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鱼无恙

第十章 此“妤”非彼“鱼”

流鱼无恙 Hera轻轻 945 2018-09-30 08:10:46

  阮妤下了楼。

  刚才进门的时候,她被沈冰摄人的目光一盯,整个人拘束地不敢张望,她只知道房子很大,却没注意厨房在哪儿。

  她在客厅里徘徊了一阵,脚步始终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的帆布鞋踩脏了地砖上的繁复花纹。

  终于找到水壶了。

  水壶不在厨房,在客厅的吧台上。

  阮妤走过去,最先注意到的是吧台上贴着墙壁整齐摆放的那一排茶叶罐。碧螺春、铁观音、西湖龙井……茶叶罐上贴着手写的标签,字体娟丽,笔笔秀美。

  这应该是沈冰写的吧,没想到,她的字温和的一点都不像她的人。

  水壶边上有个木质托盘,托盘上放着两个杯子,阮妤仔细看了看,没看出这两个杯子有什么差别,于是随手拿了一个,倒满了水。

  她捧着水杯往回走,刚拐进楼道,忽听“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迎面而来。她仰起头,看了一眼正下楼来的人,愣住了。

  是滕翊。

  滕翊穿着白T,下身是一条黑色的棉麻长裤,整个人懒散的像是还未睡醒,唯有那头脏辫仍保持着原型。

  他眯着眼,与阮妤草草打了个照面,继而回头,朝着二楼大喝了声。

  “滕颢!谁让你把女同学带回家的?”

  二楼被称为“滕颢”的男生跑出来,倚着栏杆看了看楼道里狭路相逢的这一幕,又看了一眼阮妤。

  “拜托,这不是我的女同学,是你的女同学好吧!”

  滕翊不明就里。

  滕颢又补了一句:“是你们仰山大学的,老妈请来的新家教。”

  阮妤努力消化了一下这巨大的信息量。

  滕翊,滕颢,一个屋檐下,同一个老妈,难道是两兄弟?

  这也太巧了吧。

  阮妤默默地立在原地,神思复杂。

  滕翊转回头来,又瞧了她一眼,忽然,他眉角一舒,将她认出来。

  “红鲤鱼?”他吐出三个字。

  滕颢听得有些莫名其妙,但阮妤知道他在说什么。

  她点了点头。

  “你好,我叫阮妤。”

  “哈,还真是鱼啊。”他笑了,这一笑,黑亮的眸子像是藏了星。

  阮妤没解释此“妤”非彼“鱼”,滕翊也没有自我介绍,好像,理所应当地认为仰山大学的所有学生都认识他。

  滕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折回了屋里,整个楼道,就剩他们两个人面对面站着。

  空气里飘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尴尬。

  阮妤正欲迈步,却见滕翊先走向了自己。他走到她的面前,很自然地伸手接过了她手里的水杯。

  “谢了。”

  他仰头喝水,转身重新上楼。

  上楼的脚步似乎比下楼轻快了些,黑色的人字拖“吧嗒吧嗒”地撞击着黑色的大理石台阶。

  阮妤看着他高大的背影离自己越来越远,忍不住开口:“这不是给你倒的水。”

  滕翊听到她的话,回头,对上她的目光。

  “哦,可这是我的杯子。”

  “..........................”

Hera轻轻

宝宝们记得【加入书架】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