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5、插班生(1)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2109 2018-11-14 13:03:18

  全班人的眼睛都瞪得老大老大的,这什么情况?易老头也是绝了,居然一箭双雕一石二鸟,他什么时候练成了这等盖世神功了?

  要知道,他以前掷的粉笔头还从来没有打中过人的,不是打在桌子上,就是打在地上,大家还扯笑他,说他练了几十年了,手法还是这么烂,所以从来没有人在意过他的粉笔武器。

  所以,数学课上,该睡的睡,该玩的玩,该开小差神游的继续神游。

  然而,突然爆发的这个一石二鸟,把大家都震住了,想必易老头的神功已经练成,以后还是小心为妙。

  于是,几乎每个人都缩了缩脖子,把神思拉了回来,坐得端正,直直的盯着黑板,目不敢斜视,生怕粉笔头会一瞬间落在自己的头上。

  唐雨荷可就惨了,惨白着一张小脸,愣在那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她一脸懵逼的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要受到这样的惩罚。

  她的左脸颊被粉笔头打中,痕迹还在,周围已经泛起了红。

  “嗯,那,那个,打错了。”

  什么?打错了?

  唐雨荷觉得自己运气也太差了,简直就是坐着也中枪,认真听课也中枪的节奏。

  这前后不过一分钟,自己居然像是坐了过山车一样,受了不少的惊吓,身上还冒着冷汗,然后,他易老头就轻轻松松一句话:打错了。

  唐雨荷生气的瞪了他一眼,气鼓鼓的坐了下来。

  阿蒙把头埋在书本下面,吐了吐舌头。

  唐雨荷先前因为在埋着头看书本的习题,根本没注意到粉笔飞下来是先打的阿蒙,才打的她,因此看到阿蒙的表情,以为她是在调侃自己。

  “蒙卓丽。”

  “到。”

  蒙卓丽一直在害怕易老头会点她的名字,果真还是怕什么来什么,于是,易老头一叫到她,她就一个激灵跳了来。

  “是你的错,你来向唐雨荷道歉。”

  “明明是你打错人的,怎么是我的错,不道。”

  阿蒙垂着脑袋低声嘟哝了一句,不过,针落可闻的教室里显然是每个人都听到了。

  她再次抬起头来偷瞄的时候,发现易老头又把他那双蛙眼瞪得老大,直直的看着她。

  阿蒙显然是心虚的抖了一下,心想,要是他一怒之下拿一大堆数学题给她做,那就惨了。

  “嗯?你说什么?”

  “没,没有,老师,是我错了。”

  果然,阿蒙的脸立马就垮了,惨兮兮着小脸。

  然后,转过头,用蚊子嗡嗡般大的声音跟唐雨荷道歉:

  “是我不好,上课开小差,连累你了。”

  唐雨荷这才明白,原来罪魁祸首的竟然是她,想到刚才她的样子,敢情是怕易老头呢。

  于是故意的说:

  “没听到。”

  “对不起。”

  唐雨荷用手掏了掏耳朵,继续说:

  “声音太小,还是没听到。”

  “对-不-起!”

  阿蒙的声音吼得教室都连震了三下,这样高频率的声音是会震坏耳膜的,以至于所有人都用手捂住了耳朵。

  唐雨荷瞬间心情大好,轻笑一声,神色淡然的看着她,轻声说道:

  “没关系。”

  “有你这么对待朋友的吗?”

  阿蒙坐下的时候,很不服气的低声的嘟哝着。

  唐雨荷看着她委屈的样子,心想,难道该委屈的不是她吗?

  呵呵,这叫一报还一报。

  ...

  慕容淳就坐在离唐雨荷不远的地方,他个子高,对整件事情的经过看得是清清楚楚。

  那天军训结束后,他特意的打听到了女孩的名字,叫唐雨荷。

  从此以后,就特别的留意那个叫唐雨荷的女孩。

  他原本就是好奇心驱使,那么小小的女孩,怎么会有如此古灵精怪的表情,他很好奇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于是,常常的抬眸观察着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

  于是,她鼓着腮帮时的呆萌,她搞怪时的可爱,她生气时的模样......无一例外的落入他的眼中。

  今日的那颗粉笔头,非常意外的打在她的脸上时,他自己也跟着跳了起来,感觉好像是打在了自己的脸上,传来一阵尖锐的疼。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奇怪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他以为她会伤心难过,女孩都爱哭嘛,他想,被人这么冤枉,她肯定要委屈的哭了。

