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12、闹学记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2054 2018-10-23 13:34:02

  夜深人静时,就到了猫头鹰大放歌喉的时候,“呱呱呱”凄冽的叫声划破黑暗,直捣耳膜。

  每个夜晚,小雨荷都是听着猫头鹰单调凌冽的叫声进入梦乡的。

  慢慢的,小雨荷便能够分辨出好几种鸟儿的叫声,黄莺的婉转啾鸣,钓鱼雀的尖声滑翔,麻雀的叽叽喳喳,白头翁的“叽叽”低唤,猫头鹰扯着嗓门的“呱呱”叫声,还有雨天鹧鸪鸟“咕咕”的低声呢喃,都是如此悦耳。

  每天,清晨的阳光,落日的余晖照在新建的瓦房上,透着一层神秘而古朴的气息,宁静而安详。

  现在是春天的多雨季节,小雨荷可以去林子里采蘑菇,再过一段时间,桃金娘成熟,孩子们的盛宴才真正开始。

  搬家不久之后,二弟小勇出生。

  大勇没够两岁,只会喊爸爸妈妈,走路还踉踉跄跄的,随时都会摔倒的样子,却像个跟屁虫那样天天粘着小雨荷,扯着她的裤腿跟在她后面跑,一遍又一遍的喊她“姐姐,姐姐”,奶声奶气的声音萌化了岁月的苍茫。

  到了7月,桃金娘成熟,全村的孩子,每天天没亮,就聚集在林子里翻找成熟的桃金娘,那热闹的劲儿,响遍了整个树林。

  大勇扯着小雨荷的裤腿不肯松手,小雨荷只好带着他,每找到一只熟透了的桃金娘,就进了大勇的肚子,看得小雨荷吞着唾沫,却也懂事的没和他争。

  ......

  这一年的夏天,李萧辰赔了小雨荷十只蝈蝈,整整十只啊,小雨荷高兴得不得了。

  小雨荷想着,不能把它们放在一起,否则打起架来肯定是你死我活的。

  她只好把家里的瓶瓶罐罐全部翻出来,连装盐的陶罐都用上了,放在床底下,高高兴兴的去花生地里采花生叶子回来喂养。

  结果——

  它们除了啃叶子的时候是安静的,其他的时间都是翘着屁

  股,鼓着翅儿不停的叫唤,白天也就罢了,基本没人在家,也就没人理会。

  最惨的是到了晚上,它们疯了似的叫得更欢,此起彼伏,

  永不停歇,吵得房顶都快掀了下来,弄得一家人在黑暗里惊愕得无法入眠。

  第二天起床,每个人都顶着两个重重的黑眼圈,像大熊

  猫一样,一副睡眠严重不足有气无力的样子。

  “荷子,你床底下究竟藏了什么东西,吵死人了。”

  母亲终于是忍无可忍,一股子火的把她床底上的那些个瓶

  瓶罐罐全部翻出来,扔了一地。

  “看你干的好事。”

  有一两只蝈蝈跳了出来,被早起正在找虫子的母鸡一口

  吞进了肚子里。

  小雨荷只好把它们远远的搬到野外去统统放生了,不想

  成为鸡们的腹中之物的,就远远的逃吧,越远越好。

  从此以后,小雨荷金盘洗手,再不玩蝈蝈。

  ......

  开学的前一天晚上,李宅。

  李萧辰的父亲李中白满脸怒气的看着旁边的儿子。

  “你明天给我老老实实的去上学,再到处浪,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上不上学是我的自由,要你管。”

  每次说不过的时候,就搬出老子的威严来,早干嘛去了?

  “你敢不去试试?”

  “就不去,你咬我啊?”

  “你不去是吗?是吗?”

  李中白显然被气到了,这小子从小就没让他省过心,越大就越胡作非为,无法无天,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他气急败坏地转了一圈,一眼看到院子里的木棍,操起一根手臂粗的就气势汹汹的赶回来。

  今天非狠狠的揍一顿这小子不可,居然敢如此顶撞他,还要死要活的耍赖不去上学。

  “我最后再问一遍,你去还是不去?”

  棍子已经挥到了李萧辰的头顶上了,看着就要落下来。

  这个时候,李中白的妻子李萧辰的后妈冯青云赶紧的跑过来,抓住他的手说:

  “孩子还小,慢慢教育,何必这样动气?快放下,放下。”

  如果这一棍真的挥下去,不死也残啊。

  “你这孩子,快跟你父亲道个歉啊。”

  “他要打死我就打死好了,要你假惺惺的。”

  “嘿,你这孩子。”冯青云嘟哝着,干脆放开手走过一边去。

  “你怎么能这样说话,找死啊?”

  “我一直都这样。”

  “你——”

  李中白气极了,本来已经放下来的手又举了起来,这小子就是皮痒,欠揍。

  “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

  在棍子又挥起来的一瞬,李萧辰狡黠的目光灵机一动,何必跟他硬碰硬,这一棍打下来,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

  “老头子,你也别打了,省点儿力气,我明天去上学就是。”

  李中白被他一声“老头子”气得还想揍他,李萧辰却径直的越过他,回房里去了,看都不看他一眼。

  ......

  第二天早上,李萧辰果真高高兴兴的背起书包就去上学了。

  在出门的那一瞬,他那高兴的模样儿还是让李中白愣了一下,难得这小子还有这么乖巧的时候。难不成真想通了?

