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11、新家新生活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1950 2018-10-23 13:15:38

  一拨人去山上搬石头,运回来打地基;一拨人去砍树木做屋梁;一拨人制造建房用的砖块。

  这造砖块的活儿最是好玩儿。

  一大群人就这样光着脚板扯着衣尾,在灌满水的泥田里把刚翻开的泥土不停的来来回回地踩踏,有多大的劲儿就使多大的劲儿。

  还没有节奏的吼着“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这些气壮山河的歌曲,气势与热情不减当年。

  看着就觉得无限的向往,小雨荷和一群小屁孩在旁边看得牙痒痒,也跃跃欲试的脱了鞋子挽起裤腿,偷偷的把脚丫子伸进去踩一脚,感觉滑溜溜的特好玩,然后就兴奋得不得了,干脆整个人都滑了进去,不停的踩踏着脚,高兴得脸都笑开了花儿。

  真的好玩儿,关键是,大家也没把她赶出去,任由着她也跟着一起和稀泥。

  于是,有样学样,一群小孩儿都哗啦啦的下了地,玩得不亦乐乎。

  不一会儿,小雨荷的衣服上全沾满的泥浆,就连脸上也抹了泥,和她一起溜进泥浆池里的小孩儿,也都满脸还是泥,忍不出谁是谁。

  一群猴儿嘻嘻哈哈的笑着闹着,在这日渐寒冷的天气里,竟玩得大汗淋漓......

  也不知道,来来回回的转了多少圈,直把泥土都踩得稀巴烂了,再用铁铲把泥浆铲进用木板做的砖模里,用手把泥浆夯实砖模的四个角,然后磨平,尽可能的平整光滑,再把砖模拿开,就成了一块块的成型的泥砖胚,放在太阳底下晒。

  这泥砖又大又厚又结实,用它建成的房子自然是冬暖夏凉,住着挺舒服。

  最先要建造的,是族里的宗祠。每一个村落,宗祠是第一要考虑的因素。这不仅是源自于对祖宗先人的敬仰,也是凝聚全族人的关键所在。

  宗祠就建在新村子的最中央,占据着最好的地理位置,计划有三进厅门,占地一亩多。

  在寒冬到来之前,所需材料都准备好了,就在划好的地块里放了一捆鞭炮,“啪啪啪——”一群孩子绕着跑了一圈,便开始动工挖土打地基。

  工地上就支起了两口大锅,全村的女人分成两拨,一拨挑水和泥浆,给男人们打地基砌砖用,另一拨都聚在另一边,洗菜做饭,做后勤煮饭给大家伙儿吃。

  孩子们就在旁边蹦啊跳啊,跳格子啊玩泥沙啊堆城堡啊,热热闹闹的。

  ......

  自从被狠狠的揍了一顿之后,三爷见到小雨荷就远远的躲,就像见到鬼一样。

  大伯母去家里闹过两次,骂骂咧咧的嚷着,骂小雨荷这个小野种,勾结外村的人,把三爷打得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整个一猪头的样子,心疼得不行。

  偏偏那个男孩的亲爹,又是个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威震十里八乡的,她不敢去找他算账,只好来到门前骂小雨荷消消气。

  母亲在里面上了锁,任由她在外面指爹骂娘骂,她自己骂得口干舌燥无趣之后,才悻悻然的离开,离开的时候,还顺走了门前挂着的一串干玉米棒。

  父亲被骂心烦了,少不得给了小雨荷一顿揍,说她就知道惹事生非,打得她屁股红肿了几天,连碰到凳子都觉得疼。

  这是父亲第一次动手打她,很多的时候,他甚至会忽略小雨荷的存在,而偶尔看她的眼神里,总是透着寡淡和疏离,总觉得少了什么。

  但父亲看大勇的眼神,永远充满着亲切和温和,这对于小小的雨荷来说,觉得莫名的悲伤。

  三爷原来跟着的一群狗腿子,自打架事件后,作鸟兽散,只剩下了两个依旧忠心耿耿的小跟班,亦步亦趋的不离左右。

  其他的孩子也大都不敢再靠近小雨荷,怕一不小心碰着了她,哪天就会莫名其妙的被一顿暴打。

  小雨荷怎么感觉,自己的身边时刻站着一头隐形的凶猛的怪兽,无人敢靠近。

  萧辰哥哥这一招够狠啊,再没人敢跟她玩儿,害得她更加的形单影只,只好自个玩儿自个的,非常的落寞。

  ......

