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16、百年小镇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3023 2018-10-31 12:45:55

  小雨荷瞥了一眼他,心想:你别什么事都拖我下水就好了,但嘴唇动了动,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李萧辰召集的都是些什么人物啊?

  不爱学习的成绩差的想混日子的全都一股脑儿的聚在他身边了,难道她也要跟他们一样,期末考试的时候拿两个鸡蛋回家?

  呵呵。

  桃夭看着那些人就一脸的不屑,小嘴撅了撅,眉毛抬都不抬一下,她自小生活优渥,家教甚严,还是离这群人远些为好。

  小雨荷自然也不想和他们一样,混着过日子,期末考试要是了拿鸡蛋回家,父母失望的眼神会把她后悔死。

  再说,她也想有自己该有的样子。

  于是,小小的她面对完全陌生的课堂,努力的握住不听话的笔,尽管思维非常的迟钝茫然,但她努力的尝试着去适应学习生活。

  于是,小雨荷的手与笔开始了斗争,刚开始没写几个字,就觉得酸疼僵硬不听使唤。

  这双平日里干着各种农活家务异常灵巧的小手,足足的与笔斗争了一个月,才慢慢的适应了。

  这日,小雨荷好不容易把一到十写好了,阿拉伯数字1到10也写好了之后,很高兴的伸了个懒腰。

  无意中,眼角的余光看见李萧辰正趴着桌子呼呼地睡得正香,口水顺着嘴角流了出来,落在桌面上湿了一滩。

  他酣睡的样子甚是从容,少了份平日里的邪气与桀骜不羁,精致的五官,英俊的脸庞,多多少少让她震惊了一下下。

  小雨荷转头,摇摇他的桌子:

  “嘿,醒醒,老师来了。”

  他却迷糊的嘟哝着:

  “来就来呗,我还怕她?”

  是,你最厉害你最牛,老师还怕你三分呢。

  交作业的时候,他才慌慌张张的抢过她的作业本,三下两下鬼画符一样的画着充数。

  有本事你就不交作业啊,罚在走廊站一天,看你的腿软不软。

  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老师永远是那只黄雀,而他们就是那只不知死活的螳螂。

  孙猴子好歹还有一身的本事,也永远斗不过弥勒佛,逃不出他的五指山,而他们,充其量就是一群爱闹事的山里野猴子,如何斗得过老师大人?

  ......

  下午放学后,桃夭慢条斯理的收拾着文具和课本,她用她的盛世美颜成功的勾引了一群仰慕者,他们悄无声息的站在她的身旁,有事没事的找她搭讪,借支铅笔借块橡皮借个本子,或只为看她一眼,或只想让她看自己一眼,又或只为能和她搭上一两句话,仅此而已。

  桃夭或许早就对这种现象习以为常,对于她旁边一脸着迷的崇拜者没有太多的感觉,只低着头收拾自己的东西。

  “嗯,那个,桃夭,我和你同路,我们一起回家吧。”

  同路?那小子的家明明是在西边呢吧,而桃夭明明是往东边的方向,这难道不是南辕北辙?

  有个三年级的长相出挑的男孩,瞪了一眼那个说谎不眨眼的家伙,吓得那小子脖子一缩,溜了。

  之后,他就一直站在旁边,等着桃夭收拾完了后,说:

  “桃夭,你看你东西那么多,我帮你拿吧。”

  “好的,表哥,谢谢你。”

  自始至终,她像个高傲的公主,没有抬头看他们一眼,好像根本就不认识他们,或者他们太粗鄙,根本就无法入她的眼。

  李萧辰撇了撇嘴:

  “有表哥了不起啊,我看也不怎么样吧。”

  桃夭和他表哥冷着脸,不做理会,背起书包走出教室。

  李萧辰碰了一鼻子灰,只讪讪的笑。

  呵呵,他李萧辰也有吃瘪的时候,小雨荷在一旁看着,忍俊不禁,憋不住笑出声来。

  .......

  一群人跟着李萧辰出了校门口,瞬间一哄而散,像极了被关在笼子里的各类小动物们:什么兔子猴子山羊鸡鸭鹅老鼠乌龟啦,等等等等,终于等到了放风的时间,兴奋而雀跃的窜出笼门,奔向东南西北,各走各路,各回各家。

  今天是圩日,小镇热闹非凡。

  这里仍然按照古老的习惯,保持着每三日一集市的习俗。

  每到集市日,方圆百里乡村的人们都会来赶集。

  购买生活用品的有东西需要卖的想见见的亲人又不方便去家里的甚至还有相亲的,老人相见聊半天,亲人相见唠家常,情人相见看电影,朋友相见逛大街,搞得这三日一集的集日,倒变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大集会。

  年轻人的相亲见面,也多在这集日里。

  媒人会在前些天就会拖人传个话,告知今日带姑娘来与小伙子相见。

  “午时一刻,三棵树下。”

