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2、军训(1)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2253 2018-11-12 13:07:47

  唐雨荷到学校两天了,昨日早上天刚蒙蒙亮,起床的钟声裹夹着厚厚的凝聚在空中不散的晨雾声声袭来,分秒不差的扰人清梦。

  今日,同样正是年少梦长时,钟声透过重重的雾霾破入耳膜,像是催魂一样,唐雨荷厚厚的眼皮艰难困苦的挣扎了一下,没法睁开,翻过身,还想继续睡。

  可是旁边窸窸窣窣的起床声音响起,令唐雨荷不敢再次睡沉过去。

  于是脑子在半睡半醒半挣扎之间,分不清梦境与现实。起初的画面很美,自己躺在舒适的大床上,鸟儿在欢叫,清晨的阳光照耀着窗台,静谧而安详。

  然而画面忽的一转,想起了这里是学校,想起了今天是开学的第二天,要进行军训,心里一惊,睡意顿事消了大半,唐雨荷腾的坐了起来。

  她的动静有些大,架床激烈的摇摆了一下,“咯吱”作响。

  迷蒙中,她看了一眼旁边架床上还在呼呼大睡的蒙卓丽,没想到她比自己还要大条,于是扯开蚊帐,狠命的摇了一把她的胳膊,力气大得带动着整个架床都摇晃了起来,咯吱咯吱的响声有些刺耳。

  “阿蒙,快起床,今天军训第一天,迟到了要挨罚的。”

  唐雨荷故意把嘴巴凑到她的耳边喊,喊得她做噩梦受到了惊吓般,忽的睁开了惊恐的眼睛。

  唐雨荷见目的达到,心里呵笑一声,我都起来了,你还想睡,做梦。

  看着阿蒙一个激灵从床上弹跳着坐起来,意识模糊的,睁着睡意朦胧的眼睛看着她。

  唐雨荷松了手,打了个哈欠,不再理她,伸手拿了床头上的手表看了一眼。

  这是一块最普通的手表,是来学校的前一天晚上母亲给她的礼物,也是她长这么大,母亲给她的第一件礼物,宝贝着呢。

  “完蛋了,真的要迟到了。”

  这下唐雨荷是完完全全的惊醒了,慌慌张张的掀开被子,扯了衣服套在身上,又滑溜的下了床,再次慌慌张张的冲出去洗漱。

  她都自身难保了,也顾不上阿蒙了,就让她继续愣在那儿吧,反正挨罚的又不是她。

  ...

  走廊外面,已经挤满了人,等水的,刷牙的,洗脸的,哗啦啦呯嗙嗙的乱糟糟的一团,把清晨的静谧与美好打破成了碎片,掉落了一地。

  唐雨荷挤在队伍中,弯着腰,眼皮还是很重,抬不起来,只能眯缝着,胡乱的刷着牙,泡沫涂得一脸都是。

  此时的校园,在浓雾的笼罩之下,有种深沉的压抑感,唐雨荷的情绪有些低落,昨日来时的兴奋与期待此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看了一眼在蒙蒙的晨雾中,站成了一排,眼睛还没睁开,却在紧张洗漱的姑娘们,唐雨荷觉得此时的自己像是进入一个集中营里。

  集中营里的生活,为期三年,围墙之外是广阔而自由的天空,而围墙之内各种限制各种管教不许这样不许那样,违反了就挨罚,还有无休止的训练学习与考试,各种博弈,各种争斗,赢者出线,输者淘汰。

  这里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啊。

  可怕的是,人还多,新生老生加起来有两三千正在抽条长个的少年,全部被关进了集中营里,为了梦想为了挤过人生的独木桥而聚集在这里。

  由于集中营里空间有限,显得特别拥挤,洗个脸要排队,上个厕所要排队,买个早餐还是要排队,各种排队至少占据了三分之一的时间。

  现在还好,只有新生先回校,过些日子,老生回校了......唐雨荷有些不敢想像往后的日子要怎样熬过去。

  唐雨荷和阿蒙是匆匆跑进食堂的,刚到门口,就看见所有的人都挤在了那里,长长的队伍在门口还转了几个圈。

  她们站在队伍的最末端,像蜗牛一样缓慢的向前挪动着,阿蒙烦躁的跺着脚,气鼓鼓的,简直要疯掉了。

  唐雨荷拍拍她的肩,安慰着她,两人忍着性子,跟着队伍蜗牛的移动着脚步。

  既然知道发脾气也没用,那就老老实实的等吧,耐心这个东西就是这样慢慢磨砺出来的。

  等到终于轮到她们的时候,别人就已经吃饱了打着饱嗝了。

  唐雨荷刚买好了一碗米粥,还没来得及喝一口,集中的哨声的就非常准时的吹响了。

  那哨声尖锐的划空而来,在清晨的时光里,凌冽而嘹亮。

  唐雨荷和孟卓丽只好一边跑,一边慌里慌张的把米粥往嘴里倒,暗自庆幸今日买的是米粥,而且还是熬得稀烂的,否则根本不可能在短短的一分钟内吞进肚子。

  等到了校门口,两人把饭盘往花丛里一丢,用手抹了抹嘴角,就随着人流往操场上跑去。

  ...

