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24、求学路上(3)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2435 2018-11-09 21:51:42

  以前难得一放假,李萧辰总是划了船,船没到岸边,他远远的就跳过来,张牙舞爪的出现在她面前。

  他小时候爱玩的爬树掏鸟窝之类的游戏早就腻了之后,又找到了新的玩法。

  那就是逗唐雨荷玩,他总是喜欢把小姑娘逗得气鼓鼓的,看着她炸毛的样子就高兴。

  放假了之后,唐雨荷习惯性的一连等了好几天,也不见他的影子,刚开始有些闹不明白,以为他又是要搞些什么事情,才神秘的失踪了几天不见人影,也就没太在意。

  等过了十几天后,依旧不见他出现,唐雨荷的心里才觉得有些失落。

  他好像突然凭空消失了一样,没有任何预兆的,不给任何人缓冲的时间就没了影儿。

  也不知道这小子到哪儿浪去了,这么久不露面。

  唐雨荷依旧在家帮忙,去荷塘洗衣服的时候,依旧顺手给哑叔捎上一把青菜。

  几年的时间里,哑叔苍老了很多,根根白发就这样冒了出来,见到她还是一脸的笑,把别人给他的东西都往她手里塞,眼睛发亮。

  暑假结束前的最后一天,李萧辰突然来找唐雨荷。

  他的突然出现,显然是吓了唐雨荷一跳。

  两个月的时间不见,少年个子又长高了,也健壮了不少,脸也晒黑了,眼神却更明亮了。

  他逆光而站,清晨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给他度了一层金色的光芒。

  少年的身上柔和的金色阳光,让他整个人显得神采奕奕光彩照人,浑身焕发着令人着迷的色彩。

  他见到她时,墨黑幽深的眼睛亮亮的,像是见到了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般。

  “荷子。”

  唐雨荷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惊讶的呆呆的看着他。

  “傻愣什么,叫你呢。”

  “哦。”

  她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的,盯着他看,感觉他有些不一样了,至于是哪里不一样,她也说不上来。

  “我......下午就要出发去省城了,可能.....可能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回来了。”

  他的眼神黯淡下去,话里有淡淡的伤感,让人听着不舒服。

  “为什么?你不上学了吗?”

  唐雨荷脑子有些糊,不明白他突然消失了两个月,回来就说要去省城,还说去了省城就不回来了,不就坐车一个来回的事嘛。

  “我爸把公司搬到省城去了,我们全家都搬走,我要到那里去上学了。”

  原来是这样啊,他这是搬家了啊。他要离开这里了,这是来和她告别的吗?

  他说,他不回来了?

  唐雨荷感觉心里有些空,失落感更强烈了,习惯了他在她面前的胡作非为,习惯了他的张牙舞爪,习惯了他的邪魅霸道,然而突然有一天,他说,他要走了,唐雨荷的心里竟有隐隐的伤心传来。

  一个从小到大的玩伴,突然说离开就离开了,唐雨荷虽然什么也没说,但心情明显的有些沉重。

  “我今天来是有样东西要给你。”

  李萧辰摊开双手,手掌里握着两颗一模一样的鸡蛋大的彩石,圆溜溜的石头,泛着五颜六色的光泽,晶莹剔透的,很是好看。

  他拿了一颗放到她手上,说:

  “这个给你。”

  又把另一颗举起来,迎着初升的朝阳,说:

  “这个是我的。”

  石头在太阳光的照射下,莹莹有光,很是漂亮。

  唐雨荷把玩着手里的石头,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漂亮的石头,有些爱不释手。

  刚才因为离别的伤感而失落的眼神,这会儿却是发现了什么新奇事物那样,亮晶晶的,一脸阳光灿烂的笑了:

  “在哪儿捡的,这么好看的石头。”

  李萧辰叹了口气,摸了摸她齐耳的短发,看着她笑得灿烂,心情也莫名的好了很多:

  “好看你就收着。”

  他从小就知道,这两个彩石,是他妈妈留给他的唯一东西,他看着傻丫头喜欢,唇角抽了抽,不就是一块石头嘛,至于这么高兴吗?

  “真的是给我的吗?那我可收下了,谢谢。”

  唐雨荷嘴里说着谢谢,手却是怕他会反悔一样,紧紧的拽着,傻傻的笑着看他。

  没心没肺的,李萧辰在心里骂了一句。

  ...

