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6、插班生(2)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2266 2018-11-15 22:46:02

  唐雨荷看了眼天边,彩云正在逐渐的减少,光线在慢慢的黯淡下去。

  夜,很快就会来临,而晚自习很快就要开始了。

  阿蒙还在她耳边喋喋不休,而她在忙着赶路,根本就没有听进去她说了些什么。

  走到桂花树下,她习惯性的顿住了脚步,闭上了眼睛,深吸着气,让桂花的清香沿着呼吸缓缓的流淌进五腹六脏里,洗涤体内的浊气,倍觉神清气爽。

  她没有注意到树影下站着一个人,好一会儿,她睁开双眼,抬脚正要往前走的时候,突然出现一只手臂拦住了她的去路。

  男孩在女孩停在自己面前的一瞬间,呼吸都凝滞了,他以为她是终于发现了他,认出了他,而故意停下来的。

  没想到,没想到......真没想到,她停下来只是为了深吸桂花香。

  他早该料到,这丫头就是没心没肺的,她或许早就把他给忘到爪哇国去了,哪里还会记得他。

  他心里恨恨的,这世界上,能如此忽视他的,也只有她了,于是,无奈之下,他伸出了手臂拦住了她。

  唐雨荷眨巴了一下眼睛,抬头,看了一眼手臂的主人,不明白这么帅的男生为什么要拦她的路。

  唐雨荷扯了阿蒙,转了个方向,想越过男生往教室去,没想到另一只手臂又拦了过来。

  好狗不挡道,看他空有一副好皮囊,原来是个打劫的啊。

  也不看看她唐雨荷是谁,身无分文,要财没财,要色没色,要打劫也要找个能下手的吧。

  唐雨荷忍无可忍的再次抬起头来,看着站在她面前的男生。

  高大英俊的男孩居然对她咧着嘴笑,他的五官轮廓鲜明俊朗,高挺的鼻梁,勾起的薄唇带着一丝邪气的笑,明亮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她看。

  唐雨荷有些恍惚,眉眼间感觉很是熟悉,好像真的见过,又不敢确定。

  李萧辰?不会吧,那家伙怎么可能一下子窜那么高,看着至少有1米7吧,而且,平心而论,他确实太帅了,是让人不敢直视的那种帅,是让人看了心就会砰砰乱跳的那种帅。

  不可能不可能,唐雨荷猛的摇着她的小脑袋。

  她是疯了吧,李萧辰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我们有认识吗?”

  唐雨荷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她的话刚说出口,他就像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一样,眼神暗淡了下来。

  才多久啊,不就两年嘛,就不认得他了,果真是个没良心的。

  “你不认得我吗?”

  “我需要认识你吗?”

  唐雨荷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是何人,与我何干?干嘛要认识你。

  唐雨荷看着他的脸色马上就变了,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了,换成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眼神凌冽得像是要杀人。

  翻脸比翻书还快啊。

  唐雨荷仿佛没有看到他的愤怒一般,抓过旁边阿蒙的手,说:

  “我们走。”

  可是阿蒙傻傻的挪不开脚步,满脸粉红冒泡的呆看着眼前的男孩,痴了过去。

  “阿蒙,你傻了?”

  “太,太帅了。”

  什么?这么个没长齐的小姑娘也会如此不合时宜的犯花痴?

  唐雨荷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拽着阿蒙就走,再呆下去脸都要丢光了。

  没想到男孩居然伸出手来,强有力的握住了她的肩膀,强行扳过她的身子,让她面对着他。

  “荷子,你再看看我,真的认不出我来吗?”

  唐雨荷的手一抖,荷子?他叫我荷子?他怎么知道我是荷子?

  唐雨荷的脑子问了自己千百个问题,想把思路捋清楚。他不是来为难她的?不是来打劫的?

  叫她荷子的应该是她认识的人,或者是已经认识很久的人。

  唐雨荷再一次的抬眸看着他,当他嘴角再次浮现一丝似有若无的邪气的微笑时,唐雨荷终于是顿悟过来,惊呼一声:

  “你,你是李萧辰?”

  唐雨荷甩开了阿蒙的手,兴奋的跳了起来,伸手一拳就打在他的胸膛上,他吃疼的捂着胸口弯下了腰:

  “疼,荷子,你现在怎么这么暴力啊?”

  “真的是你啊?”

  唐雨荷还是不太敢确信,这,这变化也太大了,他的五官全长开了,完全没有了当年那个小屁孩的影子,只是眉宇间有那么一点儿神似,再说声音也不像,他好像变声了。

  “是我。”

  “你怎么长成了这样,我都认不出来了。”

  一听这话,李萧辰的心里再一次遭受了无情的打击,脸又黑了。

  他长得很丑吗?有多少女孩为他这张脸疯狂你不知道吗?

