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18、荷塘旧事(2)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3650 2018-11-02 23:08:07

  话说这葫芦山的泉水经过九九八十一弯才流到了这里,积存了下来,也不知道历经了多少个朝代多少个春秋,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湖泊,湖水终年清冽甘甜,永不枯竭。

  据说,他们的祖公爷原是李自成手下的一员大将,当年李自成兵败之后,为了躲避追兵,他带领亲信,携着妻儿老小,历尽曲折磨难逃到了这里。

  后有追兵几经生死历经劫难的他们,逃到了这片几乎是世界的尽头与世隔绝的地方,已经是精疲力尽又累又饿又渴了,已经没有了再继续前行的勇气喝力量了。

  他们趴在湖边大灌了一肚子湖水之后,才发觉湖水如此甘冽沁人心脾,让他们颓废的几尽绝望的心,精神为之一振,疲劳也消散了大半。

  祖公爷放眼望去,见湖的中央水较深,四周地势平坦,常年被湖水浸泡,是一方未经开垦的荒原,适合耕作。

  远方的葫芦山若隐若现,如同一位巨人,静静的守护着这片土地,祖公爷又看看自己带出来的两三百人,长达三个多月的没日没夜的逃命生活,此时已经狼狈不堪,到了崩溃的边缘,确实不适合再往前走了,想来也逃得够远了,既然无意间闯入了这片地方,也是一种缘分,那就留下来吧。

  祖公爷从此改姓唐,带着和他一起逃命出来的部下和族人,开垦着这一片蛮荒之地,隐名埋姓的过上了寻常老百姓的生活。

  又过了几年,湖泊的周围低洼的地方,都被开垦成了农田,每年产的稻米,慢慢的解决了族人家人的饥馑问题,生活就慢慢的稳定下来。

  那一年,祖公爷在湖泊的周围低洼的地方,撒下了第一批莲藕种子。

  也是在那年的夏天,湖泊四周就长出了一圈的荷叶,还开出了第一朵荷花......

  此后,第二年,第三年......很多年以后,湖里的莲荷越长越多,慢慢的,除了中央水最深的地方,几乎整个湖面,都长满了荷,每到夏天,放眼望去,都是一望无际的碧绿。

  唐姓子孙也像湖里的荷一样的繁衍生息,他们不问世事,代代务农,以种植稻米、莲藕为生。

  说来也怪,湖里的莲藕怎么挖都挖不完。

  或许是得到了葫芦山的天然泉水的滋养,莲藕长得是又肥又大,吃起来粉香带甜,有一种天然清香的味道。

  因为这片湖泊,本就无名,现在因有了荷,便名为荷塘,也算是名副其实吧。

  每到初秋的季节,唐家人就开始挑着上好的莲藕到各乡各村去叫卖。

  但凡是在大街小巷里听到:卖莲藕咯,新鲜的荷塘莲藕——那准是他们唐家人。

  由于荷塘莲藕确实是味道一绝,日积月累的,便声名远扬,有人曾偷偷的拿荷塘莲藕与方圆百里的藕较量,竟发现无藕能与之匹敌。

  到了乾隆年间,荷塘莲藕以其独特的粉香甘甜,打败了全国各地的莲藕,被列为贡品,定时上贡给朝廷和达官贵人享用。

  一时间,荷塘莲藕名声大噪。

  很多的村子见荷塘的莲藕如此受欢迎,就到此处来采集种子回去种植,结果长出来的莲藕不仅瘦小得如棍棒一样难看,吃起来也味同嚼蜡。

  唐村的历届族老们,也都曾试图扩大莲藕的种植,于是便引荷塘的水到周边种植,长出来的莲藕虽然不再瘦小难看,但吃起来却少了天然的香味儿。

  几百年来,唐家人都不得其解,也就只好放弃,该种稻米的地方还种稻米。

  ......

  荷塘,小雨荷自然是最熟悉不过了,童年里,特别是夏天,她的大部分时间都是与碧绿的荷娇美的荷花度过的。

  塘里的莲藕都成了精了,每年的春天就冒出叶子来,到了夏季,碧绿的荷叶遮盖了整个湖面,望不到天际,到了仲夏,满塘的荷花盛开,美得就像回事在童话里。

  “阿奶,那对面的桃村李村又是怎么来的呢?”

  “桃村李村啊,你且听我慢慢说——

  当年和祖公爷一起逃难来的,还有他的两个护卫,两人都以祖公爷马首是瞻,为了有个照应,就在湖的对岸定居下来。

  三人约好以湖为界择地而居,彼此照应着,互通有无,于是一个在东南,开垦了大片的土地,村里村外满栽桃花,以此为标志,自诩为桃花村,族人也改姓桃;另一个则在西南,遍种李树,改姓为李,慢慢的便形成了今天的李村。

  每年的春天,先是西南边的李树开花,雪白雪白花瓣挂满枝头,白茫茫一片;接着是东南面的桃花,鲜红粉红的美得让人陶醉;到了夏天的时候,便有荷塘里的荷花盛开,亭亭玉立在荷叶的中间,那更是美得无法形容啊。

