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鱼无恙

第二十一章 我陪你

流鱼无恙 Hera轻轻 998 2018-10-11 01:00:00

  阮妤服下了滕翊带来的感冒药,便昏昏欲睡。简湘湘几次三番想过来打听滕翊的八卦,都被她以一句“不熟”给打发了。

  简湘湘哪里肯信。

  “你都去过他家里了还不熟?”

  “你去过北京天安门你和毛爷爷就熟了吗?”

  “有道理。”陈曼白插话。

  简湘湘无言以对。

  阮妤趁势蒙上被子,不再出声。熄灯之后,简湘湘她们又聊了一会儿天,她先睡过去了,完全没有参与。

  感冒药像是有奇效,这一觉醒来,之前那些不适感都减轻了。头不晕了,鼻子也通顺了不少,就是嗓子还哑着。

  她洗漱完之后,摸了摸床头的外套,已经干了。

  简湘湘贴着面膜,眼珠斜过来:“这外套不会也是滕翊的吧?”

  阮妤“嗯”了声,找了个纸袋,把外套装进袋子里。

  “阮阮啊,我总觉得,你和滕翊之间有猫腻。”

  “你别瞎猜。”

  阮妤说罢,提起袋子出了门。

  早上没有课,她就在图书馆里待着,下午的课结束之后,她直接去了滕家。她已经做好了各种思想准备,可是走到滕家的大门口时,忽然又生了一丝退意。

  她破碎的自尊,她重回这里的尴尬,一下子全都鲜明起来。

  正当她站在门口犹豫不决时,门“吧嗒”一声开了。

  阮妤一愣,滕翊站在门后,也是一愣。

  他整个人精精神神的,鞋子也换好了,似乎是要出去。

  “来了。”

  “嗯。”阮妤把手里的袋子递给他,“还你衣服,没洗,怕洗坏了。”

  滕翊接过袋子,侧身示意她进屋。

  这不是她第一次进屋,可却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拘谨。

  “滕颢在楼上。”

  阮妤看了看他,他的意思是让她直接上去吗?她与滕颢,两人那样闹了一场,眼下见面,如果没有旁人起个头,该怎么打破沉默?

  滕翊随手把袋子放在沙发里,一回头,看到她还站在原地,顿时猜到了她在想什么。

  “要我陪你上去?”

  “你急着出门吗?”

  “上去吧。”他朝二楼昂了下下巴,“我陪你。”

  他两个“陪”字,说的自然而然,阮妤听着,却不由面红耳赤。她转了身,走在前头,滕翊跟在她后面,长长的楼道里,两人一前一后,一上一下。她觉得自己像是要奔赴战场,而他,是在为她殿后。

  有他跟着,她底气足了不少。

  “感冒好点了?”他忽然发问。

  阮妤要回答他,背着身不礼貌,于是扭头去看他。

  “嗯,好多了,谢……”

  这“谢”字才出口,她就踏了个空,眼看人要往下滑,滕翊赶紧出手去扶她,她唯恐跌倒,慌乱之中,抓向了滕翊伸过来的手。

  “当心。”他撑住了她的重心。

  阮妤站稳了,才发现,他们两人的手交握在一起,掌心贴着掌心,彼此都很用力。

  她有些晃神了,好一会儿才想到要松手,等一松手,眼风扫到了他手腕上那个黑色的皮筋,又是一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