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8、为荷而战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3608 2018-10-16 11:55:10

  小雨荷恍惚的跟着他走,那精美绝伦的唱声逐渐的变小,直至消失,只剩下锣鼓的嚣喧隔空而来。

  “锵锵锵锵......”

  出到前院,看到新鲜的菜肴又重新上了桌。

  肉的香味直往小雨荷的鼻孔里钻,她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才彻底的从刚才的戏里回到人间。

  人间有美味,这是最大的安慰。

  哦,小雨荷记得萧辰哥哥说过,要大闹三天的。

  李萧辰看见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盘鸡肉看,口水都快有三千丈了,叹了口气,快速的抓过两个鸡腿,塞给她一个,他留一个,拉住她撒腿就跑。

  刚跑到门口,就被一声大喝吓住了。

  “站住,小兔崽子,往哪里跑?”

  然后,小雨荷便看到一个英俊高大的叔叔像巨人一样,一步两步跨了过来,抓住了萧辰哥哥的手。

  萧辰哥哥只是愣了一下,突然像条泥鳅一样,从外衣里褪了出来,甩了外衣就跑。

  “快跑——”

  小雨荷跟在后面没命的跑,跑,跑了很长一段路,直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直跑得肚子都疼了,才停了下来,倒在路边粗粗的喘着气。

  “吓死人了,那人是谁?”

  “我亲爹。”

  “啥?那你干嘛要跑?”

  “我不跑出来你知道回去的路吗?”关键是,他怕他那个亲爹会给他一顿胖揍。

  是哦,她好像真的没想过这个问题。

  “小傻瓜。”

  “你才是傻瓜,我有名字的。”

  小雨荷终于忍无可忍,他一天都给她取多少个名字了?什么小馋猫小混蛋小懒虫小东西小傻瓜,小雨荷数着小手指,都不带重复的,用箩筐都装不完了。

  昨天还好好的荷子荷子的叫,今天就忘记了,给她取了一箩筐乱七八糟的名字,她真怀疑他的脑子有问题。

  “哦?你的名字就叫小傻瓜。”

  “我是小傻瓜,那你就是大傻瓜。”

  “小傻瓜小傻瓜——”

  “大傻瓜大傻瓜——”

  然后,两个小人就这么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小傻瓜大傻瓜的绊着嘴。

  落日的余晖好美,天空被烧得红了一大片,就那么明晃晃的灼着人的眼睛。

  哑叔显然是喝醉了,躺在船上打着呼噜,怎么都叫不醒。

  两个小人只好自己划船过去。

  到了对岸,他就站在船上,满脸都是泥巴只露出黑黑的眼睛,像只大猩猩一样跟她挥手告别。

  小雨荷回到家,父母亲还没有回来,家里鸡飞狗跳的乱成一团。

  那帮鸡啊鸭啊,“咕咕咕——嘎嘎嘎——”的乱叫乱飞,看见小雨荷,就往她身上扑,那只凶狠的大公鸡,还在她的小腿上狠狠的啄了一口,痛得小雨荷的眼泪都流了下来。

  小雨荷气急败坏的拿起扫帚就去追赶,赶得它半飞半跑的四处乱窜,扬起满天的灰尘。

  也难怪,这帮畜牲平时都是她照看喂养的,今儿个就早上喂了一顿直到现在,该是饿极了饿疯了。

  小雨荷侍弄完了鸡鸭,趁着天黑之前蒙蒙的亮光,又跑到菜地里摘了把青菜,在洗菜的那个瞬间,才在水中的倒影里模模糊糊的看到了自己的花猫脸。

  难怪每个人都对她笑,害得她自恋的以为,自己貌美如花惹人怜爱呢。

  就知道他是故意的,就知道他不安好心,小雨荷咬牙切齿的想。

  那天晚上,小雨荷恨了他一整晚,就连在梦里都恨他,还发誓要跟他绝交。

  然而,一觉醒来之后,小雨荷就忘记了自己的誓言。

  父母出门去干活之后,她依旧默默的来到荷塘边上,默默的洗着衣服,这几乎成了她每天固定的工作。

  中秋之后,水温也就越发的凉了起来,有些不敢下水去游泳了。

  于是,小雨荷的日常,便少了一件很大的趣事。

  小雨荷立在岸边,望着无边的荷塘。

  半黄的荷叶,依旧擎在水面上,随着凉凉的秋风,日渐的枯萎。

  荷塘清冷,寂寂无声。

  自古以来,桃村的桃子,李村的李子,还有唐村的莲藕,曾经的威名远扬名震四方,甚至在明朝时期曾被选为贡品,只供给朝廷达官贵人享用。

  不知何时起,竟慢慢的没落下来再也无人问津。

  秋天的莲藕正是肥美之时,唐家人竟无人来采挖,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曾听起母亲念叨过那么一两次,必竟不是很清楚,以小雨荷现在的小脑袋瓜子,自然是无法理出个所以然来。

  然,是谜语自然便会有谜底,机缘一到,谜底自会浮出水面,且耐心等待。

  哑叔终于恢复了正常状态,如木头桩子一样戴着斗笠坐在船上钓鱼。

  这风景有些熟悉,竟如同中国的水墨画飘了出来。

  小雨荷正在用力的搓着衣服,便听到对岸传来“喂——船家——”的喊声。

  有人要坐船。

  任是谁要过渡,来到水边,不见船的话,只要吼一嗓子,哑叔听到声音便会收起鱼竿“咯吱咯吱”的把船划过去。

  空气里传来的是萧辰哥哥的声音,小雨荷就知道是他。

  他下了船,屁颠屁颠的黏到她的身边,找着各种话题逗她说话。

  “喂,小东西,今天天气好好哦。”

  “喂,小黑怎么没有来,我想它了。”

  “喂,昨晚到家天黑没有?”

