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鱼无恙

第五十五章 私生子

流鱼无恙 Hera轻轻 1012 2018-11-14 08:00:00

  老板娘上菜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阮妤原本没什么胃口,可闻到香气的刹那,又觉得自己很饿。

  桌上的菜都是家常菜,摆盘很简单,但色香味俱全,难得的是,每个菜和菜单的照片都没什么出入,甚至分量更足。

  滕翊将一份骨头汤推到阮妤的面前。

  “尝尝。”

  阮妤点头,拿起勺子舀了一勺。

  汤汁很浓醇,很鲜,不是加了味精的那种人工鲜,而是很天然的鲜,一口入肚,整个人都暖了起来。

  “是筒子骨,我和老伴清早去市场上挑的最新鲜的,熬了一上午。”老板娘在旁补充。

  “好喝。”

  “好喝就多喝点。菜已经齐了,你们慢吃。”

  老板娘说着,撤回到后厨里。

  大厅里再次安静下来,但刚才那个话题已经彻底断了。

  阮妤闷声吃菜,滕翊却没怎么动。

  “你怎么不吃?”

  “你吃。”他抿了口茶,“刚才没听到?主要是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滕颢不可能进步那么多。”

  “你刚才也听到了吧,是我该谢谢你们。如果没有这份工作,我就没有办法凑够学费。”阮妤的筷子拨弄着汤碗里的那根骨头,弯卷的刘海遮住了眼睛,也遮住了情绪。

  “打住,别谢来谢去了。”滕翊拨了一下她眼前的那盘菜,“赶紧吃。”

  阮妤扬了下嘴角,低头继续喝汤,小口小口的,心事仍很重的样子。

  半晌,她忽然开口:“真羡慕你和你妈的关系。是亲人,也像朋友,真好。”

  滕翊没接话。

  她似乎也并不需要他接话。

  “我很恨我妈。我爸去世之后,她就丢下了我……她的离开,把我彻底变成了别人口中没爸没妈的野孩子。”

  她眼眶里眼泪打着转。

  滕翊看得出来,说出这些话和忍下眼里打转的泪水,已经费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我也恨过我妈。”他说。

  阮妤猝不及防,注意力转移的瞬间,泪水就从她脸颊上滚落,她连忙伸手抹干净,好像哭是一件她极不擅长又很让她觉得丢脸的事情。

  “为什么?”

  他们母子,明明是那么和谐的关系。

  “因为我父亲。”滕翊转动着手边的茶壶,漫不经心的,“我和滕颢,一直不知道我们的父亲是谁,只知道他姓滕。”

  阮妤一怔。

  她之前一直没有听滕翊和滕颢两兄弟说起过他们的父亲,她以为,从不出现在话题里的人物,不是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就是已经离开了他们的生活,却不曾想到,原来那个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名字。

  “比起没有父亲,私生子的烙印更可怕。”滕翊眺望着窗外远去的乌篷船,思绪也有些远了。

  曾经有一段时间,身边所有人都在谈论他和弟弟的身世,谈论母亲沈冰那段不光彩的过去。虽然现在很少有人提起,但其实商界的那些大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沈冰的故事。

  是的,沈冰曾在年少无知的时候爱上了一个男人,然后做了那个男人六年不见光的情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