  桃村的桃子李村的李子,或许都是得益于葫芦山的泉水,清甜得出奇,也是方圆百里出了名的,和唐村的莲藕齐名。

  三个村子原本渊源就颇深,不仅相安无事,还常有往来,族人们也都能如兄弟般和平相处。

  然而世事变迁,祖公爷和他的两个护卫相继去世后,后人继续在这一方肥沃的土地上迅速的繁衍生息,随着人口的增多,各村为了争夺更多的土地展开了斗争。

  刚开始只是小打小闹,日复一日之后,就演变成大型的互相残杀。

  听祖上的人口口相传,到了清朝末年,桃村和李村的族人联合起来为了争夺荷塘与唐村发生了一次大的争斗,各村都死了很多人,甚至把荷塘的水都染红了。

  那一年的莲藕长势特别好,可是采挖出来的莲藕都带着血红色,村里的人都不敢吃,更不敢拿去卖。

  这事之后的好多年里,还听说荷塘会闹鬼,人都不敢去荷塘里挖藕了,后人们都弃荷塘不顾,荷塘便成了弃塘,任由它自生自灭。

  然而奇怪的是,荷却越长越多越长越茂盛。每年的夏天,这荷塘的荷叶荷花是望不到头的,形成了一道天然美丽的风景。

  传言说从那件事以后,这三个村的人就恨上了,互不往来,禁止通婚,如有违反族规的,一律沉塘处置。

  一百多年来,族人们无不战战兢兢,不敢越雷池半步。

  然而,毕竟同时身处这片地方,各种交集不断,各种事件层出不穷,防不胜防,根本就是族规无法杜绝的。

  阿奶说到这里,双唇还微微的动着,声音却越来越小,那眯缝着的双眼慢慢的迷蒙,处在似睡似醒之间,意识也混沌起来。

  每一次回忆往事,她都会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小雨荷轻轻地给她盖上薄毯,生怕吵醒了她。

  原来荷塘的旧时光里,有美好大大岁月,也同样经历了腥风血雨;有欢愉,也有痛苦......

  然而,痛苦的事情都过去了一百多年了,也该放下了。

  对于曾经的痛苦,放下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

  开学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英姐说今天要公布班干部的名单。

  英姐——是李英班里的猴子们私下里对她亲切的称呼。

  猴子们看着她走进教室,眼睛都直了,她今天扎了一束马尾,走起路来甩啊甩的,特有精神。

  他们都张大着嘴巴看着她,有一两个甚至拉哈子都流出来了。

  猴子们的心里暗搓搓的想,要是自己能当上一官半职的,手里有那么一点儿权力,就可以耍耍小手段,甚至稍稍欺压一下那些老和自己过不去的人,那简直是太好了。

  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这些连小屁孩都懂。

  “班长,桃夭。”

  桃夭的美颜为她争取了很多的支持者,关键是人家还是这群猴子中最有学问的,担任班长当之无愧。

  没有人会有异议,当然,除了李萧辰,这家伙不是对什么都有异议,就是对什么都无所谓。

  “副班长,李萧辰。”

  “哗——”

  大家觉得不可思议,老师居然选李萧辰当副班长?开什么国际大玩笑?

  他每日就知道上课睡觉,下课乱指挥一群猴子疯玩,甚至作威作福的,作业十次就有九次被罚,这样的人也能当副班长?

  此刻的李萧辰也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当官了,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

  大家都朝他看过来,一脸的难以置信的表情,英姐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感觉自己是在以权谋私一般,选这么个人物当副班长,确定合适么?不会把猴子们都带坏了吧?

  被几十双眼睛盯着这边看,连带着坐在李萧辰前面的小雨荷也遭殃,感觉冷汗直冒,手就有些哆嗦着,用力的摇晃他的桌子,心想,你倒是快醒醒啊,几十双眼睛都盯着你呢。

  “你老摇我桌子干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睡得正沉的李萧辰,被人这么摇醒,心里自然有很大的怨气,知道是小雨荷,他也就唠叨一句,要是别人这样扰他清梦,他早就出手了。

  小雨荷无语,好心没好报,还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她干脆缩过一边,冷眼旁观,由着他闹去。

  英姐从讲台上走了下来,站在他身旁,一动不动的看了他一分钟,猴子们都替他捏了一把汗,暗搓搓的想英姐这把火要烧得大点才好,正好杀杀李萧辰的性子,也太嚣张了。

  于是都是一副看热闹有点幸灾乐祸的表情。

  英姐强忍着怒气,敲敲他的桌子,不理,又敲敲他的桌子,还不理,继续呼呼大睡。

  终于,英姐忍无可忍的拿了书本“啪”的一声,拍了一下桌子,大吼:

  “起床了!”

  李萧辰终于是被吵醒了,揉了揉被震得生疼的耳朵,伸了个懒腰,半眯着双眼瞄了一眼正在冒火的英姐,缓缓的站了起来。

  “李萧辰......你......”

  话音刚落,教室里发出一阵哄笑声。

  笑声更是让英姐瞬间火冒三丈,当即吼了一句:

  “笑什么笑,没事干是吗?都给我罚抄三遍课文。”说着,又转过头来,指着李萧辰说,“还有你,跟我到办公室来。”

  说完,迈着气匆匆的步伐,出了教室。

  李萧辰则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先是做了个鬼脸,然后慢悠悠的踱着步子,蜗牛一样的往办公室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