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5、萧辰哥哥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2974 2018-10-09 13:18:26

  八月十五过后的某一天,小雨荷照常去洗衣服。

  这已几乎成了她每日最重要的工作,家里事情那么多,陈月凤也不用再腾出手腾出时间来处理这样的小事,就全由着小雨荷自己去解决。

  这天,小雨荷刚到了荷塘边上,就看见船停靠在岸边,离洗衣服的地方不远。

  小雨荷习惯性的就喊:

  “哑叔,哑叔。”

  荷塘一片沉默。

  往日那个听到声音就快快跑出来,向她招手的笑脸没有出现。

  小雨荷把衣服扔在岸边,就像青蛙一样“扑通”的跳下水去,此时的水温一日凉过一日,小雨荷的小身板不禁抖了抖,但很快的,就适应了,然后一个“海底探花”“嗖”的游了过去。

  “哑叔。”

  船里没有人。

  难道他是潜到水里捉鱼挖莲藕去了?不管他,先洗了衣服再说。

  小雨荷游了回来,拿起衣服搓了几下,水里的脚就像鱼的尾巴一样不停的划着水,以保持上身直立的状态,然后拿着刚搓过冒着泡泡的衣服“鲤鱼打挺”畅游一圈,衣服就被冲干净了。

  接着,她又洗了几件衣服,还是不见哑叔出现。

  小雨荷的心里有些茫然。哑叔的听力一向是极好的,一般是听到声音就会很快寻着声音过来的。

  今天究竟怎么啦?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小雨荷小小的眉毛拧了起来,神色有些着急,心里隐隐的感觉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便上了岸,沿着岸边寻找。

  结果发现在一棵大树的绿荫下,几张巨大的荷叶下面裹着一个人。

  她也没有细看,那小小的一团,以为是哑叔,决定吓他一吓,于是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出其不意的大吼一声:

  “喂!”

  荷叶下的人被惊吓着蹦了起来,整个脸扭曲着,好像心肝肺都要蹦出来的样子。

  “神经病,谁吓我?要死啊。”

  原来不是哑叔,是一个比她大了一丁点儿的小男孩。

  “你,谁啊?”

  “我谁关你屁事啊。”嘿,他比她还凶。

  “哑叔呢?”

  小男孩爱理不理的,瞟了一眼面前瘦瘦巴巴的小女孩,然后哈欠连连的躺下继续睡觉。

  “喂,问你话呢。”

  他干脆用手堵住耳朵转过身继续睡。

  小雨荷干脆就把嘴巴凑近他的耳朵,大喊:

  “喂——”

  耳膜都差点被震坏的他,终于忍无可忍的跳起来,一边揉着自己的耳朵,一边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她。

  这会儿他是看清楚了,面前的小人儿,扎着两条羊角辫子,小豆丁一样的黄毛丫头,蔫巴巴的,衣服湿漉漉的,贴在豆芽菜一样的小身板上,吧嗒吧嗒的往下滴着水,正用执拗的亮晶晶的眼神看着他。

  他没好气不耐烦的开口说:

  “你想干嘛?”

  “看见哑叔没有?”

  “死了。”

  小雨荷明显的愣了一下,又愣了一下,等终于想明白“死了”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突然就毫无征兆的放声大哭起来。

  “呜呜......”

  小男孩刚用荷叶盖住自己的头,准备继续睡大觉的动作,听到这么一声嚎哭,停了下来,烦不胜烦的把荷叶往旁边一丢。

  他四周看了看,果真还是个小屁孩,想哭就哭,哭声那么响,眼泪还一箩筐,搞得好像是他欺负了她似的。

  他也不劝,只看着她哭了好一会儿,完全没有停止的样子,才有些手足无措的,不知该怎么办。

  她怎么一哭了就不会停了呢?

  无奈的,他伸出个手指头,戳了戳小女孩因哭得动情而一耸一耸的小肩膀,说:

  “哎,我是骗你的了。”

  可是,小丫头哭得伤心,根本没听到他的话,继续哭。

  “你再哭,再哭,信不信我把你丢水里喂鱼。”

  小男孩显然是被哭声给惹得要崩溃了,绕着她转了两圈,最后咬牙切齿的说。

  没想到,小丫头居然止住了哭,抬起头来,两条鼻涕挂得长长的,却眨巴着两个泪汪汪的大眼睛瞪着他,瞪得他的心里一软。

  “好了好了,告诉你吧,其实我也不知道哑叔在哪儿,我是偷了他的船躲到这里来的。”

  小雨荷雾蒙蒙的眼睛,迎着初升的朝阳,在一片灿灿的光芒中,看清楚了面前长着一双黑黑的大眼睛的男孩。

  他长得可真好看。

  他就那样,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她的生命里。

  那个时候,他五岁,她三岁。

  那一天,他告诉她说,他没有妈妈。

  他的妈妈,在他出生的时候因为大出血死了,而他的爸爸要把另一个女人娶进家里,今天就是他们结婚的日子。

  他不喜欢那个女人,于是伤心的偷偷的溜了出来,划着船躲到了这里。

  男孩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可是他拽紧着小拳头,强忍着不让泪水流下来。

  听着他的故事,小雨荷忽然觉得,他比她还惨,她好歹还是有妈妈疼的。

  他抹了一把眼泪,眼眶红红的说:

  “我叫李萧辰,你叫什么?”

