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鱼无恙

第二十七章 早恋

流鱼无恙 Hera轻轻 967 2018-10-17 08:00:00

  阮妤下了车,跟着滕翊走进华府小区。

  两人一前一后,并不交谈。行到别墅门口的时候,阮妤又听到了那熟悉的钢琴曲。不知从那个方向飘过来,时而很近时而很远。

  她正四下张望,走在前头的滕翊忽然停了下来。

  阮妤来不及刹车,“砰”的一声撞上他的后背。她的鼻尖,蹭到了他的外套,衣物上淡淡的皂角香霸占了她的呼吸。

  她赶紧退开。

  滕翊回过头来,见她正抬手揉着自己的额角。

  “撞疼了?”他问。

  阮妤摇头,心里却不住地嘀咕,这人身上怎么这么硬。

  他的目光从她身上转开,落向门口那盆茉莉:“开花了。”

  低低的一句,被钢琴曲盖掉了情绪。

  滕翊说完,人就进了屋。

  阮妤还站在原地,她看着茉莉枝头抽出的翠绿新叶和那朵羸弱的小白花,从包里掏出水瓶,蹲下去浇水。

  这半个月来,她每天来这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这棵枯枝浇水,看着它一点一点寻回生命的痕迹,她很有成就感,当然,她更开心的,是今日绽放的第一朵小白花被滕翊看到。

  她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抚了一下那朵小花。

  加油。

  她在心里对它说。

  阮妤进门的时候,滕翊已经不在客厅里了。

  她关了门,上楼去。

  滕颢的房门虚掩着,阮妤抬手一敲就开了。

  她走进屋里,看到滕颢正坐在床上捣鼓着一个礼品袋,见阮妤进来,他赶忙把袋子藏进被褥里。

  “你看什么看?”滕颢没好气地道。

  “你藏什么藏?”阮妤走到书桌前,拉开椅子坐下,“我都看到了,一定是送给女孩子的礼物。”

  “关你什么事?”

  滕颢红着脸从床上下来,不放心似的又掖了掖被子。

  阮妤头一次见滕颢这样,忍不住继续逗他:“你该不会是在早恋吧?”

  “别胡说。”他恼羞成怒,“你再胡说,我就让我妈开了你。”

  “以什么理由开了我?发现你早恋吗?”

  “闭嘴!”滕颢提高了声调,气势汹汹地逼近她,“送个礼物就是早恋了吗?你这人,一看就没有谈过恋爱。”

  阮妤偷鸡不成蚀把米,深藏的底牌被掀,一时没了声响。

  滕颢见她不说话,知道自己猜得八九不离十了,他顿生了一种逆风翻盘的胜利感,神色也从慌乱转成了得意。

  “哈哈,原来你真的没有谈过恋爱啊?怎么?都读大学了,就连个喜欢的人都没有么?”

  阮妤神思晃了一下。

  她还没回答,忽听滕颢喊了声“哥”。

  阮妤抬眸,看到滕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门口,他换过衣服了,黑色的T恤黑色的长裤,还有脚上的拖鞋,也是黑色的。

  这么一看,他好像精瘦了不少。

  阮妤和滕翊的目光撞上,她连忙挪开,莫名带了几分心虚。

  不知道滕翊有没有听到他们刚才的对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