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鱼无恙

第四十章 云南白药

流鱼无恙 Hera轻轻 987 2018-10-30 08:00:00

  屋里的滕翊,正一把掀落了他的上衣。

  那麦色的皮肤和线条分明的背部肌肉,显得他整个人很有力量感。也是,他是个练Breaking的舞者,如果上肢没有力量,怎么撑起那些飞来飞去炫酷至极的动作。

  阮妤原本是想打个招呼的,但眼见他忽然脱了衣服,顿时不好意思进去了。她想着,再偷偷看一眼就走。

  “不进来?”滕翊忽然转过身来,“怎么?喜欢偷偷看?”

  阮妤当场被捉包,窘得无地自容。

  他是怎么知道她在看他的?

  滕翊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他扬手,指了指镜子。

  阮妤恍然,对哦,镜子,练习室里都是镜子。

  “我手机落下了,我是回来拿手机的。”阮妤站在门口,并没有要进去的意思,“不打扰你,我先走了。”

  她说着,转身拔腿就跑。

  “等下!”滕翊开口。

  阮妤的脚步定在原地,讪讪回头去看他。

  “还有什么事吗?”

  “帮个忙。”

  “嗯?”

  “进来。”

  阮妤虽然有些犹豫,但滕翊说他需要帮忙,那么她也不好意思装作没听见直接走人。万一他是真的需要她帮忙呢。

  她推门进去,却低着头不敢看他。她的帆布鞋踩在木质地板上,发出轻微的声响,这声响让她更紧张了。

  “为什么低头?”滕翊勾了下唇,“刚才不是看得挺起劲的?”

  阮妤:“……”

  这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明明温柔的时候就是个十足的绅士,可坏起来,又像街头的痞子。

  “帮什么忙?”阮妤红着脸问。

  滕翊看她的脸红得像是将晚霞揉进了肤色里,知道不好继续逗下去了。他转身,去一旁的储物柜里拿了一瓶云南白药气雾剂递给她。

  阮妤看清楚他递过来的东西,心头一紧,也顾不上害羞了,直接抬起头来,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细地在他身上搜寻着他受伤的地方。

  “敢看我了?”他笑。

  “你受伤了吗?”

  “没有,只是背部的肌肉有些酸痛。”他侧了侧身,将后背亮给她。

  阮妤扬手,下意识地想去摸他的后背,快触到时,又觉得不妥,于是手停在半空里,虚虚地比划了一下。

  “哪儿啊?”

  “这。”他反手,指了指右侧肩胛骨的下方。

  阮妤将喷雾的喷头对准他指的位置,轻轻一喷。

  空气里顿时都是云南白药的味道。

  “还有吗?”

  他又往下指了指。

  阮妤顺着他的指尖,看到那个位置有一块椭圆的淤青,淤青还很新,应该是刚撞到的。

  她有些心疼,明知这气雾上身不疼,却仍是小心翼翼。

  “还有吗?”她继续问。

  滕翊转过身来,指了指他的左侧肋骨那里。

  阮妤俯身去给他喷,喷完忽然意识到,前面他自己能喷到啊,为什么要她帮忙?

  她昂头看他,撞见他满脸是笑。

  呵,又逗她。

  阮妤没好气的把云南白药气雾剂塞回他的手里。

  “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