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14、上学记(1)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2493 2018-10-26 12:41:35

  五岁多的小雨荷,完完全全的长成了个野孩子,没有一点儿女孩子应有的矜持娇气温柔可爱,上天入地,无所不做。

  春天,在满山遍野的野花丛中奔跑,迎着朝阳,送走晚霞。

  小雨荷跟着李萧辰学会了爬树,不是为了掏鸟窝,而是为了爬到树上看刚孵出来的小鸟。它们眼睛还没有睁开,萌萌的样子,它们只会张大着嘴巴“喳喳”的叫,等着鸟妈妈把食物塞进它们的嘴里。

  小雨荷小脸笑着,用手指头轻轻的碰碰它们毛茸茸的小脑袋,它们就天真的以为,是鸟妈妈叼着食物要投喂了,很信赖的张着嘴,丝毫没有感觉到危险的存在,也太可爱了。

  夏天,小雨荷会跳到荷塘里,像鱼一样穿梭在荷叶间;会在小树林里整日整日的流连,采摘桃金娘;还会在夏天的傍晚,捕捉漫天飞舞的一闪一闪的萤火虫。

  秋天,在空旷的田野里燃起一堆篝火,撅着屁股鼓着腮帮子,不停的往泥块垒砌的窑里吹气,使火更旺一些,小脸抹得黑炭一样,再把偷挖来的红薯扔进去。然后躺在草地上,嘴里叼着草,看着大雁从头顶上悠然的飞过。

  冬天,完全无视天气的寒冷,小雨荷常常光着脚板,踩在泥水里摸鱼捉泥鳅。

  闲下来的有时候,她就想,是不是因为她整天和萧辰哥哥这只皮猴子在一起玩儿,然后才耳濡目染近墨者黑的长残了,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

  因为整天在外面风吹雨淋日晒的,原来多多少少有些粉粉嫩嫩的婴儿肥早就褪去,小雨荷变成一个瘦瘦小小黑乎乎的小鬼头。

  这段时间以来,小雨荷似乎是只长骨头不长肉,个子是长得快,高了不少,然而却是蔫蔫黄黄营养不良的样子,连同头发也是稀疏枯黄,如同冬天里被霜打的小草。

  村里同龄的孩子总是嘲笑她,说她糟蹋粮食。

  小雨荷自己也觉得是在糟蹋粮食,因为她的饭量实在是大得惊人,每顿吃满满的两大碗——这是足足一个成年人的饭量,却还整天喊饿。

  她那饿极了的眼神,像猫的眼睛一样骨溜溜的转,只要一发现食物便会两眼放出青光,口水流得三千丈。

  村里的老人都说,她是不是吃得太多吃坏了,肚子里长虫子。

  母亲陈月凤听闻,也被吓到了,就到野外扒拉了一把打虫的草药回来,煮了水捏着她的鼻子灌了下去。

  结果,小雨荷拉稀拉了三天,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好软塌塌的躺在床上。

  从此以后,陈月凤再不敢逼她喝药。

  几天后,奄奄一息的小雨荷,居然奇迹般的活了过来。只是原来活脱脱的性子,开始变得有些沉闷,走路也头低低的,再没有原来的神采张扬。

  那天,李萧辰见到了她,活像见到什么鬼一样。

  “哇,你怎么回事?怎么变成了这个鬼样子?”

  “吃错药了。”

  “你才吃错药了呢。”

  “我就是说我吃错药了啊。”

  “真的?”

  “在床上躺了几天,差点就死了,差点儿就没人陪你玩儿了。”

  “呸呸呸,你命长着呢,哪那么容易死。”

  说这话的时候,他明显的口不对心,有些害怕,眼神也变得黯淡无光。

  “那,既然你死不成,我们去上学吧。”

  上学?小雨荷愣了一下,她好像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从此以后,小雨荷就开始对那些,背着书包一蹦一跳满心欢快的去上学的小孩们,各种艳羡。

  也不知道,那个用书本构建的世界里,是不是能给她开启一个新的人生。

  于是,从1980年的夏天开始,小雨荷就天天闹着要去上学,父母被她缠得不厌其烦,终于松口,卖了一担谷子,凑了十几块钱,把她送到了镇里唯一的小学——三棵树小学。

  本来,他们是想着等她长大一点,明年再送她去学校的,无奈,小姑娘执拗,这不,整整提前了一年。

  乡村原始自由自在的生活虽好,但总觉得缺少了什么,而唐雨荷恍惚的觉得,自己要走很远很远的路,自然要学更多的东西,脚步自然也不会停留在原来的地方。

  ......

