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8-09-27上架
  • 532976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自序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2142 2018-09-27 14:12:09

  2012年的12月,我被迫辞职。

  这既包含着对以往职业生涯的失望,更重要的是:我的小丫头那么小,我不忍心把她送回老家,我想陪着她长大。

  辞职的时候,我在一个中专学校里任职中层,上有领导的欺压,下有员工不停制造的麻烦,自己夹在中间就是一个受气包,要命的是还时不时的拖欠着薪水。

  可是,我这个人别的能耐没有,就是天生的能忍。我想我能忍下去,直到所有的人都熬死了,我,就是胜利者。

  可是,当我每天天没亮就要去上班,看着小家伙“嗷嗷”大哭,扯着我的衣服不放我走的时候;当我每次深夜回家时,她却已经睡着了,长长的睫毛还挂着泪珠,梦里不停的喊着妈妈的样子时,我就想哭......

  我咬着牙,把她放进幼儿园的时候,她刚满2岁,刚学说话,不会吃饭,不会上厕所,老是被大的孩子欺负......

  我每次去接她的时候,她的小脸上都是风干了的泪痕.....园里的婆婆告诉我,每到吃饭的时候,她就会捧着碗到婆婆面前,让婆婆喂她。

  她两岁之前是外婆带大的,于是对这位婆婆有莫名的亲切感。我听着听着眼泪就忍不住哇哇的往下流。

  奶奶的,我不干了,就是满地黄金等着我去捡,我也不干了。

  我很快的,两天的时间里就办好了离职手续。

  两年前,我本是一名中学老师,因为发现自己怀孕了,而现实是不会允许我生下她的。我不忍心失去我的孩子,决定离开学校生下她。

  在她几个月大的时候,我应聘成为这家私立学校的中层。

  一年多后,我再次离职。

  我离职的消息惊动了好多人。

  “你丫的做得好好的,离什么职啊?万一哪天你老公嫌弃你不要你了怎么办啊?”

  “读了那么多书,用了那么钱,现在还不是没有工作?连我小学没毕业的都比不上。”

  .......

  冷嘲热讽的什么都有,我听着很难过很心酸......

  我出来工作后,花了很大的力气来扶持家里,虽然我没有什么钱,但是念着那份亲情,我是要钱出钱,要力出力。

  可如今......

  世间人情冷暖,也不过如此。

  父母也一再的劝我,我只是听着,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因为我无言以对。

  十多年的时间寒窗苦读,加上十多年的努力,让自己成为教师队伍里的骨干人物,只是为了今天的辞职?

  我收拾回来的东西,塞不满一个纸盒,我的心从来没有如此的凄惶。

  原来,从来没有什么东西是属于我的,我本来就一无所有。

  生命的轮回,让我又回到了起点。

  我从无穷无尽的忙碌中突然的变得无所事事,落差太大,我开始变得无所适从。

  但是,我努力的去适应现在的生活方式。

  我每天牵着小丫头的小手去买菜逛超市,和菜市场的大妈混在一起;带她去公园里玩儿,陪着她坐飞机玩坦克;我煮好她喜欢吃的食物,然后一口一口的喂她;我陪她看动画片,居然能像她一样傻傻的笑出声来;我给她讲故事,学着她的样子蹦蹦跳跳的唱着儿歌: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

  我仿佛把我所学的东西全都忘记了,只想着好好的陪着她长大。

  可是她长得好慢好慢......我需要付出所有的耐心与坚持,隐忍与坚强,慢慢的等......慢慢的等......

  等她终于肯背着书包,拉着我的手快乐的上幼儿园的时候,我每天终于有了几个小时的空档时间。

  突然间的空虚和寂寞袭来,我常对着天花板发呆就是一整天,我该干些什么呢?我不知道。

  有一段时间,我就是蒙着头大睡,一直想睡到天荒地老......

  可恨的是,我不喜欢上网,不喜欢去夜店,不喜欢呼朋喝友,不喜欢打麻将,不喜欢打牌,甚至连游戏也从来不玩......这日子没法过了啊。

  隐约中,有一丝亮光照进我的心田,那些微弱的希翼慢慢的在心底聚集起来,越积越多,终于有一天让我再也无法忽视。

  我终于打开了电脑,或许我想写些什么,或许我能写些什么。

  我的手脚是被捆住了,可是我的思想我的头脑是自由的不是?我可以越过遥远的时空,看着这世间的芸芸众生。

  在私人学校那两年,虽然苦,但是我被逼着学会了如何运用电脑提高工作效率。要知道在此之前,我虽然教学不错,一直在中学里带着毕业班,可是对电脑却是个白痴。

  于是我就开始码字,可是写出来的东西如此拙劣粗糙,连我自己都没有眼睛继续读下去。

  我知道最大的优点便是忍耐,我有着别人没有的耐心与坚持,我就那么一股脑儿的继续写,很多的地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写些什么,可是我还是继续写......

  我用了5年多的时间蛰伏起来,就是为了写字。

  小丫头在家的时候,我会连电脑不看一眼不碰一下,我把时间都留给了她。

  我要教她认字,要抓着她的小爪子教她写字;我要给她讲故事,这故事从两岁开始讲,就一直讲到了6岁多7岁,直到她会自己看书为止,所以我觉得这个故事好长好长,比一千零一夜还要长。

  我还要坐在她的身边,陪着她练钢琴,否则小丫头片子会想尽各种办法偷懒忽悠我。

  我还要陪她练舞蹈,教她做那些她嚷嚷着不会做的作业。

  有时候,我还会带她去旅游,去很远的地方看看外面的世界。

  于是,我的字会有时候一天,有时候两天,有时候一个月,有时候两个月,有时候甚至几个月的时间没有更新,我知道我比蜗牛还要慢,还要慢......

  但请给我多一些时间,请给我多一点耐心。

  我写《远方》用了5年的时间,经历了两次修改,这是第三次修改,还进行了重新构设。

  因为实在是太粗糙了,我都不能确信,这样的文字会不会有读者。

  想起齐白石大师年轻的时候,曾是一个小木匠,为了着养活一家人的无奈与心酸。

  “三日风,四日雨,那见文章锅里煮?”

  这样的文章能锅里煮吗?怕不会是黑暗料理吧。

  我不禁茫然。

  5年多的时间不算长,却也不算短,我总渴望着蛰伏之后的我会有个华丽的转身,能褪去原来的那一身斑驳的岁月,走上新的起点。

   2018年9月27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