  那一年的夏天,李萧辰就这样走了,离开了她的视线,离开了她的生活。

  唐雨荷忽然发觉,自己的生活变得暗淡无光了无生趣。

  只是,他那天说的最后一句话,会时刻的萦绕在她的耳边:

  “荷子,记着,我在中学等着你。”

  他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像风儿一样轻轻的,却不知为何落在了她的心里,生了根,发了芽。

  她无聊的时候,总喜欢拿出来细细的品味:他说他在中学等着她,那她也得考得上中学才行啊。

  唐雨荷有些发愁,以她现在的成绩,考上中学还真的有很大的难度。

  她知道自己不是聪慧的人,一直都是笨笨的那种,也知道唯有勤能补拙,所以便更加的勤奋刻苦。

  失去了儿时的玩伴,唐雨荷虽然觉得日子还是照样的过,但难免的还是失落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闲暇下来的时候,唐雨荷总会望着湛蓝的天空出神。

  城里没有荷塘,萧辰哥哥怎么游泳?城里有没有高高的树,萧辰哥哥怎么爬树?

  城里没有宽广的草地,可以撒欢儿的跑;城里更没有萤火虫没有蝈蝈,他会不会想念这里的生活?

  城里也没有小黑作伴,城里什么也没有,他干嘛要去城里啊?

  日子就这样在一点一点的恍惚间过去,唐雨荷觉得自己是在慢慢的熬着日子,日子也在慢慢的熬着她。

  两年的春夏秋冬过去了,燕子飞走了又回来,往返于天地间两个轮回;路边的野菊花开了一茬又开一茬,她,终于熬到了小学毕业。

  ...

  1987年的夏天,唐雨荷刚刚踏入12岁,就参加人生中的第一次大考:小学升初中的考试。

  考试,是在炎热的夏天里狂躁的知了叫声中,连续进行了两天,除了考主科语文数学,还要考历史地理生物,显然后者只是作为参考成绩。

  考试结果的分流其实很简单明了,考上的继续上学,前途光明;考不上的或者补习来年再考,或者直接回家务农,重复着老一辈人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苦逼生活。

  唐雨荷考完试之后,迷迷糊糊的昏睡了几天。

  为了能考出好成绩,唐雨荷简直是拼了老命了,以至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能安安稳稳的睡个好觉。

  这回考完了,全身心放松了,她就睡了个昏天暗地。

  记得考试前一个月,老师要求晚上去学校复习,全村的孩子只有唐雨荷一个人报名。

  想到自己一个人走夜路有些害怕,唐雨荷便一个个的去游说,指望着能说服一两个人晚上能和她一起去上课,互相有个伴,互相壮壮胆,一起走过那段黑夜里阴森恐怖的路。

  可是和她一起走路上了几年学,一起长大的小伙伴们,不但不理她,竟然还嘲笑她傻,大晚上的,谁不是在家睡觉,去学校干什么。

  她只好硬着头皮自己去。

  上晚自习的第一天,傍晚时分,唐雨荷吃过饭洗了澡,抱着书包备着手电就出发了。

  夏日里的晚霞把天边装扮得异常的美丽,晚风习习的吹拂着她稚嫩的小脸,知了还在树上聒噪着,不肯闭嘴,而青蛙却已是不耐烦的叫了起来,迎接夜晚的来临。

  五年里,这条美丽的乡间小路,唐雨荷不知道来来回回走过多少次,洒下一路的酸甜苦辣,数不清的脚印,数不清的印记。

  那晚下课的时候,已是晚上九点多,唐雨荷只好孤零零的自己打着手电往回走。

  她心里孤苦的想,要是李萧辰在就好了,那家伙胆子比天大,什么妖魔鬼怪牛鬼蛇神的,在他面前都得绕道而行,用他来镇场子是最合适不过的。

  唐雨荷一个人坦然的走出了小镇,在漆黑中,接着走过一段没有房舍的野地。

  周围所有的黑暗都向她袭来,尽管心里害怕得瑟瑟发抖,却还是咬着牙关挺直了背脊,自己给自己打气,不肯放弃,继续往前走。

  幸亏路程不是很远,走过这一片野地,再穿过一片小树林,就到村口了。

  黑压压的小树林里,有猫头鹰在叫。

  平日里是听着猫头鹰的叫声入睡的唐雨荷,这会儿听到了猫头鹰的叫声,怎么就觉得如此的毛骨悚然让人害怕呢?

  唐雨荷的胆子小,在黑暗中哆嗦着小身板,腿软得没有力气抬起脚。

  但她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就这样被吓住了,止步不前,为了安慰自己,自己给自己壮胆,她故作轻松的哼起了歌儿。

  “太阳当空照——”

  习惯性的哼出这么一句后,发现不对,现在是黑夜里,没有太阳。

  于是又故意的清了清嗓子,冒出一句:

  “共产党好,共产党好,共产党是我们的好领导——”

  听说共产党能斩妖除魔,没有胆子用这首歌来给自己壮胆,镇镇场子也好啊,那些个什么鬼啊怪啊的,听到声音最好离她远远的,千万不要靠近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