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9、远方在何方?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2208 2018-10-19 13:23:32

  李萧辰看着她紧张的小脸都涨红了,把她护在身后。

  “不就打架嘛,就陪你打一架。不过,要是你输了呢?”

  “说笑呢,我会输?”

  “那可不一定。”

  “小子,那你说吧,你想怎样?”

  “如果你输了,从今以后不许再欺负荷子,不许靠近她不许找她麻烦。”

  “嘿,你小子护着她啊,她就一个不知哪里来的小野种。”

  打小,小雨荷就从别人的口中知道,她是一个捡来的孩子,可知道是一回事,被这混蛋盛气凌人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吼出来,又是一回事。

  小雨荷呆了一下,又呆了一下,终于是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

  我就是小野种了,又关你三爷何事?

  李萧辰上去,没等他反应过来,狠狠的给了他一拳,那拳头毫不手软的打在他肉团团的脸上,瞬间就肿了。

  “你再敢欺负荷子,看我收拾你。”

  “他妈的你看清楚没有?她就一小野种。”

  “你再说一句看看,我继续揍你。”

  李萧辰的拳头终究是没有打下去,因为那帮狗腿子里跑出来了两个人,把三爷拉开了。

  三爷擦了把嘴角的血迹,这口气他怎么咽得下?

  “我们用蝈蝈来分输赢,你赢了我就答应你。”

  “你说话算话。”

  “再怎么着,她好歹也是我妹妹,我不为难她便是。”

  李萧辰转过头来安慰小雨荷,说:

  “荷子,相信我,我们一定赢的。”

  小雨荷看着他,他的眼睛无比的真诚,她莫名的就相信他。

  “那如果黑子受伤,或者,或者被咬死了呢,怎么办?”

  “能用一只蝈蝈换你的平安,太值了。要是黑子真的战死了,我再赔你一只。”

  小雨荷满心不舍的,抽泣着,小心翼翼的把蝈蝈交给他,泪忍不住又吧嗒吧嗒的砸落下来。

  哑叔不知什么时候起,就站在他们身边,他是怕他们势单力薄的会吃亏,这么一站,那帮狗腿子自然不敢胡来。

  李萧辰和三爷按照江湖规矩,先握个手,然后“石头剪刀布”,三爷输了,李萧辰的石头捶了他的剪子,他的蝈蝈要放进李萧辰的瓦罐里。

  他们俩面对面的坐着,瓦罐就放在中间。

  所有的人都围拢过来,所有的脑袋都凑在一起,里三层外三层的挤得密不透风,眼睛都盯着瓦罐里的蝈蝈。

  有敌人入侵领地,黑子早就严阵以待。

  三爷刚把大王放进去,还没站稳,就被黑子扑过去狠狠的咬了一口。

  “黑子,好样的,继续咬它。”

  三爷也是不甘示弱,拿着草尖挑逗它的大王:

  “大王,快点反攻啊,咬住它。”

  这大王也不是好惹的,快快的稳住了自己的情绪,拉开了架势。

  就那么一瞬间,两只蝈蝈同时扑向对方,各自狠狠的咬了对方一口,都疼得“吱吱”的叫唤。

  然后又退开去,再次拉开架势,再来——

  这一次还是势均力敌,互不退让。

  “哇,好厉害,黑子和大王都是好样的。”

  “这仗打得真他妈的精彩。”

  “太好看了。”

  ...

  两只蝈蝈已经大战了三百回合,还是不分输赢,看来都是厉害不好惹的主儿。

  “黑子,加油!干掉它,你就是大王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黑子真的听懂了萧辰哥哥的话还是咋的,它居然真的扭转了战局,开始追得大王四处乱逃。

  那大王显然是已经体力不支,处于劣势,渐渐的抵挡不住黑子的进攻,边招架着边逃,却也无路可逃,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应战。

  黑子一跃而起,跳到大王的背上,狠狠的咬住大王的翅膀,“咔嚓”,大王的一扇翅膀断了。黑子再咬,又一扇翅膀断了。大王已无还手之力,却还试着做最后的挣扎。

  它反扑过来,咬住了黑子的腿,黑子的一条腿断了。

  小雨荷伤心的别过脸去,眼泪又流下来了,她知道它肯定很疼很疼,可是它还是死死的趴在大王的背上,狠狠的咬它的头,一口一口又一口,直把它的头咬得稀巴烂才罢休。

  大王的腿挣扎了一下,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没了呼吸,身体慢慢的僵直了。

  输赢已定,每个人都看出了心惊动魄一身冷汗。

  三爷的脸阴沉了下来,一把抓住的黑子就摔在了地上,黑子小小的身体,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再也不会动弹了,它死了。

  该死的三爷还不解恨,直接上去再挫了一脚,黑子就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

  “叫你杀死了我的大王,叫你杀死了我的大王。”

  小雨荷扑过去,扯住三爷大叫:

  “你还我黑子,还我黑子,呜呜呜——”

  “去你的。”

  三爷手一挥,把小雨荷推到一边,她跌坐在草地上哭了起来,眼泪不争气的汪汪的流。

  李萧辰过去把她拉起来,护在身后,咬着牙对三爷说:

  “你输了,说话可要算数。”

  “你杀死了我的大王,你赔给我。”

  说着就向李萧辰扑过来,李萧辰身子轻轻一闪,他就一个狗吃屎的摔在地上。

  “你想反悔?”