  在春节来临之前,拥有三进厅门的宗祠终于是建好了。

  整齐光滑还带着新鲜的泥土气息的墙壁,用瓦片盖起来的黑色的屋顶,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幽幽的光泽,带着一种超越时光而来的气息,屹立在这茫茫的山野之间,这在当时破败的农村,已是极为恢弘的建筑了。

  终于舒了一口气,可以安安稳稳的过个新年了。

  然而新年刚过几天,所有的劳动力又被叫去给大伯建房子了,因为春耕很快就到了,到时候大家都忙着,就会挤不出时间来。

  大伯家的房子在东边,紧挨着宗祠而建。因为资金充足,大伯家的院子挺大,有6个房间,一个大院子。

  二伯家的房子在西边,也是紧挨着宗祠而建,建有4个房间,院子也小一些。

  接下来的日子,农忙的时候就忙着劳作,闲下来的时候就赶着建房子,整整折腾了一年多的时间,这样一户挨着一户,陆陆续续的房子便在原来蛮荒的地方建立起来。

  唐明家是最迟才搬过去的,虽然是瓦房,但比原来的大了很多,有三个房间一间厅堂一间厨房,还有一个小院子,出门就是小树林,非常幽静。

  趁着人心齐,家家户户出劳力把路开辟出来,全村人共用的打谷场也都捣鼓整齐了,洗衣服洗菜的码头也砌好了,还打了一口大水井,供全村的人喝上干净的地下水。

  ......

  1980年的春天,春暖花开的日子。

  天地万物在复苏,小雨荷体内的力量也在慢慢的苏醒。

  天气转暖,折腾了她一整个冬天的冻疮,终于是慢慢的消散了,红肿消散了,疼痛的感觉也消失了,双手恢复了力气。

  阳春三月,漫山遍野的野花儿开得烂漫,红的黄的白的紫的,姹紫嫣红,美不胜收,极目所见之处,尽是生机盎然。

  黄莺“啪啪啪”的飞过头顶,从这棵树到那棵树,唱着欢快的歌儿。

  再次见到萧辰哥哥的时候,清晨的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仿佛他是披着霞光踏着祥云来到她的身旁。

  小雨荷只呆呆的看着他。

  这个小哥哥,也太好看了。

  他只静静的站着,安静得有些奇怪,怎么看都不像他平日的样子。

  “嘿,你怎么啦?怎么不说话?难道过了一个冬天人就变傻了?”

  “你才傻了呢。”

  他用手紧紧的捂住嘴巴说话,吐字有些含糊。

  “你嘴巴怎么啦?没漱口啊?长泡泡了?还是长蚜虫了,牙齿痛?”

  “你丫能不能说点儿好的。”

  他继续用手捂着嘴巴说话,扭捏的样子,小雨荷的好奇心瞬间被撩起。

  “到底怎么啦?”

  小雨荷跳过去,踮起脚尖就要扯开他的手,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而她的好奇心永远都比猫大。

  手是扯开了,可他死活闭着嘴不开口,小雨荷就双手用力的掰他的嘴巴。

  因为不够高,她得踮起脚,整个人差点就倒在他的身上了。

  他被折腾得烦了,干脆就张大着嘴巴给她看。

  “看吧看吧。”

  小雨荷看到了什么?

  他的大门牙掉了,露出一个大大的空洞,发出瘆人的光。

  “哈哈——你掉牙了,真难看,难看死了。”

  小雨荷笑得歪到一边,肚子都疼了。

  “说,是不是偷吃了什么东西,磕掉牙了?”

  “唐小荷,你竟敢取笑我。”

  “你这么丑,还不给我笑啊。哈哈——”

  “你笑你笑,笑死你,到你掉牙了,我,我,我也笑死我自己。”

  “那你还要等很久很久哦,我还没到四岁呢。哈哈——”

  可惜,我不和你同时换牙。

  等我换牙的时候,你的牙齿早就长出来了,剩下我一个人孤独的承受着换牙的痛苦与无奈。

  人生有那么一瞬间,我看着你傻笑,而你的眼神里尽是无奈。

  我见过你最丑的样子,而你,也见过我最丑的样子。

  .......

  清明过后,唐明家搬迁到了新的村庄新的家里。

  好在离老村不远,离荷塘也近,并没有给生活带来多大的困扰。

  新家宽敞很多,环境又好,住着舒服,让小雨荷心里无比的兴奋。

  出门就是小树林,这里简直就是孩子们的天堂。

  小树林一年四季都是绿色的,林子里长满低矮的灌木丛,酸酸藤和桃金娘漫山遍野都是,还有很多不知名的小树,一棵棵高大的松树屹立其中,苍翠而挺拔。

  四月正是桃金娘满山遍野开放的时候,红的粉的花朵一簇簇的压满小小的枝头,那么灿烂,那么耀眼,那么肆意,把绿色的小树林装扮得像花姑娘一样,让人的心变得莫名其妙的飞起来。

  小雨荷幻想着自己就是那花仙子,从这躲花飞到那躲花,在花丛中流连忘返,身上披着了花瓣做的衣裳,沾满花粉的香味在风中飘荡,张开翅膀在春天里飞翔。

  哦,好美啊!

  成群的鸟儿躲在松树密密麻麻的松针里唱着歌儿,有的飞落在花丛里,吃着花瓣,啄着花蜜,蹦蹦跳跳的叽叽叫个不停。

  哦,她太喜欢这里了。

  早上天濛濛亮的时候,所有的鸟儿都开始奏乐,乐曲清脆悠然,歌声破窗而入,惊醒梦中的她,她就赖在床上,静静的听着这天籁之音。

  傍晚时分,炊烟袅袅升起的时候,成群的鸟儿黑压压的聚在树枝上,吵吵闹闹的声音越过时空,镶嵌在梦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