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19、蛮荒岁月(1)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2242 2018-11-03 22:39:30

  老师办公室。

  “什么副班长?谁说我要当副班长了?谁想当谁当去。”

  嘿,还真有人不想当官的,这小子脑子进水了?

  李英有些生气,这件事情,明摆着是她以权谋私了,他还不领情。

  李英气结的看着他,本想训斥一顿他的话,生生的吞回喉咙里。

  这小子,明明长着一副好皮囊,却满身的痞气。

  都怪自己,白叔那会儿找到她时,一时心直口快,答应了他,帮他调教这小子。

  哎,现在后悔也没用了,只好硬着头皮想尽千方百计管管他,否则白叔那里也不好交代啊。

  再说了,这小子再不想办法扭过来,往后可就更难办了,除了会给自己制造无穷无尽的麻烦之外,恐怕他这一生也就这样了。

  再说,要他当这个副班长,除了要约束一下他,也是想让他帮着震慑一下那些个不听话的学生,比如说三爷强子这些人,他们老是惹事很是让她头疼。

  “那你倒是说说,为什么不想当副班长?”

  “凭什么桃夭当正的,我当副的,那岂不是我要听那个小丫头的话?”

  “......”

  李英只觉得有些无语,他也不想想自己是个什么德行。

  “桃夭学习好,又听话,你呢,一股子邪气,还带头闹事,你觉得你适合当正的吗?”

  言外之意,他这个副班长还是她给的,要是选的话,没有一个人会选他。

  李萧辰瞬间被噎得无话可说,挠了挠头,想了一下又说:

  “那我就什么都不当呗,我又不跟她抢。”

  呵,他倒是瞬间推得一干二净的,像是她非要求他做一样。

  要不是怕他带头闹事,她还真不想让他做这个副班长,全班几十双眼睛盯住的不仅是他,更是她呢。于是她话锋一转,说:

  “你也有你的优势啊,你要是当了副班长可以帮帮我啊。”

  “帮你?有人为难你了?”

  李萧辰有些不敢置信,他再怎么浑,但该出手时他也决不含糊。

  “对啊,帮我管管那些不听话的学生啊,他们都喜欢听你的。”

  哦,原来如此,李萧辰看了她一眼,原来英姐打的是这个主意,难怪非要给个副班套着他。

  英姐怕他又要一口回绝,忙说:

  “这样,我们先来个约定,哪天你的学习超过桃夭了,不犯错误了,我立马让你升上去当正的,怎么样?”

  李萧辰撇了撇嘴,感觉这难度有些大,他一向唯我独尊无法无天自由散漫惯了,突然间在身上加这么多约束,还不如把他关在笼子里在,手脚带上镣铐脖子套着枷锁呢。

  可是,想想刚才在教室里,看到桃夭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心里莫名的有些恼火,牛脾气就来了,话就冲口而出:

  “成交,记得你说过的话。”

  “好,我一定牢牢记住,等着你转正。”

  ......

  李萧辰回到教室之后,瞪了一眼小雨荷,说:

  “你怎么不叫醒我?害我被骂。”

  “呵,怪我?你骂我吵你睡觉来着。”

  李萧辰烦躁的挠着头,把头发挠得乱蓬蓬的,想起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火就没处撒,心里就更烦了。

  他回来的路上,越想越不对,感觉自己不小心掉进英姐挖的坑里了,还被枷锁套得死死的,有一股无名之火需要发泄一下,可还没发出来就被堵住了。

  火气没处撒的李萧辰,一脚踩在凳子上,把凳子的一条腿踩断了。

  此时上课铃刚好响了,还没来得及去换新的板凳,他和他的同桌只好站着听课。

  下课了,老师命令他把凳子修好,他指挥着同桌,去老师那里拿来工具,并在旁袖手旁观的看着他敲敲打打了十分钟,勉强是把凳腿修好了,他于是试着坐上去,可屁股还没坐稳,就“啪”的一声,跌坐在地上。

  这一跤摔得有些重,李萧辰由几个人扶着才站了起来,缓过来的他,气愤难平的把那凳子搬到教室外砸了个稀巴烂还不解恨。

  他的同桌看得战战兢兢的,不敢说话,只想着,完蛋了,以后要跟着他一起站着上课,也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

  只是他这个念头刚起,三爷强子这两只哈巴狗,直接把自己的凳子搬了过来给他们坐,反正他们老是被老师罚站,几乎用不上。

  李萧辰浑身的怒气还没消,冷冷的没说话,径直的坐下了。

  中午放学的时候,他的座位上就放了一把新的长板凳,也不知道是谁的动作这么快。

  也对,他的手下那么多人就等着机会来巴结他呢。

  .......

  课间休息的时候,三爷强子巴巴的凑过来,那双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

  “荷子,帮帮忙呗。”

  “什么?”

