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爱到爱不起

第二十三章 原来这就是过生日4(回忆)

爱到爱不起 范七爷 2035 2018-11-10 01:48:25

  飞落霞只是一个保镖,但楚孤雾要给她过生日,接到请柬的宾客自然不会不给面子,都带着礼物纷纷前来祝贺,如果飞落霞一直这么得宠,日后他们有什么话也好求她帮忙传达到楚孤雾跟前,这么好的买卖可是打着灯笼也找不着的。

  “楚少爷。”

  来者是东慕容家的代表,见到楚孤雾的时候也表现得非常尊重,并不会因为楚孤雾年纪小而轻看他。

  楚孤雾弑父夺权的消息传遍大江南北,没有谁不知道,自然,其中真假也是会有人去分析猜测,但那些都已经不重要。换言之,就算楚孤雾弑父了又能怎么样,现在没有人在意楚灵鹤是怎么死的,楚家那一晚到底经历了什么,因为现在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是楚孤雾,想要安然于世,就闭上嘴,做好自己分内之事。

  这么小的年纪就有如此魄力和胆识,怎么都会人忌惮,所以这次来的宾客中,一半是趁此机会给楚家卖好,一半也是想来会会楚孤雾这个新任家主到底有多少分量。

  楚孤雾坐在上首,漂亮的脸蛋总是显得很无害,但如果真把他当成一个十岁小孩来看待,那就真是离死不远了。

  早有人接过慕容家的礼物呈给楚孤雾看,古玩器皿,珍贵药材,倒也没什么新奇,不过胜在稀缺,不可多得。

  楚孤雾点点头,淡笑,“费心了。”

  来的代表人楚孤雾也不陌生,去年楚灵鹤过寿,代表慕容家的也是这个人,好似姓连,在慕容家地位也算高。

  “入得了楚少爷的眼就证明这份礼物选对了。”那人站在下方,哈哈笑了两声,他几次南下,对楚孤雾这个小鬼印象很深。

  此人全名连生,是依附慕容家生存的连家人,约在30岁上下,眉目俊朗,中等身高,待人接物颇为圆滑,愣是谁也不会得罪,所以在以狡诈出名的慕容家混得也相当好,据说慕容家主也是相当器重这个连生。

  越是左右逢源的人心思越是深沉,楚孤雾似笑非笑的再看一眼那个连生,每次看到这个人,他心中的厌恶感就会加深一层。

  紧接着,其余到访宾客也都纷纷献礼上来,叫得上名号的家族都有了,却唯独缺了一个北乔。

  四家之末的乔家,甚少跟外界往来,总是蒙着一层神秘外衣。楚孤雾扬眉,乔家没来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见过所有到来的家族代表,跟这些人精打交道楚孤雾觉得很是有趣,家族与家族之间本来就有利益牵连,牵一发而动全身,表面平和的关系也不过是为了平衡私底下的利益。一番周旋下来,很多人都得出一个贴身体会:楚孤雾比楚灵鹤会做人。

  楚灵鹤在的时候,那是所有家族的账都不买,好坏全看心情,仗着楚家有取之不尽的财宝,就不把别的家族放在眼里。所以一直以来,楚家跟别的家族关系都不算融洽,甚至是有点剑拔弩张,只不过谁也没去挑刺而已。

  可楚孤雾不同,他不认为楚家那些藏在各处的宝藏能维持楚家世世代代荣华富贵,所谓独木难支,楚家若是被其他家族共同联合抵制,迟早也会走向衰亡。所以,楚孤雾才会趁着给飞落霞过生日的这次机会,下帖子把这些人都请来,一来是借此机会修复楚家和这些家族的关系,二来他也可以趁机摸摸底,看看这些家族对楚家是什么个态度。

  “楚少爷,您看……”

  几个人正在和楚孤雾谈论接下去的新贸易合作,大厅入口处就响起一阵骚动,飞落霞穿着素色抹胸礼裙,长长的裙摆铺开,合体的剪裁设计衬出她青涩的身体曲线,全身上下包括礼裙,都没有任何装饰,但正因如此,才让人越发觉得这很自然,如果增添了饰品,反而是破坏了这份自然的美感。

  楚孤雾满意一笑,朝飞落霞伸出手,“还不快过来?”

  “哦。”飞落霞挺直了背脊,在数道神色不明的目光中,缓缓朝楚孤雾走去,把自己的手放到楚孤雾的掌心,对方掌心的温度似乎暖热了飞落霞指尖的冰凉,她的心跟着剧烈跳动,砰砰砰砰,像是要从嗓子眼蹦出来。

  她紧张,紧张到肌肉绷住,身体呈现出机械状态,完全没了自己的感知,只能被动的跟着楚孤雾的步伐,迈向那个好几层的巨大生日蛋糕。

  “不是长寿面吗?”突然,飞落霞很煞风景的问,好在她声音小,只有跟她近距离的楚孤雾听到了。

  楚孤雾瞪她一眼,没好气道:“晚上再让厨娘给你做!”

  “哦……”原来还是吃蛋糕啊,她又不爱吃这种小女生吃的甜腻腻的东西,不过小少爷要是喜欢的话,她也免为其难接受。

  飞落霞不擅社交,虽然今天的主角理应是她才对,但她不这样觉得,到访的宾客也不这样觉得。

  倒是楚孤雾对飞落霞的态度很是让人寻味,好像不是主仆那么简单。

  “这个小鬼比他老子要难缠多了。”角落里,有人在议论。

  其中一人,一口喝光杯中的香槟酒,点头附和,“是啊,不好对付,小小年纪就让人看不透,怎么?他看上那个女保镖了?”

  “不好下结论,他俩才多大?九岁?十岁?”

  “呵!”不算太明亮的光线下,连生冷笑,“楚家人向来风流,骨子里的劣根性,不管是不是吧,你在南边盯紧点。”

  “我知道了。”

  这场短暂的议论只是今天的其中一个小插曲。

  飞落霞穿着礼服别扭的跟在楚孤雾身边,双腿酸麻,比她以前在特训营训练时还累,早知道要受这种罪,她宁可躲在训练室捶沙包。

  好不容易等到晚上,晚宴开始,穿着要人命的高跟鞋站了大半天的飞落霞才能坐下,屁股一沾上椅子,她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像这样的场合,飞落霞就越发要注意周围的环境,防止有杀手混在宾客中,她是小少爷的保镖,不管今天是不是她过生日,她都只有这一个身份而已。

范七爷

希望我到后面不会写崩,按照这个更新速度,我得写到啥时候……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