前为了照顾青岩我推荐过来的,他们把这里打理的很好。”

  “那我可能要抱歉了,程小姐,我是个很喜欢清净的人,家里人太多的话,我会觉得很不舒服,这些人,我打算全部开除。”

  此言一出,楼下的人全都变了脸色,程清欢也不例外,只是微不可查,难以被看出来罢了。

  “可是青岩已经习惯了这些人的照顾。”

  “可我不喜欢啊。”她淡淡的看了一眼程清欢,那种温和淡漠,跟当年的沈年音几乎如出一辙。

  她变成了沈年音了,她活成了她的样子。

  “我身体不舒服,就不送客了,程小姐请便。”说了自己要说的之后才转身重新回到三楼。

  后来她没有下过楼,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是晚上顾青岩回来的时候带着轻微的怒意,他站在三楼的卧室门口盯着她,眼色很冷。

  被盯的心里发毛的沈年奚还是忍不住的站起来走了过去,“怎么了?一回来就对我这么生气?”

  男人的手徒然掐住了她的下颌,“沈年奚,我说的话,你是当成耳边风的是不是?”

  沈年奚一脸莫名其妙,“我怎么了?”

  “清欢今天从这里出去之后就晕倒了,人现在还在医院,你对她说了什么?”顾青岩似乎是有点生气,但其实看起来又好像没有那么生气

  他会上来,似乎就是为了找茬。

  “晕倒了?”沈年奚愣了愣,一脸无辜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我什么都没有做,我只是说我喜欢清静,想辞退了家里的佣人,她至于这么反应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