  结果那小子早上乖乖出的门,傍晚就被他乖乖的领了回来,是学校通知李中白去领回来的。

  李萧辰皱着眉头,蔫巴着脸像是做了很大错事的孩子,一直跟在他的后面回的家。

  一路上,李中白都有一种恨不得要掐死了他的冲动。

  原来,这小子中午放学的时候,他把全班的男生聚集在一起,说:

  “咱班缺老大啊,咱们打一架来决出胜负怎样?最后赢的不仅可以当老大,还有奖品哦。”

  那奖品就是一包花花绿绿的糖果和一辆漂亮的玩具车。

  都是农村出来的泥娃子,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糖果,对于玩具车,更是第一次见到。

  那个时候,孩子们的玩具都是自己制作的,枪是用手指大的竹竿做的,子弹是酸藤子;而弹弓是用树杈做的,石子是子弹。

  所以,那辆玩具车,比糖果更有吸引力,无疑吸引了所有男孩子的目光。

  再说了,不就打架嘛,都是山沟里滚大的,谁小时候还没打过架啊,小事一桩,老大不老大的倒也无所谓,就冲着那辆玩具车也是值了。

  于是一群小屁孩就在操场上干起仗来,李萧辰就在旁边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狗尾巴草,大爷一样的看着他们打,这戏好看哪。

  很快的,地上倒了一片,每个人都被打得鼻青脸肿,鬼哭狼嚎的。最后只剩下一个人能站起来,举着手说:

  “我赢了。”

  李萧辰歪着嘴,笑了笑,

  “恭喜你,老大,这些奖品都是你的了。”

  说完拍拍头也不回的屁股就走人。

  结果当天下午,所有的家长都挤到了学校里,鼻青脸肿的小屁孩一溜站了一长排,家长们声势浩大的控诉着那个老大。

  老大耷拉着脑袋站在那里,他自己本身也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有苦说不出,糖已经被吃完了,玩具车也被砸烂了,支离破碎的丢在地上。

  “这都什么人啊,把我儿子打成这样?”

  “你小子是魔鬼吗?开学第一天就把大家打成这样。”

  “这么严重的大家事件,学校还管不管了?”

  “我们不要和那小魔头一班,让他的家长来说话。”

  ......

  要不是老师护着,老大肯定被他们给撕成了碎片,最后,老大不得已供出了李萧辰。

  结果李中白又被叫到了学校,跟那么多个家长一个个的赔礼道歉,还要陪医药费,弄得他气不打一处来,有气没处撒。

  自己还真以为这小子懂事了呢。这都什么事啊?

  这事儿闹这么大,他的老脸都被丢尽了,也不好意思再送他去上学了,由着他继续浪吧。

  第二天李萧辰就高高兴兴的去找小雨荷,大声嚷着:

  “荷子荷子,我不用上学了!”

  好吧,不用去上学就可以继续上天入地,爬树摸鱼抓泥鳅斗蝈蝈,游手好闲,无法无天的浪了一天又一天。

  ......

  又一年,李萧辰也是乖乖的背着书包去上学,李中白看着他那个样子就犯怵。

  想起去年那遭还是心有余悸,这小子不会又整什么幺蛾子吧?

  这次李萧辰倒是很乖,没有煽动别人打架也没参与打架,课堂上还坐得直直的听老师讲课。

  老师还以为他真转性了,上一秒还表扬了他,结果,下一秒.......

  当老师讲得津津有味自我陶醉的时候,他从书包里掏啊掏,掏出了一条长长的蛇。

  那东西有两个手指粗,花花绿绿的,吐着蛇信子,在桌子底下慢慢的爬行。

  它爬过一个女生脚踝的时候,那女生以为是什么碰了她的脚,伸手去挠,结果抓到了那条蛇,正吐着蛇信子瞪着眼睛看着她。

  “啊——”

  一声惊天动地的喊声打破了沉静,像是半夜是撞见了鬼一样,听着的人魂都吓出窍了。

  “蛇——蛇——”

  那女生不成句的只吐出一个字,蛇被她甩了出去,她整个人也蹦了起来,逃到教室很远很远的角落里,躲在角落里索索发抖。

  接下来,每个人都叽呱乱叫着,瞬间慌慌张张的冲出了教室,那爆炸混乱的场面根本无法形容。

  那蛇自由自在的在地上爬,不明白这些愚蠢的人类怎么会这么怕它,它只是条草花蛇好吗,没有毒,很多时候都不咬人的,即使被不小心咬那么一口也不疼的。

  刚才还讲得自我陶醉的老师呆了一秒,又呆了一秒,才慌慌张张的跑出了教室,去找人来捉了那条正在自我得意的吓走了所有人的蛇。

  “谁?是谁拿来的?”

  “老师,是我。”

  李萧辰倒是很诚实的举起了手,没有犹豫也没有栽赃陷害。

  老师扶着额,头都痛了,又是他。去年闹的那出就已经让他很出名了。

  他的父亲被气得吐血了,发誓再也不管他,只好由着他继续浪,现在开学的第一天,又闹事。

  于是,他再一次的被领回了家。

  ......

  “我说你挺正常的啊,又不是脑子有毛病,为什么要闹这些事啊?”

  小雨荷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躺在草地上,嘴里咯嘣的把草咬断吐了出来,然后看着蓝蓝的天空,说:

  “我在等你啊,小混蛋,等你长大了和我一起去上学。”

  “怎么?又关我事?”

  “那你以为呢,你怎么长这么慢啊,头疼。”

  她有办法吗?她才刚满五岁好不好,五岁的孩子太小,学校不收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