  于是,开学的前一天晚上,刚满六岁的小丫头,因为想着第二天要上学的事情,傻笑了一整晚,即使是猫头鹰唱着催眠曲,也兴奋得睡不着。

  然后,半夜以为天亮了,还爬起来了三次,每次看见黑乎乎的天空,就又唉声叹气的倒下去继续睡,她从来没觉得,夜,这么难熬。

  好不容易,天终于泛白了,小雨荷就跳起来,匆匆的洗了把脸,背起母亲为她织的书包就踏上了上学的路。

  她从来没有想到,这条路,她一走就是十多年。

  李萧辰也是兴奋得整晚都睡不着,想起前两次上学,是自己亲手给毁的,就为了等那个小丫头,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等了两年,现在终于可以一起去上学了,他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

  其实,他的年纪尚小,也没有过多的心思,也就觉得,有合得来的小伙伴一起上学,会快乐很多。

  于是,天还没亮,他爬起来,直守到天边出现了一抹的鱼肚白的时候,就高高兴兴的背上了书包,嘴角一直咧开着,高高兴兴的同他父亲李中白告别:

  “老头子,我去上学了。”

  李中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小子还会有心甘情愿背起书包去上学的这一天。

  呃,这小子,莫不是自己老眼昏花出现幻觉了吧?

  李中白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看时,那个混小子已出了门去。

  他既没有胡作非为也没有无理取闹?李中白掩饰不住满脸的惊讶,莫不是这混世魔王真的长大了?

  本来,他已经放弃了,不做任何幻想了,想着就让他当一辈子的放牛娃野孩子算了,也总比他整天给自己丢人现眼的好。

  没想到这次他居然主动提出要去上学,而且还那么兴高采烈的。

  李中白吃惊得眼珠子都要跳出来了,只在那么一瞬间,他又想,这该不会又是小魔王的障眼法吧,指不定到了学校又闹出什么更大的事情来。

  想想他一脸的灿笑,李中白心里就有些发虚,只能求老天保佑了。

  这小子是得了他的基因,个子高大体格健壮,比同龄孩子高出一个头,八岁的年龄看起来有十岁的样子,站在一群孩子当中简直就是鹤立鸡群。

  就是整天没个正行,脑子是灵活,却是刁钻古怪,挑起事来任是谁都压不住,但他只要对某件事情一旦认真起来,却也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这一天,李中白一直呆在家里,心神不宁的,什么事也做不了,老朝着门口张望,总害怕学校又来人了,那魔王在学校又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要他去把人领回来。

  然而,令他担惊受怕的事情,迟迟没有到来。

  ......

  李萧辰去到学校后,先是找到小雨荷,看到她和他分在不同的班级,就毫不犹豫的拿着书包,跟着她进了教室,还坐到她的后面。

  那刚毕业的年轻老师,和李萧辰是同村的,名叫李英,还带着满身的书卷气,站在讲台上讲话,脸还会红得像猴屁股一般。

  然而,底下一群黑乎乎的猴孩子,此时正用大眼睛正盯着她看,迷茫的眼神里,被惊艳到了。

  老师——好漂亮。

  李英点名的时候,莫名其妙多出一个人来,等一一查实了,才知道大名鼎鼎的李萧辰,硬是坐着不肯走,硬是赖着要在她的班级。

  她粉红的脸蛋露出痛苦和无奈的神色,这让猴孩子们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她不小心一触即发,就把燎原大火发泄都他们身上。

  李萧辰却笑嘻嘻的看着李英:

  “老师,我才不要那个又老又丑的老头做我的班主任,您这么美丽大方又温柔的女孩做我的老师,我肯定会乖乖的听您的话的,我保证决不闹事。”

  李英被他的话吓得差点就晕了过去,这小子的故事村里镇里传得满天飞,她不用想也知道,但凡他的嘴里吐出一句好话的时候,便是憋着什么大招的时候,他肯定能闹出个天翻地覆的事情来,而且不鸣则已,一鸣就会惊死人。

  李英惊恐的捂了捂自己的心脏,这个混世魔王在她的眼皮子底下,不知会闹出多少事情来,从今往后恐怕没有好日子过了。

  “你要是敢闹事,我就让你爸来收拾你。”

  好在他的父亲是她的堂叔,好歹自己手里还握着这么一张王牌。

  ......

  正说着话,三爷和强子一晃一晃的走进了教室。

  这两货是因为上学期考试语文考了0分,数学考了3分,被迫留级到班里的。

  强子是六叔公的儿子,这六叔公晚年得子,有什么好的全都一股脑儿的给了他,即使是要摘天上的月亮,他也会撑着那把老骨头要上天去。

  按辈分,在背后,小雨荷和三爷都得叫他一声叔叔,可是小雨荷从来没叫过,实在是太尴尬啊,管这么个小屁孩叫叔叔,打死也不叫。

  可这强子也特没节操,或许从吃奶的时候开始,他就成了三爷的跟班。

一苇情

有人进来瞧瞧么?给我点信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