  那小伙子定会脸刮得溜光溜光,不留一丁点儿的胡渣,换上最漂亮的新衣裳,看起来英俊潇洒,无可挑剔的样儿。

  然后,天刚亮就会急哄哄的往镇上赶,就是为了给姑娘留下第一好印象。

  到了镇上,绕着大街小巷的转了十圈八圈之后,店铺才慢吞吞的陆陆续续的开了门。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站在三棵树下,终于等到了那抹姗姗来迟的娇俏的身影。

  媒婆介绍两人认识之后,便会借故匆匆离开,把空间留给他们。

  男方要是第一眼合了眼缘,就会想方设法的留下姑娘多聊聊,或者相邀去看场电影。

  然而不管男女,要是看不上眼的,自然是各种拒绝,然后各回各家,再不相见。

  ......

  三棵大榕树,是这个百年小镇最俱标志的印记。

  在三棵树镇,流传着一个古老的传说。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不知年月不知风尘,或许在天地混沌未开化之时,我们最古老的祖先,跋山涉水的来到这片荒无人烟的土地上,又累又饿又渴的倒地而睡。

  迷迷糊糊中,他们做了同一个梦。

  在梦里,一只绿色的孔雀绕着他们飞行了三圈,然后落在地上,咕咕的叫。

  醒来后,发现地上有三棵榕树种子,只一刻的功夫,种子就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祖先们认为,这是吉祥的征兆,这地方肯定是块风水宝地,于是决定就在此安营扎寨,开荒种地,繁衍生息。

  这里与外界隔绝,没有灾难与战乱的骚扰,是难得的世外桃源。

  又经过了漫长的岁月,到了明朝后期,北方由于干旱和常年的战乱,很多部族为了逃离战火与艰难的生活,开始南迁。

  他们跋山涉水,越过了十万大山,终于来到这片蛮荒却又宁静的地方,在三棵树周围的乡间,择地而居。

  这里原有的居民,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到来而为难他们,慢慢的,南北血统的融合,从而导致这片地方的人口激增,三棵树发展成为一个小镇。

  三棵树镇是南方各乡村到达省城的必经之地,它就像是一座门户或者一座桥梁,成为连接省城与乡村的枢纽,而小镇北边毗邻的梦江,是南方重要的河流之一浔水的一条支流,灌溉着这方圆百里的广阔的土地。

  又历经百年,清末年间,在这片蛮荒之地上,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由于清朝末期的暴政,战乱与外族的入侵,使得人们的生活水深火热苦不堪言,盘踞在十万大山之中的蟒蛇之王洪秀全,终于壮大成才为惊世之龙,振臂一呼,怒发冲冠,呼风唤雨,成立了太平军,成千上万的群众响应,组织了浩浩荡荡的大军北上直捣南京城,这便是史上最著名的太平天国起义。

  太平天国起义的发源地紫荆山和金田起义的原址,便离三棵树镇不远,当时家家户户都有参加太平军的历史,曾经声势浩大,历久犹存。

  于是,野蛮与正义并存,英雄与流氓相融,由此可见一斑。

  历经千年的沧桑岁月,任你岁月流逝,朝代更迭,星辰变换,这三棵榕树始终屹立不倒。

  它们见证了三棵树镇的原始蛮荒与风和日丽,血雨腥风与平和安详,早已经不分彼此,互相攀爬缠绕着往空中四周生长,现在已高耸入云,直插云霄,撑出一片非常巨大的绿荫。

  这里是全镇最阴凉最热闹的地方。孩子们在这里追逐打闹,老人们在树下或聊天,或下棋,成群的鸟儿在树上筑巢,叫声经久不绝。

  历史的风儿轻轻的吹过树梢,留下经年不息的梦。

  曾经,镇里在拓建公路的时候,为了保护这历史悠久的千年榕树,还故意的绕了个弯。

  ......

  1978年的三中全会平反了冤假错案之后,紧接着1979年开始的改革开放,即使是在这闭塞遥远的乡村,也感觉到了希望的曙光,前进的步伐。

  各种物品的买卖开始丰富起来,打破了原来只有供销社垄断所有商品的萧条局面。

  李萧辰迈着他的大长腿走在前面,小雨荷在后面小跑的跟着,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左躲右闪,左冲右突。

  一路上,卖鸡的卖鸭的卖箩筐的卖山野水果的,沿着道路摆了长长的一条,各种讨价还价的声音不绝于耳。

  一只鸡不经意的逃出了笼,受到了惊吓,在满大街的人腿中慌不择路四处奔跑,卖鸡的人跑在后面追赶着,扑过去,扑了个空,又扑过去,终于逮住了逃窜的鸡,神色慌张的弄得满身鸡毛满头大汗。

一苇情

由于这几天身体不舒服,没有及时更新,望读者们谅解。这两个章节历史的内容比较多,比较难写,也需要沉淀一下。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