  唐雨荷拉过他的手,左看看他,右看看他,一会儿点头,一会儿又摇头的,在他面前蹦跶的样子,直让他心里发毛。

  她的小手那么温润柔软,拉着他的大手,让他的心跳得厉害。

  小时候,她经常拉他的手,或者他拉她的手,也没觉得得有什么,可怎么,这一次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我是怪物吗,你这样看我。”

  她居然当着那么人的面这样看他,让他很不自在,李萧辰有些恼火的拽过她的手,冷着脸问她。

  “嗯,有点儿像。”

  看着他终于要崩溃的样子,唐雨荷得逞的哈哈大笑起来。

  她就是要故意损他,让你吓我,让你拦我的路,让你迟到了一个月才出现。

  “李萧辰,你迟到了,该怎么罚?”

  “......”

  嗯,你赢了,你说了算。

  李萧辰的脸都臭了半天了,听到这句话,心情总算是好了一点,她终是记得的,记得他与她的约定。

  ...

  离上课还有些时间,李萧辰和唐雨荷就像许久许久未见的老朋友重逢,心情兴奋又复杂的并肩走在暮色里。

  阿蒙完全的被唐雨荷丢在了脑后,这家伙正捂着嘴巴,睁大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两人在小道上散步,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唐雨荷脑子里掠过童年时期那些美好的画面时,眉眼就变得格外的温柔。

  “你怎么现在才来?”

  唐雨荷很想知道,这些日子他都干嘛去了,连上个学也能迟到一个月。

  “还不是因为我老子,他死活不给我回这里上学,”他目光深沉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小丫头,她的个子是长高了很多,可是也才到他的胸膛,顿了一下,才继续说,“我跟他耗了一个月,还动用了我奶奶的力量他才松口,我今天刚办好了转学手续,就来了。”

  “我以为你当初就一句戏言,骗骗我而已。”

  “怎么会,我骗谁也不会骗你啊。”

  这话说得,好像他从来没骗过她似的。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在这里,万一我没考上呢?”

  他定定的看着她,良久,才幽幽的说:

  “因为我了解你。”

  是的,他了解她,别看她弱不禁风的样子,她从小就独立,好强,她的脚步永远不会停留在原来的地方。

  ...

  回到教室,阿蒙就拽着唐雨荷不放,在她耳边不停的嗡嗡嗡,像只苍蝇一样。

  “荷子,你要老实回答我的问题。”

  “嗯。”

  “你认识他?”

  “认识。”

  说不认识你信吗?

  “你们是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有点难回答哦,说是同学?朋友?哥哥?儿时玩伴?

  “小学同学。”

  唐雨荷选择最简单最明了最没有歧义的答案,否则以阿蒙的八卦属性,很容易就会浮想联翩的。

  “原来如此,怪不得,怪不得他一到学校就找你,原来是青梅竹马啊?”

  “......”

  唐雨荷无奈的摇摇头,我错了还不行?一个爱八卦的人,怎么都能找到八卦因子。

  “对啊,他怎么一到学校就找你,怎么没来找我。”

  唐雨荷扶额,她究竟有完没完,怎么就揪着这个问题不放了呢。

  “不知道,这个你得去问他。”

  “我也想去问他啊,可我怕他不理我。”

  “阿蒙......”

  唐雨荷无奈的拿起英语书来看,这小丫头已经在她耳边叨叨半天了,吵得她愣是一个单词没看进去。

  要是默写英语单词不过关就找她算账。

  ...

  晚自习的钟声刚响起,班主任许洋就跨了进来,眉眼间的笑意怎么都掩藏不住。

  唐雨荷心里咯噔一下,今晚没他的课啊,他那么兴奋干嘛?难不成......又有什么好事要折腾他们?

  “我来是向大家宣布一件事情,我们班来了个新同学,下面,我给大家介绍一下。”

  唐雨荷眼神淡淡的看着他,不用他介绍,她都知道是谁了。

  呵呵,看他这么高兴,像是捡到什么宝贝一样,要是他知道了那家伙的混世魔王属性,后悔还来不及呢。

  许洋说完,就示意门口站着的男生进来。

  原本同学们的眼神,也和唐雨荷一样是淡淡的,无所谓的,不就一个插班生嘛,人看人,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怪物。

  结果,那个侧影刚进入视线范围,所有人的眼睛都直了,哇,这什么情况?

  单单一个侧影,就能把人给迷死了。

  一个英俊高大的男生在几十道惊悚的目光下,神态自若的走进了教室,站在讲台上。

  等他转过脸来,面对着大家时,教室里发出一阵惊呼声。

  他的出现,惊艳了全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