  唐雨荷看着他们那个样子就反胃,有些恶心。

  “借你的作业抄抄呗。”

  这两个东西每天都不做作业,每天都被罚在走廊外面站着听课,腿都站肿了,简直把我们唐家人的脸都给丢尽了。

  今天老师命令他们,交不出作业就不准回家,两人才急着来找唐雨荷。

  “一根冰棍。”

  “什么?”

  “拉倒。”

  “成交。”

  ......

  下午放学的时候,三爷强子倒是实现了他们的承诺,给唐雨荷买了根冰棍,作为抄作业的酬劳。

  唐雨荷一边咬着冰棍,一边大摇大摆的往家里走,嘴巴吸溜吸溜的响,别提多带劲儿。

  这几日,头上的太阳火辣辣的,夏日的暑气让人郁闷难耐,吸棍冰棍解解火,特爽。

  今年夏季,镇上新开了家冰棍厂,走过路过的时候,那种冰冰爽爽甜丝丝的气味儿,冲到了大街上,老往小雨荷的小鼻子钻,害得她老是流口水,只是一直没机会,今天终于逮到了,自然是不会放过。

  李萧辰歪着眼睛看了一眼她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眼里尽是不屑:

  “瞧你这点儿出息。”

  “我喜欢,关你事?”

  李萧辰一脸的邪笑,抬着大长腿走进了冰棍厂,出来的时候,用盘子装了一盘冰棍出来,数不清有多少棍,递到她面前的时候,唐雨荷直接就傻了眼。

  “你不是喜欢吃吗?拿去。”

  我去,这不是为难她吗?她一下子怎么吃得那么多?这是要撑死她还是要冻死她啊。

  “我说你不要一下子全拿出来行不行?每天就拿一两棍?”

  “都拿出来了,要不要,不要扔了。”

  这小子明摆着就是故意的,肯定是故意的。

  “要,怎么能不要。”

  唐雨荷忙把冰棍夺了过来,手忙脚乱的嘴巴叼了一根,一边手拿两根,剩下的只好忍痛割爱分给了别人。

  站在旁边的三爷强子每人都拿了一棍,嘻嘻笑的看着她:

  “赚了。”

  唐雨荷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真想揍他们一顿。

  不过想着明天开始,国庆中秋连着农忙假,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就懒得跟他们计较了。

  她眉眼弯弯的笑了笑,整整十天啊,又可以浪得飞起了。

  她吸了一口冰棍,猛的想到了什么,就飞跑了起来,李萧辰在后面追了几步,这丫头,疯了吧,于是在她背后喊:

  “遇鬼了?你跑什么?”

  “我要拿冰棍回去给我弟弟吃。”

  唐雨荷落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小脚就飞一样的往前跑了。

  李萧辰扶着额,无奈的笑了。从镇上跑到村里,冰棍怕早就化了吧,见过傻的,还真没见过这么傻的。

  唐雨荷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跑到家的时候,冰棍只剩下了一根棍子和一点点甜味,可看着大勇小勇含在嘴里还不舍得放手的样子,眼眶就红了,心里泛着酸。

  晚上吃饭的时候,唐雨荷肚子就开始疼。

  一路拿着冰棍跑回家,看着冰棍滴着水,一点点的变小,可惜得直往嘴巴里塞,冻得牙齿都软了。

  肚子疼得实在什么也吃不下,还跑了好几次茅房,直闹到了半夜,已经虚脱的她,才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

  秋收打谷场上。

  全村人收回来的水稻都堆放在这里,一堆一堆的垒成了小山。

  一家人早早的吃过晚饭后,都来到了打谷场上,必须趁着晚上的时间,脱谷粒,把谷子与稻草分离,明天太阳出来的时候,就可以晒谷子了。

  月亮刚刚从东南边升起来,明天就是八月十五了,今晚月亮也是特别圆特别亮,繁星点点的天空,带着梦幻般的色彩,神秘而悠远。

  唐雨荷和母亲把收割回来的稻草铺在打谷场上,父亲正在给小黑套上绳索,小黑的屁股后面拉个石轱辘,然后一圈一圈的在稻草上面辗过。

  全村的孩子都聚集在打谷场上,趁着朦胧的月色追逐奔跑捉迷藏。

  已经晒干的稻草就堆在旁边,一跺一跺的像极了小山峰,在月光下带着迷离的色彩。

  很多时候,孩儿们玩累了就会靠着草垛上沉沉的睡去,等大人们终于辗好了稻谷,就会把他们抱回家去睡觉。

  今晚大家玩得很疯狂,一点儿都没有停止的意思。

  小勇还太小,唐雨荷得时常看着他,不敢跑得太远,于是玩得一点儿也不尽兴。

  倒是大勇那个皮猴子,早就跑没了个踪影,他或者已经躲在某个草垛里和别人捉迷藏。

  孩子们“呱呱呱”的叫声,喧闹着沉沉的夜晚,星星眨着眼睛,迟迟不肯睡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