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鱼无恙

第五十六章 原生家庭

流鱼无恙 Hera轻轻 962 2018-11-15 08:00:00

  阮妤捏紧了手里的筷子。

  眼前的人,从初见便是光彩夺目的,她还以为,他是含着金汤匙出生,衣食无忧,所向披靡,活得很轻松的那种人,却没想到,他的过往也是伤痕累累。

  “我很恨她,恨她不愿告诉我们父亲的真实身份,也恨她让我们被别人嘲讽私生子却无力还击。”

  可后来,等他稍微长大一些,稍微懂事一些,他看母亲低进尘埃也得不到任何回应的样子,忽然觉得母亲很可怜。这个女人,遇人不淑,因此错付了青春,错付了她最美好的那段年华,她已经得到了惩罚,不该再遭受无谓的恨意。

  再后来,母亲终于决定和那个冷血无情的男人决裂,他看原本懦弱的母亲擦干眼泪,剪去长发,为了让他们兄弟两过上更好的日子拼了命去闯去奋斗的样子,他便彻底原谅了她。

  他们三个人相依为命,努力斩断过去,但依然会有人拿他们的过去大做文章,嘲笑他是私生子。他愤怒过,但最终释然。

  错误的伊始是他的母亲,但之后不断好事犯错的却是别人,他不该因为别人的错误而将自己的人生永远封存在暗不见光的黑匣子里。

  “无论生在如何破败或者不堪的家庭,都不是我们的选择,这不该成为我们人生中被人诟病的部分,因为这不是我们造成的。”

  同样,谁也没有资格因为一个人破败或者不堪的家庭而去否定他的一切。

  原生家庭只是每个人的起点,之后走羊肠小道还是阳光大道,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选择。不管一个人的起点有多高,当那个人先出口伤人时,他就已经输了。

  阮妤又流下了眼泪。

  这次,她没有再去遮掩。

  她知道,在他面前,她可以哭泣可以示弱,他不会嘲笑她,因为,他们是一样的人。

  “好了。”过了会儿,滕翊将桌上的纸巾推到她的面前,“擦擦吧,别让人觉得我在欺负你。”

  “这里又没别人。”她哽咽着。

  “哦。”滕翊挑眉,“我成自己人了?”

  阮妤脸一烫,连忙伸手抽了两张纸巾,按在眼窝上,逃避他的目光。

  穿堂风悄悄吹过,窗户的“吱嘎”声温柔作响。

  良久,阮妤松开了手。

  纸巾的碎屑,黏在她湿润的睫毛上。

  “眼睛。”滕翊提醒她。

  “嗯?”

  她摸了摸,没摸到。

  滕翊直接伸手替她去摘,阮妤下意识地眨眼,她的睫毛刷过他的手指,留下一道若有似无的水痕。

  碎屑掉落。

  他收手,借着茶杯的遮掩,不动声色地搓了一下手指。手上的触感,却怎么也搓不掉了,以前倒没发现,她睫毛这么长。

  阮妤被他的指腹触了一下,脸更烫了。一颗心在胸腔里辗转乱跳,比跑完三千米更让人觉得恍惚。

  “吃菜吧,要凉了。”滕翊说。

  “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