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时光,云锦岁月

第十三章 湮灭狼青阁

时光,云锦岁月 凌潇瑤 3075 2018-10-12 21:54:03

  封锦策随后又命人去西南角候着以防对方逃跑,因哪里是逃跑的好路线,而后让人在十米处进行可以站五人大小的空隙间隔的方法包围,如此才让左侧上面的人下去。

  果然,这次平安无事,进入的人打开了大门,封锦策一摆手,众人冲进去后,封锦策不让众人轻举妄动。

  他眼神谨慎的看着院中的布置,发现只是用了简单的陷阱坑以外没有太大的布置,才让大家继续前进。

  这个时候,封锦策暗自思量,这是一个三进院落,在现在的这个时代很少见,如今第一进院落只是简单的陷阱没有其他的那就代表二进院落里是用了人埋伏。

  这个时候众人过了客厅,封锦策停住不动,众人见此也就不动,封锦策此刻打量着二进院落的摆设。

  若是一般人观看,只以为这家人很有性质,花草树木应有尽有,可在封锦策这内行人的眼里他就知道,对方的人都在这茂密的树丛,草丛里暗伏。

  封锦策冷笑一声,他心说,这埋伏的手段,不过如此,宽阔的院落,高矮穿插,看着美观,可这里的门道却多的很。

  高的树木上,可以藏着狙击手,或者是突袭者,至于矮的,那就不用说了,肯定是藏人了。

  而如此做法,可以做到相互照应,让人攻不进来,可攻可守,进退自如。

  只是这一切,在封锦策眼里,不堪一击,他让章杰带领二十人贴着左面墙根过去,而后在让方云带领二十人贴着右面的墙根过去。

  如此简单的包围圈形成了,他一摆手大家一拥而上。

  随后,就听见一阵激烈的厮杀声,封锦策不再管这里,他直奔正堂。

  他一抬脚就踹开堂门,奔向屋里,眼神四下一扫发觉无人后就沉思着人的去处。

  按照正常的思绪,这些人应该在此处,可如今未再,那就是在后院处。

  他又直奔后院,果然,刚刚到了就发现他自己手下的人已经在后院中开始了混战。

  他扫了一眼,发现了狼青阁的副阁主正在指挥着手下的人反击,他见此没有二话奔着副阁主直接飞起就是一脚。

  这副阁主看到有人打向自己,他就是慌乱不以,他不会武艺,因此他只能闭眼等着挨打,这个时候他的一个保镖一下就推开他,抬起双臂接了封锦策的这一击。

  此刻的封锦策不比平时,若是平时他定会去看看此人的身手如何,只是今日他是一肚子的火哪里会像平时那么斯斯文文的。

  因此他见对方接了自己的一下后立刻来了一招军体拳的起手式,这位能当保镖自然也差不了,所以他赶紧侧身躲开。

  而封锦策却没让他如意,他把左手勾起一下就打中了这人的喉头。

  这人闷哼一声就倒地不起,封锦策见此就在次奔向了这位文弱的副堂主。

  这副堂主转身就跑,可封锦策又怎会让他跑了呢,他一想到如今在急救室的萧云落他的心就疼,因此他再一次飞起一脚,这一次就听嗷唠一嗓子的痛呼。

  倒地后,他就赶忙转身跪下,口里连连不断的喊着:“大哥,饶了我吧。”

  封锦策见他如此就是一声嗤笑,叫人绑了以后就看了看如今的形式,发现基本来说都抓到了以后就打了一个电话,对方刚刚一接听,他就说到:“人抓了,依旧没有他,当时狼青阁已经除名。”

  说完留下一批人看着人,等待着移交,随后又赶往了下一个狼青阁的据点,这里虽然是总部可是其他的堂主依旧还是在分处的。

  因此就见他暗敛怒火,释放着冷气,所有人看到他都是暗自哆嗦。

  他的气场太可怕,平时不笑时都可怕,更何论如今他是满身杀伐气。

  他从新上车,带着众人连着清洗了狼青阁,这一夜,凡是到了狼青阁的据点,无论是堂主还是副堂主,都让封锦策一人给撩倒了。

  如此,在翌日的清晨,朝阳洒落在大地的时候,这在短短三月无声崛起的狼青阁被彻底湮灭,具当天的新闻早报,报道称,除了堂主太过于神秘因此逃离外,其他的十八堂以及手下尽三百人,全部被抓。

