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3、军训(2)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2509 2018-11-13 23:20:57

  温润如玉的少年,做事却干净利索,他直接从教唐雨荷辨认左右开始训练。

  可在他面前,唐雨荷莫名的心跳得厉害,明显的注意力没法集中,本来就一团浆糊的脑子,这会儿干脆就直接死机了。

  很多时候,她根本就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所以根本就没法对他的指令做出有效的回应。

  十分钟后,少年所有的耐心也被唐雨荷耗得一干二净了,他脸上常挂的笑容直接就消失不见了,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

  “你脑子是用浆糊做的啊,左手右手还分不清,肯定是作弊才考上中学的吧。”

  少年的这句话直接就把唐雨荷给骂醒了,他骂她什么都可以,独独不能骂她作弊,中学,可是她拼了两年的命才考上的。

  “你才作弊呢,我可是凭自己的真本事考来这里的。”

  “真本事?我不信。”

  少年双手环胸,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嘲讽的摇摇头。

  长得挺干净利落的一个小姑娘,虽然被太阳晒黑了点,可那眼睛还是又大又亮的,看着还机灵,怎么那么笨?

  “那你要怎样才信?”

  “先分清左右给我看看?”

  呃,刚才自己老是走神,才导致闹了这半天连左右都还没分清楚,确实是挺丢人的。

  唐雨荷想着,逼着自己把飘忽在空中的思绪拉回来。其实她不是不会,只是自己又紧张又害怕又委屈的,才会频频出错。

  唐雨荷一个漂亮的左转,然后抬眸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年,目光有些挑衅的说:

  “怎么样,信了吧。”

  少年不说话,抿着唇,硬是从她优美的动作里挑点毛病出来,打击她。

  唐雨荷只撅了噘嘴,老老实实的按照他的要求做了。

  唐雨荷进入状态之后,接下来的训练就简单了很多,尽管动作还还老是被他嘲笑,说她笨拙,不够规范,但好歹是不再和别人反着方向对着干了。

  少年站在一旁看着她,她的小身板套在宽大的军训服里,像小孩偷穿大人的衣服一样,特别的滑稽。

  她可能是伸手擦汗,有些宽大的帽子歪过一边而不自知,看着也别样的可爱。

  刚开始,她动作确实是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简直就像刚学步的笨小鸭,很多时候,他忍不住的想笑,却又不得不故意的板着脸一一的纠正。

  到了后来,她的动作是越来越熟练,越来越完美,他只能鸡蛋里挑骨头的挑点毛病出来,以维护自己的尊严。

  他是忍不住的要捉弄她,故意的让她单脚站在那里,看她气鼓鼓的,却又不敢反抗的样子,特别的想笑。

  直到她站不稳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哎哟”一声揉着跌疼了的屁股,嘴角撅得老高,眼睛还一眨一眨的,他就忍不住的背过脸去,咧开嘴无声的笑了一通,才又板着脸转过来。

  到中途休息的时候,男孩再也憋不住了,捂了嘴就急急的跑开,留下唐雨荷一脸的懵,还呆呆的站在原地。

  男孩远远的跑到了一棵大桉树下,放开了喉咙狂笑起来。

  “哈哈哈......”

  那女孩傻得......也太可爱了些。

  ...

  几个男生拿了水走过来,正看见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不禁面面相觑。

  他们都一个个的都被教官训得累成了狗,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倒好,被指派去训个小女生,果然是活儿轻松啊。

  “哎,我说,慕容淳,你要不要这么高兴,膈应我们呢。”

  慕容淳好不容易止住了笑,直接就抢了那男生手里的水,仰着头灌了半杯。

  “哎,我的水,我还没喝呢。”

  程阳伸手去抢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连最后一滴水也被慕容淳倒进了嘴里。

  “还你,哈哈。”

  慕容淳把空杯子一把塞程阳手里,继续哈哈大笑。

  程阳眼神古怪的看着他,两人虽然才认识不久,但好歹还是有些了解的,慕容淳的脸上是常挂着温和的笑,但像这样的不顾形象的狂笑,他还是第一次见。

  “哎,我说,你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慕容淳抬头,朝那群坐在草地上休息的女生里看了一眼,看见那个瘦瘦的身影,小脸红扑扑的,还嘟着嘴,气鼓鼓的样子,唇角就又忍不住的上扬。

  明明刚才,他故意捉弄她,她居然没发现,简直是笨得可以啊。

  程阳顺着他的眼光看去,那群女生里,最亮眼的是桃夭,莫不是......

  ...

