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知竹常乐

第33章 收留一下这颗心

知竹常乐 赵小烦 2135 2018-10-12 01:24:27

  常乐看了一场一个人的电影,内容是什么,一点也没有看进去。她只是单纯想要待在黑暗里,因为这样流泪的时候,就不会有人注意。

  她是一个多么懦弱的人,不及蔺茹十分之一的勇敢。拿着女二的剧本,妄想着女一的戏码。

  她该试着和那个填满她二十年的男生说再见,现实一遍遍地提醒着常乐,她和林旭,就到这儿了。

  安好,林旭。

  黑暗中点亮屏幕,发出四个字。

  又补上四个字:朋友等你。

  或许她该安于这个位置,不再怨恨和奢望。重逢之时,可以坦然说,好久不见。

  可是可以做到吗?常乐没有信心。这种在心底悄悄生根发芽的情愫,任凭揪扯都找不到头,最后散乱成一团,变成死结。

  直到工作人员清场的时候,常乐才走出影厅。

  初春的晚风带着寒意,和五合的春比起来,历州的温差大的惊人,黑夜和白天,像是一个平行时空里的两个世界,无休止地互相穿梭着。

  常乐给自己买了一杯奶茶,慰藉此刻的寒冷。无端想到那个秋日里的傍晚,林旭拿着奶茶和外套的场景,那大概是常乐一辈子都无法弥补的遗憾。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不会踏上那趟末班车,在夕阳的余晖里安心等那个风一般的少年。

  秦子穆打开门的时候,是惊讶的。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现在是晚上九点,而此刻,常乐就站在他的门外,红肿的眼睛说明了一切。

  她不好,很不好,并且很有可能和那个“他”有关系。

  常乐伸手抱住了秦子穆,没有任何征兆的钻进他怀里。他的肩膀很宽阔,很安全,让她可以享受这片刻的安宁。

  此刻,她觉得自己是自私的,龌龊的,甚至是不堪的。她的敏感早就察觉了眼前的男人,对她有着别样的情愫,却在最脆弱的时候,仍然向他索取安慰和温暖。

  她利用了一个男人的真心。

  “对不起。”为此刻的鲁莽行为和不耻目的而道歉。

  “怎么了?”秦子穆摸了摸常乐的头,语气也温柔了,夹杂着心疼和宠溺。

  “可以收留一下我的心吗?我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是的,她对林旭的喜欢和感情在蔺茹面前显得那么无助,被全数奉还,理智一遍遍地耻笑她的自以为是,捧着一颗伤痕累累的心,怎么也塞不回胸膛。

  她是想要忘记他的,怎么做到啊?

  听完常乐的话,秦子穆猜得七七八八,他的心怎么可能不难受,更多的却是心疼,心疼这个傻姑娘,心疼这份执着,也羡慕那个活在常乐LD文字里的“他”,可以拥有一个女孩这么纯粹完整的感情。

  秦子穆抓着常乐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膛,纤细的手指甚至能感受到那一下一下强有力的跳动,“那把它放在这儿吧,只是放在这里,就不可以拿走,只允许进,不允许出。”

  这大概是常乐听过的最甜的情话。

  此刻,她感激这个男人,在她最落魄的时候还愿意收留她,不问原因,不问结果。

  秦子穆的温柔,更加让常乐愧疚,愧疚自己利用了他对她的好,像个坏女人。

  “对不起,对不起。”这是最无力的三个字,明知伤害了他,却仍然选择这样做。

  “没关系,谁让你是常乐。”是让他心动的常乐,让他心疼的常乐,让他心甘情愿的常乐。

  眼泪不争气地流下来,因为愧疚,因为感动,反正不是因为喜欢,更不是因为爱。

  拉开两个人的距离,秦子穆端详着女生小巧消瘦的脸颊,以及泪眼婆娑的双眸,轻轻擦掉她的眼泪,拉着她的手进屋。

  这一夜,常乐靠着秦子穆的肩膀,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关于二十岁以前的常乐,那些好的和不好的回忆,也是第一次对他说这么多,抓不住重点,也没有逻辑,但是他仍然听得很认真。

  直到她靠在他的肩膀上睡着,呼吸均匀,恬淡。

  从沙发上抱起常乐,秦子穆才发现原来她这么轻,软软的靠在他胸口,如此乖巧,惹人怜爱。

  该难过吗?她因为在另一个男人那里受了伤投入自己的怀抱。该高兴吗?至少她脆弱不堪的时候第一个想到自己。

  七点的闹钟发出刺耳的声音,常乐才从床上醒来。记忆迅速涌上来,关于昨天的狼狈和窘迫。

  天哪,自己干了什么?明明没有喝酒。女生感性起来真是可怕,理智被抛到九霄云外。

  常乐绝望地抓了一把乱糟糟的头发,脑袋里幻想了一万种待会儿碰见秦子穆的画面。只是想到一早还有课,时间不允许常乐再继续胡思乱想,只得赶紧起床。

  在开门后,桌子上的早餐摆放的整整齐齐,知道常乐吃不惯面包牛奶,特地买了豆浆油条。

  扫视了一周,没有任何多余的动静,秦子穆好像并不在。

  桌子上的钥匙下压着一张字条,苍劲有力的写着一行字:下午学校天桥见。

  庆幸秦子穆并不在,有充足的时间留给常乐为昨晚的暧昧行为编个合理的借口。

  卫生间里,还是上次留宿用过的牙刷,牙膏和水杯早已准备好。

  洗漱完,常乐迅速几口解决掉早餐,确保门锁好,以一百米冲刺的速度赶向最近的站点。幸好秦子穆家离历大不远,常乐挤了一趟公交,几站路就到了校门口。早在上公交前就给孟婕发消息,让她帮忙带上课本,一下车就匆匆忙忙地赶着去教室。

  在教室坐定的时候,离上课只有五分钟了。

  “昨晚……”孟婕的语气带着八卦。

  “你说怎么解释不可理喻的行为?”常乐并没有回答孟婕的八卦,而是想着如何迅速找到开罪的理由。

  “enm……不可理喻的行为,不用解释,只用负责。”反应过来,这句话确实容易让人误会。

  好在这时老师进了教室,四周的声音也陆陆续续降了下去,常乐也就没有继续话题。

  桌子上的手机,微微振动,收到秦子穆的消息。

  “别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他像是刻意提醒常乐关于昨晚上的事,她知道他指的是那句话。

  心里一万点后悔,不知道现在撤回还来得及吗?

  秦子穆已经能够想象手机对面的人会是什么表情,竟不自觉的心情大好。

  究竟会是缘分,还是有缘无分?

  谁也不知道答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