  可是她没有,却是很机灵的报复了她的同桌,挣回了面子,还给了老师台阶下。

  完全就不像那日,傻呆傻呆的。

  自己那日究竟是怎么轻而易举的就捉弄到她,而不被报复的,他有些想不明白。

  他不知道,那是因为他的出现,扰乱了她的心智,让她变得迟钝茫然,才有机可乘。

  ...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个月,唐雨荷慢慢的适应了集中营里的生活。

  想想有那么多同龄人在一起学习和生活,其实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虽然每天都很辛苦,忙于应付着各科目的学习作业和考试,但生活中偶尔激起的一些小浪花,也填补了学习中的枯燥和乏味,让日子变得鲜活而生动起来。

  这日傍晚,落日的余晖染红了半个天空,明晃晃的,各种色彩斑斓,极为酷炫和美丽。

  唐雨荷吃过晚饭,一路低着头往教室赶,心里想着今日学习的英语单词还没能默写出来,晚上自习课时老师定要检查,要是默写不出来就糟了。

  吴静表面上温柔无比,看着好说话,其实他们都被她美丽的外貌给骗了,她罚起人来是真的毫不手软。

  当初,每个人都那么一厢情愿的喜欢上她和她的英语,现在已经后悔不迭。

  真的是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日久见人心啊。

  阿蒙从后面蹬蹬蹬的跑了过来,拽住她的胳膊,神秘兮兮的说:

  “荷子,你听说了没有?”

  唐雨荷看着她气喘吁吁的样子,满头的大汗,这小姑娘看着挺文弱的,很容易就给人错觉,以为她是个爱静的姑娘。

  实际情况是,她不仅是个话痨,还特喜欢运动,这不,肯定是吃过晚饭后又去跑步了。

  “什么?”

  “我们班来了个插班生,听说还是特帅特帅的那种。”

  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痴迷的样子,口水都流出来了。

  唐雨荷心想,有多帅?慕容淳可是她见过最帅的男生了,会有他那么帅吗?

  “是吗?”唐雨荷语气淡淡的说,“先把你的口水擦掉,什么德行,帅哥看见你也吓跑了。”

  阿蒙朝唐雨荷撇了撇嘴角,继续说:

  “就你无所谓,全校的女生都炸开锅了。”

  ...

  正是中秋的季节,校园里的桂花开得一簇簇的,满树的桂花挂在树枝上,一阵清风飘过,沁人心脾的幽香便飘满了整个校园,香得一塌糊涂。

  男孩斜靠在桂花树下,眼神定定的看着面前的林荫小道,这是女生宿舍往教室去的唯一通道。

  他站了好一会儿了,肩膀上落了不少的花瓣,全身都浸染了桂花的清香。

  他有点儿小紧张,害怕他这样突然的出现,会不会吓到了她。

  他幻想过无数次他们再次见面的场景,他该说什么,可每一次都被他否定了。

  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他。

  两年前,自己只是留下了一句话,一个不算约定的约定,就匆匆的离开了。

  不知道她还记不记,他们的这个约定。

  不知道,这两年她过得好不好,不知道她长高了没有,变成了什么样子,不知道她会不会偶尔的想起他,不知道......

  他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因为关于她,他想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他和她之间,空白了两年的时光。

  当初许下约定的是他,现在迟到的也是他,整整迟到了一个月。

  一个月,他与父亲整整抗争了一个月,才换来这里继续上学的机会。

  十四岁的少年,高大的身影隐没在桂花树下,表面云淡风轻,心里却忐忑不安,一双眼睛,在三五成群的,故意在自己面前经过的女生中,寻找记忆中那抹熟悉的身影。

  走过路过的女生,无一例外的对他这个陌生的,帅到炸裂天际的男孩,露出了吃惊而花痴的眼神,甚至站在不远处迟迟不肯离去。

  “那个男生还是谁,太帅了吧。”

  “我还是第一见到,男生竟可以惊艳到这种程度。”

  “嗯,慕容淳已经够帅的了,没想到还来了一个更帅的。”

  ......

  站在那里的少年,丝毫没有注意到女生们的窃窃私语,他在想着自己的心事,眼神有些急切的盯着前方看。

  他一动不动的站在落日的余晖里,在红彤彤的晚霞下,如同画里走出来的披着霞光的少年。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看到了,在晚霞的余光中,一个穿着天蓝色运动服的女孩迎面走来,他黯淡下去的眼神,忽然就亮了。

  她抽柳条一样的身子,个子是长高了不少,齐耳的短发,娇巧的小脸迎着霞光,渡上了一层美丽的光环。

  那双眼睛更大更亮了,仿佛聚满了霞光,恍如天上的星辰。

  她似乎正和旁边的女孩说着什么,眼神飞扬,顾盼而生辉,一颦一笑皆风情。

  男孩看得心神荡漾,两年多不见,这小丫头片子长大了不少,他都快认不出来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