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鱼无恙

第二十九章 父亲

流鱼无恙 Hera轻轻 1047 2018-10-19 09:12:03

  阮妤一整晚都在回味那碗泡面的味道。

  那味道,像是蛊了她的心神,让她不停地想起父亲尚在的时光,想起当初那些幸福的回忆。

  阮妤小的时候,曾觉得泡面就是人间最棒的美食。但平时很少有机会吃到,每次只有当她感冒生病时,父亲才会给她煮一碗泡面,哄她吃下。

  吃了泡面,病就会好,病好之后犯馋,就再装病。

  可是她的小把戏,从来不会逃过父亲的眼睛……

  父亲去世之后,她再也没有吃过泡面,因为她知道,无论泡面的味道有没有改变,当初的幸福感永远不会再来。

  可今天,她竟在滕翊那里,寻到了一丝久违的幸福感。

  那晚,阮妤做了一个很甜的梦,梦里有父亲,也有滕翊。

  她清楚地觉察到自己对滕翊的感觉变了。

  最初,她对他只是遥遥欣赏,中间也有过试图划清界限的阶段,而现在,却不断地想要去靠近。

  滕翊是个很温暖的人。

  这种温暖危险,但无比诱人。

  她无法控制某种情感在自己的心底生长,于是,她便放任它肆意又悄悄地生长。

  暗恋就像是雪原上的花,似幻似真,无论开得多美多艳丽,都只能孤芳自赏。

  因为滕翊,去滕家做家教变成了阮妤一天之中最期待的事情。只可惜,滕翊依然神龙见首不见尾,多数时候都不在家里。两人再见,已经是距他们一起吃过泡面之后的第五天。

  那天,阮妤一进门,就看到滕翊正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觉,他的长腿搭在脚凳上,耳朵里塞着耳塞,脸上盖着一本杂志,好像睡得很沉,并没有听到她的脚步声。

  阮妤在客厅里站了一会儿,想等他醒了可以打个招呼,可等了很久,也没见他有醒的迹象,她只好先上了楼。

  楼上,滕颢也在睡觉,他穿着短T,趴在一堆卷子上,抱臂蜷着,眉头紧皱,好像很冷的样子。

  阮妤把滕颢摇醒了。

  滕颢睁开惺忪的睡眼,看了看她,拿起挂在椅背上的校服,往胳膊下一垫,又闭上了眼睛。

  “昨晚没睡好吗?”阮妤问。

  “别提了,昨晚隔壁那个疯子,弹了一宿的钢琴,好好弹也就算了,偏偏弹得乱七八糟的,完全就是噪音,就跟闹鬼似的,我差点就崩溃了。”

  原来是这样。

  难怪,滕翊也没睡好。

  “你们没投诉吗?”阮妤问。

  “投诉了,可投诉不顶用,还是一直响。”滕颢直起身,打了个喷嚏,“哎哟冻死了,这天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冷了。”

  他揉了揉鼻子,穿起了校服。

  阮妤想起楼下的滕翊,他也就穿了件短T睡在那里,万一着凉就遭了。

  她想下去给他盖个毯子,可又没有下去的理由。

  “你渴吗?”阮妤看着滕颢。

  “干嘛?”

  “我去给你倒杯水吧,你嘴唇都干裂了。”

  滕颢舔了下唇:“我怎么没觉得?”

  “要不要,就一个机会。”

  “你上次不还义正言辞地说下不为例吗?”

  “不要就算了。”阮妤抽出一本题册,作势要递给滕颢。

  滕颢赶紧点头。

  “要,不要白不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