  “我叫唐雨荷,我以后可以叫你萧辰哥哥吗?”

  “可以。”

  小雨荷仰望着他那英俊帅气的脸,完全忘记了刚才为什么伤心来着,高兴的扯着他的衣袖转了个圈。

  “啊,我终于有哥哥咯。”

  然后,伸出她脏乎乎的小手,抹掉了他脸上的泪,奶声奶气的说:

  “不哭了,我们一起玩儿吧。”

  “你会玩什么?”

  “我会游泳啊。”

  说完,小雨荷蹦的一下跳进水里,像鱼儿一样游到了远处才冒出头来。

  李萧辰在岸边看着她跳进水里的瞬间,心里咯噔一下,屏住了呼吸,好一会儿看见她在那边冒出头来,挥着手和他打招呼,才放下心来。

  他有些吃惊的看着水里的她,那双小脚像鱼儿的尾巴一样划着水,他虽然也会游泳,但显然没有小雨荷厉害。

  但他会爬树掏鸟蛋啊,那可是他的拿手绝活。

  于是,等小丫头上岸后,他问:

  “你会爬树吗?”

  果然不出他所料,小丫头摇了摇她湿嗒嗒的小脑袋,看着他。

  “那你看着我。”

  李萧辰似乎找到了,能在小丫头面前板回一局的能耐,要在她面前露一手,于是便像猴子一样麻溜的爬到了树上,轻轻松松的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看得小丫头一愣一愣的。

  他站在树上,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那个小小的身影,看见她一脸艳羡的神色,不觉得意的勾着唇角。

  然后,他把手伸向了鸟窝,正在孵蛋的鸟妈妈,被吓得呱呱叫着飞向空中。

  他溜下树的时候,手里举着鸟窝,窝里有5颗拇指大小的鸟蛋,小丫头睁大了眼睛,一脸崇拜的看着他,拍着她的小短手,跳了起来。

  “哇,萧辰哥哥真厉害。”

  可一会儿之后,她仰着头看了看,绕着树凄凄叫着飞行不肯离去的鸟妈妈,问:

  “我们掏了它的蛋,鸟妈妈是不是伤心了?”

  “可能是吧。”

  “要不,把它们放回去吧。每个蛋可是一只鸟宝宝呢。”

  李萧辰常掏鸟窝,从来没觉得鸟妈妈会可怜,这会儿听到小丫头这么一说,看了一眼还在惨叫绕着树飞的鸟妈妈,感觉好像还真是。

  于是他想了想,说:

  “好。”

  然后麻溜的爬上树,把鸟窝放回原处。

  下得树来的时候,李萧辰的肚子不经意的“咕噜”叫了一声,他不好意思的摸摸肚子,说:

  “我早上赌气跑出来的时候,没吃东西,现在肚子该是饿了,有什么吃的吗?”

  于是他们便爬到船上去寻找食物。

  哑叔的船上有米有面条,可都是生的,只好自己动手煮。

  煮饭和面条小雨荷都会,因为在家里她常看母亲煮过,自己也模仿着煮过一两次之后,就学会了。

  李萧辰在旁边看着她,眼里有些不敢相信她会煮。

  在烧水的时间里,小雨荷还潜到水里,拖了一条莲藕上来。

  李萧辰看着,惊讶得眼睛都要跳出来了。

  “荷子,你真厉害。”

  从那天起,他就叫她荷子。

  小雨荷把藕片放进汤里,又顺便在旁边摘了把野菜扔进去,面条在汤里翻滚着,一股香味飘散开来,勾引着肚子里的馋虫。

  在前两年饥饿的年代里,母亲带着她去挖野菜,小小的她,早就懂得在一大堆草丛中找出可以吃的东西。

  李萧辰吃了两大碗面条,甚至连最后一点汤汁也不放过,还把舌头伸进锅里舔了舔,最后心满意足的砸砸嘴巴,摸着圆滚滚的肚子躺在草地上晒太阳。

  可惜了,今天小黑没来,被父亲拉去运玉米了,否则就可以把它介绍给萧辰哥哥认识了,小雨荷想着。

  “出来大半天了,我也该回家了,你不回家吗?”

  “不回。”

  看着他坚决的神情,就知道他还在赌气。

  “你不怕你爸爸担心,到处找你吗?”

  “让他找,气死他。”

  “哎——”

  “要不你先回家,我明天给你介绍个好朋友?”

  “真的?”

  “嗯。”

  .......

  第二天一大早,小雨荷是坐在小黑的背上雄赳赳气昂昂的来到荷塘的。

  没想到李萧辰比她还早,他坐在草地上,正有一拨没一拨的拔着身边的草,露出了极不耐烦的神色,看来是等了很久了。

  “嗨!”

  看到她,李萧辰显然是被吓得不轻,就像是见到了外星人一样,瞪得眼睛大大的。

  “你?骑着这么个庞然大物过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