  下午,唐雨荷和慕容淳归队之后,训练照常进行。

  教官的要求极严格,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分拆开来练,一群熊孩子被训得如木偶人一般。

  齐步走的时候,左脚左手前伸,右脚站立右手往后,就那样站着,教官一个一个的检查,看谁的动作不合格。

  慕容淳人高马大的站在最前排领队,眼角的余光时不时的往后飘去,在他身后的那队女生里寻找那抹熟悉的身影。

  那么瘦瘦小小的一只,站在一群大个头的正在含苞待放的女生里,像个小孩一样,特别的丑。

  可是不知为何,她那清澈明亮不染纤尘的眼神,竟然闪到了他的心里。

  真是奇了怪了,他刚刚那么欺负她,她不仅没有恼,还用她大大的眼睛呆萌呆萌的看着他,看得他心里一软,就不好意思再捉弄她了。

  唐雨荷感觉教官在她身后站了很久,心里一上一下不规律的跳着,以为自己又出错了,就非常认命的等着他叫她出列,然后等着挨罚。

  结果,等了好一会儿,教官都没有出声,唐雨荷僵直着脖子不敢动,因为教官就在自己身后,动一下就是送命的动作。

  可是,眼角的余光还是在留意着,瞥见了教官居然弯下了腰,捡了什么东西在手里。

  唐雨荷纳闷着,天天板着一张脸,走路挺直着脊背,目不斜视的教官,居然会在背后开小差,这个发现,让唐雨荷的心里明显的愣了一下。

  莫不是,他发现了什么?

  唐雨荷很想转过头去,看看他究竟捡到了什么,是谁掉东西被他捡到了吗?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她往后伸的右手上,好像放了什么东西。

  唐雨荷心里一跳,又一喜,莫不是教官故意给了她什么东西?

  是什么呢?

  唐雨荷很是好奇,她很想看看,究竟教官给了她什么,但是没有命令,她又不敢乱动。

  又过了一会儿,教官走过了一遍了,终于喊了声:

  “休息。”

  等每个人都把手脚自然在放下,站着看他的时候,刻板严谨的教官居然咧嘴笑了一下下。

  “看看你们手里拿的是什么?”

  “手里有石子的都出列。”

  “说了手要伸直,手要伸直,你们这是在向我讨要东西呢。”

  唐雨荷在教官说话的时候,就把手伸回来,发现自己的手心里竟然躺着一粒小石子,忍不住就想笑。

  呵,教官都是纸老虎,表面那么严肃,要吓死人的那种,背地里搞小动作。

  不过,还挺可爱的。

  可是她的想法还没落地,就听到了教官的话,刚刚还在心里发笑的唐雨荷,感觉手里的石子忽然变成了烫手的山芋。

  她赶紧把石子扔到了地上。

  本来她是想着,把石子收下,作为留念的,那可是教官送她的第一个礼物,尽管只是一粒小石子,也还是值得留念的。

  队伍里又是一阵哄笑,整齐的队伍再次变得七扭八弯的。

  唐雨荷瞄了瞄四周,有好几个人出列了,然后,看见阿蒙也慢了半拍跨出了步子。

  她一颗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些,有人和自己作伴,不是自己一个人挨罚就是好。

  “怎么次次都有你啊。”

  桃夭的声音低低的传来,听得出声音里的嘲笑和讥讽,唐雨荷的脚步顿了一顿,没有理会。

  不过,队伍里还有人出列,唐雨荷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恰巧看见刚才还站在前排领队的男生也出了列,就站在她的身旁。

  唐雨荷眨巴了一下眼睛,不可能,他是领队啊,动作是最标准的,怎么可能会出错。

  慕容淳迎着女孩投过来的目光,不禁勾了一下唇,谁叫你那么笨呢,为了再次有机会捉弄你,只好和你一起受罚了。

  “慕容淳,你凑什么热闹?”

  教官冷冽的声音传来,大家的眼睛就齐刷刷的看向了他。

  原来他叫慕容淳啊,一听就是个复姓,北方来的?难怪口音跟我们南方人截然不同。

  “报告,教官,我确实是错了,你看。”

  慕容淳声音洪亮的回答着,手里还举起了一颗小石子。

  在证据面前,教官没话可说,只好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和他们一起到那边去排队受罚。

  他明明记得,他没有往他的手里放石子啊,怎么他的手里会有石子。

  慕容淳可是他见过的最聪明的学生,动作利落漂亮,让他这个职业教官都忍不住的赞叹。

  真是想不到,自己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一起挨罚的几个人,教官最后还是丢给了慕容淳来训,而班里的领队,变成了桃夭。

  慕容淳本来是想找点机会捉弄那个小女生的,可是当着大家的面又不好太明显,只好作罢。

  只是,他的眼神时不时的飘过去,看见那小女生丰富多彩的表情,心情大好。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