  “反悔又怎样?我这人说话从来就不算数。”

  三爷一副流氓痞子的派头,耍无赖的时候完全不脸红。

  “你有胆的就跟我打一架,赢了我再说话。”

  “好。来吧。”

  “萧辰哥哥,不要。”

  小雨荷话还没说完,两人就扭打在一起,扯着头发拧着胳膊滚成一团。

  三爷完全的疯了,无人敢去劝架,就由着他们打。

  两人你一拳我一拳的全打在脸上,很快就青一块紫一块的毁了容。

  “哑叔,过去把他们拉开吧,让他们别打了。”

  小雨荷抹着眼泪凄凄的央求哑叔。

  哑叔摇摇头,他的意思是,如果这一架不决出胜负的话,以后还会有得打,干脆就让他们一决高下,况且,那小子未必会输。

  两人在草地上滚着,不小心就滚到了荷塘里。

  三爷刹那间松开了手,双手在水里胡乱扑腾:

  “救命——”

  刚喊了一声,就沉了下去,吃了一口水。又浮上来,喊了一声“救命”又往下沉......

  “切,在岸上彪悍,在水里这么弱,原来旱鸭子啊。”

  那帮狗腿子看着就哈哈笑了,原来他们被威逼利诱,一直跟着的是只纸老虎呢,以后再也不用怕他了。

  李萧辰冷冷的,等他水喝得差不多了,才慢腾腾的扯着他的衣领,把他提起来:

  “还敢不敢欺负荷子?”

  “......不敢了。”

  “不许靠近她不许找她麻烦!”

  “......好”

  “去跟荷子道歉。”

  “对不起。”

  小雨荷看见三爷像只落水狗那样,浑身“吧嗒吧嗒”的滴着水珠,时不时的呕出一滩水,双腿软绵绵的站不起来,只好跪着跟她道歉的模样,心里那个舒畅。

  终于出了口恶气。

  人,一哄而散,剩下小雨荷凄惶惶的,看着她的萧辰哥哥满脸的伤痕,青一块紫一块的,右眼还肿成了个大桃子。

  小雨荷用水轻轻的帮他擦拭着伤口,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你就不懂得躲开啊,为什么要打架?”

  他只是歪斜着嘴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肿了的脸,笑容也忒难看了。

  “我看不得别人欺负你。”

  小雨荷哭得更伤心了。

  何苦呢,我本命贱,不需要如此呵护。

  “好吧,你厉害。”

  “那当然。”

  小雨荷故意的用把力气,他“嗷嗷”的叫着疼。

  “厉害了还痛成这样?”

  你能护我一时,又岂能护我一世?

  小雨荷拿起从他身上扒下来湿漉漉的衣服,生火烤干。这天气,湿衣服贴在身上很容易感冒的。

  “记得你欠我一只蝈蝈。”

  “不是,我都被打成这样了,不是该你欠我的吗?怎么反倒又是我欠你的?”

  “你活该,叫你不要打不要打,偏要为我出头,活该活该,还害死了我的黑子,你赔我。”

  小雨荷嘀嘀咕咕的,难受得不行,欠这么一大笔帐,该如何还,她能力有限,还不起只好装糊涂,耍赖。

  “嘿,你这没良心的小混蛋。”

  一股黑烟袅袅娜娜的升向高空,天空纯净而高远。

  在秋天里,经过夏日雨水的冲洗,天空变得异常的空明,不染一丝尘埃。

  湛蓝湛蓝的天空就这样笼罩着大地,天地万物间的一切变得如此渺小。

  一群大雁,出现在天际间,刚开始时,只能看见一个个的小黑点,如书页里的省略号一般,非常的整齐,由远及近。

  小黑点渐渐的靠近,再靠近,慢慢的变大,再变大,变成了一只只鲜活的扇动着翅膀的大雁,就在他们的头顶上飞过。

  整齐划一的队伍,整齐划一的拍打着翅膀,向着唯一的目标飞行,时而“一”字,时而“人”字,即使在变换队形的时候,也从不紊乱。

  领头雁叫一声“呱——”,队伍就整齐的回应“呱呱——”,就像是训练有素的士兵,正在接受将军的检阅。

  它们正在努力的飞向远方,那里气候温和,有丰美的水草,那里美得如人间天堂,没有冬天没有寒冷没有令人伤心的往事。

  小雨荷仰着毛茸茸的小脑袋,直看着它们由远而近,再又由近而远,慢慢的变大,又慢慢的变小,变成了小黑点,终于消失在茫茫天地间。

  而它们的叫声,却落了下来,在小雨荷的心里回荡,久久的回荡,永不消失。

  远方?那该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国度,可以承载所有的梦想所有的希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