  操场就在学校的门口外面,那是一大片平整的绿茵草地,高大的桉树就屹立在操场边上,再过去便是广阔的稻田,视野非常的开阔。

  刚刚透过地平线的第一缕阳光,透过浓浓的桉树叶子,斜斜的零碎的投影到草地上,初秋柔和的风儿轻轻的吹着,带来稻花的清香与泥土的气息。

  这个时节,夏日的暑气虽还未散去,可是早晚的和风却有了秋的凉意,微风像温柔的手,轻轻的拂在人的脸上,是无比的舒服,还带着些微的醉人。

  唐雨荷眯缝着眼睛,迎着树梢上漏下碎碎点点的阳光,还带着稚气的脸庞焕发着青春蓬勃的光芒,年轻的心仿佛越过遥远的时空,望向未知的地方。

  阿蒙用手肘碰了碰她,唐雨荷收回视线,看见几个年轻的教官,穿着绿军装,脚步整齐划一的向他们走来。

  兵哥哥满是英气棱角分明的脸,带着威严,吸引了他们所有人的目光。

  “哇,简直是太帅了。”

  女生们都低呼一声,眼里发着光,视线就再也没能从他们身上移开。

  男生们不自觉的正了正站姿,一动不动的盯着他们看。

  他们多是从山坳老林里出来的泥娃子,浑身散发着的只有大地泥土的气息,视野所及之处尽是乡下粗鄙之人,何时见过此等精彩的人物,于是只一眼,便是倾慕之极。

  许是兵哥哥自带的气场,有着某种威压,原来懒懒散散或站或坐或聊天火追逐打闹的少年们,都下意识的站直了身体,不敢再说话,凝神着他们。

  接下来,为首的兵哥哥讲完话,一群懒散拖沓的人,被他们几个帅气逼人的按照班级进行集队训练。

  之后,长达一个星期的军训便开始了。

  排队前后左右看齐报数,整理妆容,练习向前看向左转向右转向后转齐步走,兵哥哥一项一项的教得很有耐心。

  虽然每天进行的都是这些简单的动作训练,而他们却像笨熊做体操,傻傻的做不好。

  ...

  军训第三日,左右转的时候,唐雨荷和阿蒙的鼻子常常碰在一起打架,两人痛呼着,各自摸着鼻子大眼瞪小眼的,傻傻分不清是谁错了,惹得大家哄的大笑起来,原本整齐划一的队伍瞬间乱成了一锅粥。

  唐雨荷眼睛咕噜噜的转,看见只有自己一个人错了方向,才知道是自己傻傻分不清左边和右边。

  偏偏此时,阿蒙还故意的对她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坏坏的看着她笑,惹得唐雨荷的脸瞬间就变成了猴屁股那般红。

  “你,出列。”

  兵哥哥的手指一点,凌厉的声音就传来,吓了唐雨荷一跳,她只能硬着头皮在全班人的注视下,老老实实的站了出来。

  兵哥哥毫不留情的就罚了唐雨荷,命令她当众转了几十次的左右转,直把她当成了陀螺一样,头都转晕了,她还是分不清左右。

  在太阳底下的兵哥哥已经是汗流满面,他的眉毛拧成了一条线,看着眼前委屈巴巴的小女生,一脸的无奈。

  他捏了捏眉心,心想这个小姑娘该不是傻的吧,训了这么久还是不分左右。

  他也是没辙了,凝视了小姑娘一会儿,小姑娘被他凝视得都快要哭了。

  他有些烦躁的想,如果是男生,他早一脚就踹上去了,可是,女生,他要是真下脚把人给踢哭了怎么办?

  他转身,大踏步的走到队伍前,手指了一个男生,他是整个班里动作最标准的,正准备提他做领队,现在先派给他个任务,看完成得怎样。

  “你,出列,去教教她。”

  “是,教官。”

  领了任务的男生,给了教官一个漂亮的敬礼,转身朝唐雨荷走过来。

  男孩长得高大英俊,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沐浴在晨辉中,带着光芒,站在唐雨荷的面前。

  唐雨荷看着他帽檐下白皙的皮肤,长得极为精致的五官,愣了神。

  一个男孩,居然漂亮得过分,还有没有天理了。

  “教官让我来教你。”

  唐雨荷被他的话拉回了神思,呆呆的看着他。

  他说话的语气很温和,带着浓重的北方口音,很好听。

  “嗯。”

  唐雨荷只能从喉咙里发出这个音符,眼睛直直的盯着他看,始终没有移开视线。

  少年显然是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手不经意的摸了摸脸。

  “同学,我脸上有脏东西吗?你这样盯着我看。”

  唐雨荷被他这句话羞得脸上爬满了尴尬的红,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

  她这是疯了吗,居然直愣愣的盯着一个男生看。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