  这其中还包括了一百四十个世界都在通缉的恐怖分子,地下兵工厂三处被缴,一处制毒厂被缴,其中还涉及了一些F市的达官贵人。

  其他的欲孽也会在剩下的三日里被剿灭,而这件事的主人公封锦策此刻正在封家与他父亲封书问在书房里谈这次的事情。

  他父亲没有责备他鲁莽,反而是责备他没有保护好萧云落,原来萧云落的出现,封锦策都已经知会了家里,此事无论是封锦策的母亲谢玉楼还是父亲封书问都没有意见,要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三十三了,除了两年前谈过一个女朋友以后就在也没有过意思。

  特别是萧云落这个人他们也是有印象的,毕竟萧家丫头会有几人不知呢。

  而封锦策的妹妹封渺渺更是兴奋不以,她想去看看自己未来的准嫂子,可是她哥哥不同意,她只能暗自思量。

  如今听说嫂子住院了,她就暗自决定要去医院看看未来的准嫂子。

  而封锦策不知自己妹妹的心思,他此刻被父亲训了话后又问了狼青阁这件事的后续。

  封锦策也不敢太隐瞒,便如实说到:“这主角逃了,肯定不会甘心,这次他是暗自准备了三四年才建起的狼青阁,因此,才会让萧家与其他三家毫无防备,如今他元气大伤,即便狼青阁改名换姓再次复出也不会有太大的伤害。

  反倒是他身后的那个组织,碎玲珑,让人防不胜防,比这个狼青阁可要难缠多了,狼青阁身后若不是依仗着他们,他也不会如此厉害。

  这次队里的本意是让我顺着狼青阁拿下这个碎玲珑,可是爸,你也知道,他们派人杀我不成反倒是伤了云儿,我不除了狼青阁,这口气我实在出不来。”

  封书问听着封锦策的话很赞同的说到:“策儿,你做的对,不管你是封家大少爷还是龙吟特种部队的队长亦或是这云锦集团的总裁,你都要记住,你要是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你就不配做男人。

  你连男人都不配做,这些头衔,你又何德何能驾驭?”

  说到这里,封书问顿了顿继续说到:“你这次的做法我还是满意的,你这次若是真的为了所谓的大局而不顾这姑娘为你受伤这件事,你就不陪做我封书问的儿子。”

  这句话出口,可以说比封锦策还要狂捐,别看封书问这名字很儒雅,可是为人处事却是霸道以及的。

  封锦策自小受到的都是这种狂捐的教育,因此他的骨子里是有这狂捐霸气的,只是毕竟是书香门第,所以他才有了这种矛盾的气场,儒雅,狂捐,凌厉,温和。冲突又不冲突的显露着?

  如今封锦策听封书问这句话只是点点头,没有接话。

  他此刻心里是担忧萧云落的,可是他还是准备与父亲探讨探讨后面的发展动向,他知道一句话,人老奸,马老滑。

  父亲这个年纪了,所经历的事情太多了,自己许多的时候还是要虚心向父亲学习的。

  如此他就开口问道:“那爸,你觉得对手下一步会如何行动?”

  封书问听到问话就靠着紫香檀的椅背沉思着,良久他说了一句:“你打草惊蛇不可谓不是一件好事,虽然后面会更加凶险,可是对方的路数也被打乱了,如此,对方会疯狂的报复。”

  封锦策听父亲说这些也点头不以,他觉得这与自己想的差不多,因此他就继续听着。

  封书问沉吟片刻继续说到:“碎玲珑,你们掌握的消息是他应该是最大的头目,可是我觉得不应该,你这次清洗狼青阁时应该感觉到了,狼青阁虽然是崛起的迅速,按照当时的消息是,他们在大肆招揽人,可是最后呢?

  才不过三百余人,这不符合道上的消息,他的背后是碎玲珑是必然的,可是这碎玲珑身后应该还有人,而且这个人才应该是真正的头目,下面像狼青阁这种级别的,应该还有很多。

  不止如此,狼青阁这种组织人数应该是被控制了,而他们所吸收的人,应该是都给了碎玲珑,我要是所猜不错,这些人,碎玲珑也没留。”

  封锦策听着,他能感觉到,父亲的话只是大概,具体的需要他自己想,他沉默的思考着,蓦然他抬头说了一句:“爸,你的意思是,如果碎玲珑要是真正的幕后黑手,那就会狼青阁足够的资金让他们扩张,而不是这种只有区区三百人做为探路石。

  而且,这个真正的幕后黑手所求的另一个目的就是,如果类似于狼青阁这种组织出事了,也不会牵扯到他的根基。”

  封书问听到封锦策的话就满意的点点头,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

  封锦策说了这些以后,看到父亲认可后继续说到:“若是如此,那这次的打草惊蛇还真是对了,否则这幕后黑手就给逃了。”

  封书问这次没有让封锦策继续说下去,而是接口到:“其实这只是其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