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青松岭下

八十九 借粮食

青松岭下 化琴 2060 2018-11-09 06:34:36

  可是他们刚走到河边,夏树长又有了新想法,就对夏晓雨说:“晓雨呀,依我说咱们还是不要回家。现在回家,上学已经晚了,还不如上山上去逮蚂蚱。”

  夏树宏不让孩子们逮蚂蚱,说什么动物都有灵性,都知道怕死,所以他就是反对杀生。这时候夏晓雨就说:“我不逮蚂蚱,我要摘吃李子。”

  夏树宏也要到茅草地里抜些茅草。我们这里都是用茅草打绳做井绳,因为用麻绳做井绳不好用,蔴绳弄上水后,再从井里拔水的时候就会打滑,只有茅草绳子拔水不打滑。这时候也正是拔茅草的好时机。

  于是大家都向着大山走去。

  夏树宏拔了一捆茅草,没有和这三个小伙伴一块回家,他自己先回来了。刚走到村子里,却碰到了一个女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来不久的杨孝道的母亲。

  原来她家里已经断粮几天,孩子们都饿的不行了。

  为着在秋收就要到来的时候不要把孩子们饿坏,她决定借粮食。

  这时候她就想到了夏树宏。实际上她早就想到他了,只是万不得已,她不想去难为这个好人。

  杨孝道的母亲自从来到我们生产队,有好多事都让她认准夏树宏是个好人。现在看来,只好去找他借粮食。去吧,她对自己说,就只有这一条路了。

  事情可也凑巧,夏树宏背着一捆茅草从大路走来,杨孝道的母亲也从胡同里出来,只看到她摇摇晃晃的向自己这边走。等走近了,杨孝道的母亲就说:“大哥,救救命吧。”眼看就要跪下的样子。

  她这话把夏树宏吓了一跳,一时间拿不准发生了什么不幸的事情,就问她,说:“哎呀?有啥事你只管说。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杨孝道的母亲就说:“饿呀,都起不来了。我想……”

  她说到这里停下不说了,这个时候向人家借粮食实在是难以启齿。

  不等她说下去,夏树宏也猜到了七八分,就说:“有话你就说吧。”

  “我是想借点粮食。”

  看到她弱不禁风的样子,夏树宏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还安慰她说:“你在这里等着,我给你拿来。”他本想让她回家等着,自己给她送到家,可是一想到她这样的寡妇人家,还是不去的好。

  回到家里他也作难,这正是青黄不接的关键时刻,离打下秋粮来虽说不远,可是家里的粮食能挪登出来的都被表弟刚借了去。表弟家里的人口比自己家里的人口还多,所以借给他的粮食比自己家留下的还多,仅仅是算计着省克着吃能够吃到生产队里分春玉,到这时候实在是没有多余的。这可怎么办呀?他思忖再三,还是把杨孝道的母亲要借粮食的事对妻子说了。

  夏晓雨的母亲听后皱眉头,自己家里的这点粮食都是按斤两算计着能够吃到过秋,要是再借出去,自家也要断顿。但是,自己既然有口吃的,哪里能看着别人饿死?先帮衬着度过眼前再说,她拿出仅有的半袋子地瓜干。

  夏树宏问:“就这些了?”

  “就这些了。”

  “再借出去就吃不到秋啊。”

  “过一天算一天吧。”

  “车到山前必有路。”夏树宏给自己希望。

  夏晓雨的母亲倒一半地瓜干在提篮里,让夏树宏给杨孝道的母亲送去。还放上半瓢子地瓜面,嘱咐说:“让她拿家去先做一锅糊度让孩子们喝,别吃干地瓜干撑坏了。”

  夏树宏刚走到汇香台,就看到杨孝道的母亲坐在大石头上,正扒扒着两眼向自己这边望着,焦急的等着自己。

  她也看到夏树宏来了,马上想站起来。可是一时半会还站不起来。她费了好大的劲,最后终于站起来,还打了一个趔趄。

  夏树宏已经走到她面前,说:“她婶子,俺家里挤挪出这点地瓜干,俺家里给你这点地瓜面,你回去先给孩子们做锅糊度喝,千万不要干吃地瓜干。坚持几天,咱队里的春玉米很快就会收了,苦日子很快就会到头。”

  杨孝道的母亲哆嗦着嘴唇,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她艰难地挪动脚步,举起手来想接过提篮,可是没有成功,还差一点跌倒。

  夏树宏看她这个样子,知道是饿坏了,就让她伸手抓一把地瓜面,说:“用舌头舔一点。”

  她听话的伸出舌头舔了一口。夏树宏让她再舔一口,这次她把嘴巴贴在拿着地瓜面的手掌上,就不肯离开了。一口一口,直到把手中的地瓜面舔的干干净净还不抬起头来,又用舌头在指缝中舔着。就这样舔啊舔啊,恨不能把手上的皮肤都给舔下来。

  夏树宏看着,心里酸酸的,这个女人,要不是心里惦记着孩子,早已经饿得散了架爬不起来了。

  这时候她好像有了精神,一下子提起盛着地瓜干的提篮,就像害怕被别人抢去一样,还用另一只手盖住,那种急切的样子真是无法言表。可惜她还是力不从心,刚抬脚又一晃身子,夏树宏赶紧扶住她。

  夏树宏本来不愿意到她家里去,可是看到她这个样子,只得在心里说:“救人就救到底吧。”他又重新挎起提篮,还挽扶着她,一直送她到家。又到她的邻居家,叫那家的女人过来,帮着她做糊度,自己这才抽身回家。他一路上走着,心里总是不能平静,也忘记了和大家说那“呕呕”叫的不是马虎了。

  夏树宏刚走不多远,就看到夏晓雨他们从村外走来。夏树长和夏树高一人手里提溜着一大串蚂蚱。他想,老杨家的孩子怎么不到山上去逮些蚂蚱,这玩意也打饥困呀。他还以为他们家也是和自己一样,不忍心杀生,心里也真是可怜这些蚂蚱,可是到啥时候也是人的生命重要。至于因为信神信什么的不杀生,都是吃饱了撑的,和尚还知道化缘呢。

  他想到这里就苦涩得笑了。

  其实杨孝道家根本不知道到上山逮蚂蚱这回事。初来乍到的,地理不熟,风土人情都要改变。都说是“树挪死人挪活”,这个挪也不是那么容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