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鱼无恙

第六十六章 舞者的根

流鱼无恙 Hera轻轻 973 2018-11-25 08:00:00

  舞台再一次炸了。

  阮妤被大花的风车旋转唬得连眼睛都舍不得眨。

  灯光下,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真像一朵大花似的,热烈地盛放了。

  街舞是有魂的。

  无论多不起眼的人,一旦拥有这样自由又专注的灵魂,都会变得耀眼。

  阮妤忍不住大力地鼓起掌来,“啪啪啪”的掌声惹得身旁的滕翊转过头来看她。

  他一脸似笑非笑的神情。

  阮妤看看他,又看看周围,这才发现,好像并没有人鼓掌,大家都用欢呼和一个挥手指的动作表达着被惊艳的兴奋。

  只有她是异类。

  阮妤咬着唇,鼓掌的力道弱下去,最后双手交握,讪讪地放下。

  “这样。”

  滕翊忽然握住了她的手腕,往上扬起,来回晃了晃。隔着单薄的开衫,她清晰地感受到了他掌心的温度。而他大拇指的指腹,按住了她生命线的线尾,肌肤贴着肌肤。

  阮妤赶紧挣开了滕翊的手。

  她的脸一定又红了,但幸好,这里的灯光会为她掩护。

  “在街舞battle中,很多手势都有特别的意思,像这样……”他甩甩手,“就表示跳得很精彩,帅炸了的意思。”

  “这样吗?”阮妤学着他的样子,扬起胳膊,微曲着小拇指和无名指甩甩手指。

  “对。”

  阮妤想了想,把手伸到他面前,又做了一遍这个动作。

  “嗯?”

  “刚才没来得及对你做,现在补上。”她一脸真诚。

  滕翊看着她。

  灯光在两人头顶来回,她耳垂上那枚耳钉,时而亮起,时而暗下,像小鱼一样在他眼前游动。

  她的手还在眼前。

  滕翊忽然生了想要把那白嫩小手握住的冲动。

  “哥。”滕颢叫了声。

  滕翊回神。

  “怎么?”

  “毕成杰好像没有想象的那么厉害啊。”

  滕翊不出声,目光转向舞台。

  大花的表演已经结束了,现在是毕成杰的跳舞时间。毕成杰是前两年的冠军,照理来说,他的舞技一定很出众,但今天,他的表现,相较前两年并没有特别出挑的地方。

  很明显,这一年,他疏于练习了。

  也是,比起五光十色的娱乐圈和追名逐利的快感,练舞多枯燥多无聊啊。但作为一个街舞人,万万不能忘掉的,是自己舞者的根。

  阮妤没看出那么多门路,她只听到毕成杰的粉丝撕扯着喉咙为他应援的声音。

  忽然,大花对着毕成杰做了一个睡着了的动作。

  阮妤不太懂这个动作的意思,她正想询问,就听身边的滕翊主动为她解释。

  “他在挑衅他。”

  大花这个动作的意思,是无声地提问,问毕成杰能不能跳好一点。

  街舞battle中,这类挑衅很常见,毕成杰并未受影响,依然保持着自己的节奏,但他的粉丝显然很不满。

  “你觉得谁会赢啊?”阮妤问。

  “难说。”滕翊的回答很保守。

  最后,是毕成杰赢了。

  瘦死的骆驼,也终归比马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