  全都是废话,没话找话,小雨荷继续埋头搓着衣服,懒得理他。

  “你生我气啊?”

  小雨荷白了他一眼,要生气也是气到她自己,才没那么笨呢。

  他伸手捏捏她气鼓鼓的小脸,勾着唇:

  “真难看。”

  小雨荷撩起水泼到他脸上,他往后退了两步,看着她。

  “哇,来真的啊。”

  他看了她一会儿,露出满脸委屈的神情。

  “哎,有人不理我,看来今天我只能自个儿玩咯。”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个什么东西,“小蝈蝈呀,我和你玩儿。”

  小雨荷一听,丢了手里的衣服,就跑过去抢。

  在夏日里,这蝈蝈躲在花生地里吃得肥膘,一到晚上就爬出洞口,翘着屁股“蝈——蝈——”的叫唤,今年夏天,小雨荷曾在萤火虫飞舞的晚上,和小伙伴们打着火把去捉蝈蝈。

  蝈蝈机灵得很,一听到有动静便钻回洞里,任他们怎么逗它都不出来,于是只好用水灌。

  把水倒进洞里,它无路可逃,只能钻出洞来,正好被静静守在洞口的一群小人逮个正着。

  第二天,全村的小孩,就会拿着自己的蝈蝈聚在一起玩耍,小雨荷本无心应战,奈何他们一定要斗个你死我活,决一胜负,小雨荷的蝈蝈被人抢了去,直接扔进罐里。

  结果自然是,她的蝈蝈她好不容易捉到的蝈蝈,被咬得翅膀断了腿断了浑身是伤奄奄一息惨不忍睹,小雨荷哭了一整天,最后只能哭着把它给埋了。

  中秋之后,夏日的尾巴也结束了,各种虫子早钻进洞里准备冬眠过冬了,哪里还会有蝈蝈。

  “哎,你不知道,我翻遍了整块花生地的洞穴,就找到这么一只。”

  还好只有一只,这样就不会打架了。

  小雨荷想,她再也不想看到蝈蝈打架那种血腥的场面,太残忍了。

  这回轮到小雨荷屁颠屁颠的围着他转,一边嚷着:

  “萧辰哥哥,给我玩儿,给我玩儿。”

  “不给不给。”

  “给我玩儿。”

  “还生气不?”

  “不生了。”

  然后,然后就是,两个小人趴在草地上,头碰着头,拿着草尖,逗得那只倒霉的蝈蝈,沿着瓦罐的四周不停的跑着,逼急了还振动着翅膀发出“蝈蝈”的警告声。

  看着它跳脚的样子,小雨荷就哈哈大笑。

  它浑身黑羽黑翅,振动着翅膀犹如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我们叫它黑子吧。”

  “好。”

  正玩得入迷时,不其意头顶上传来一声怪笑:

  “哈,你们在干嘛呢?”

  小雨荷抬头看去,是三爷,想到她的蝈蝈就是被三爷咬死的,小雨荷就气不打一处来。

  即使他老是解释说不是他咬死的,是他的蝈蝈咬死的,可小雨荷就认定是他咬死的,她恨着他呢,咬牙切齿的恨。

  当初就是他的咸猪手,抢了她的蝈蝈丢进他的瓦罐里,害得她的蝈蝈被咬死了。

  三爷是大伯的独苗,大伯在一连的生了五个女儿后,求爷爷告奶奶的,每日烧香拜佛才终于生了个儿子,于是打小就宠得没边,一直横行村里五六载,大家都敢怒不敢言,干脆称他为爷,由于在小辈里排行老三,于是人称三爷。

  三爷的后面常跟着一群狗腿子,平日里全是阿谀献媚的小混蛋,专门跟着三爷游手好闲,顺带偷鸡摸狗,欺负弱小。

  “呵,玩蝈蝈呢,敢不敢跟我的大王打一架?”

  “不打。”小雨荷跳起来,赶紧的护住黑子。

  李萧辰只是冷眼的看着他,嘴角歪过一边,不知从哪里跳出来的一只跳蚤。

  “我们走,就是他咬死了我的蝈蝈,我们不要理他。”

  小雨荷扯着萧辰哥哥的衣袖,仰着头看着他,眼神里露出害怕。

  “呵,想走?没那么容易。”

  “你想干嘛?”

  “陪我打一架,赢了就放你们走。”

  他这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了给憋疯的,一定得找人打一架才舒服。

  小雨荷护住手里的蝈蝈,死命的摇头:

  “不打不打,就是不打。”

  他那蝈蝈不知道喂了什么,特凶狠,已经欠了有好多条蝈蝈命了,小雨荷可不想黑子也死在它手里。

  那帮狗腿子却跟着瞎起哄:

  “打呀,打呀,打一架。”

  气氛忽然变得很是紧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