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7、插班生(3)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2793 2018-11-16 12:32:26

  他的出现,男生的眼睛都圆了,满眼的妒忌与恨意;女生则两眼放着光,魂都被勾走了。

  讲台上的男孩,长得高大挺拔,棱角分明的五官俊朗阳光,帅出天际,是一出现就能把女孩子勾引得七荤八素的人物。

  然而,他出众的气质又与慕容淳截然相反。

  慕容淳总是眉眼含笑,温婉如玉,给一种人如沐春风,不自觉的想要与之靠近的感觉。

  而讲台上的男孩是带着邪气的冷魅,他一脸的淡漠冰冷,眼神拒人于千里之外,而嘴角总是浮现一丝似有若无的邪笑,却莫名的更加惊艳,更加吸引人。

  慕容淳暗暗的拽紧了拳头,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僵硬,他一出现,立马就盖过了他的光芒,让他有一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悲凉。

  女孩都红着脸看着他,而桃夭最是明显:她那美丽的脸庞,粉若桃花,目光痴缠,眼神惊诧的直勾勾的缠着李萧辰,她完全忘记了女孩该有的矜持与委婉。

  我的天哪,她一向的大方得体都去哪儿了?

  “李萧辰,你终于回来了。”

  她低声轻唤着,声音里甚至带着暗涌的惊讶与兴奋轻颤了起来。

  “嗯,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是李萧辰同学,刚从省城转学来的。”

  许洋的话语,把大家都带回到现实中来,然而明白过来后,禁不住的面面相觑。

  从省城转来的?他脑子没坏掉吧,省城多好啊,灯红酒绿的满目繁荣,多少人削尖了脑袋要往那里挤,他倒好,来这个到处都是鸟拉屎的地方?

  李萧辰只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目光始终冷冷的,他只轻点了点高贵的头颅,算是和大家打过招呼了。

  李萧辰面对一众人等的窃窃私语,像是根本就听不到,也看不见。

  他的目光,只向着女孩的方向飘去,女孩在低着头写字,或许是早就知道是他的缘故,对他的出现没有表现出太大的热情,恰巧与其他人的几尽疯狂截然相反。

  她倒是沉得住气,李萧辰的嘴角不禁抽了抽,胸口被她打了一拳的地方还隐隐的泛着疼。

  慕容淳看着李萧辰,眼神复杂,一向阳光和煦的笑容显得有些僵硬。

  他父亲年前调任到三棵树镇,他是这个学期才跟随到这里来上学的。

  虽说他对这里是人生地不熟的,但有他父亲做后盾,他也是很快就结交了一批朋友。

  慕容淳有一半的北方血统,他自认为自己已经是同龄人中够高大的了,没想到这个新来的男生居然比他还高。

  慕容淳虽然身材高大,自带着北方人特有的粗犷,而眉宇间却带着温和的笑意,两者相融,成就了他独特的谦谦如玉的气质。

  在这一带,包括桃李唐,很多的地方祖上都有北方人的血统,但经过了几百年与南方人的交融,更多的是向着南方人娇小温婉的方向发展,逐渐的隐没了北方人的粗犷。

  当然,李萧辰是个特例,他一家人都是特例,只选择北方的高大冷漠的特质生长。

  阿蒙痴迷的看着台上的李萧辰,小心脏蹦蹦的跳,她的脸从他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红着,她抑制自己心底的狂喜,侧过身来,在唐雨荷耳边低语的时候,声音都是颤的:

  “怎么办?荷子,我喜欢上他了,怎么办?”

  “......”

  ...

  后面许洋还说了些什么,大家根本就听不进去。

  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李萧辰身上,只看着他径直的走了下来,走到最后一排的空位上,却站着不动。

  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十分钟不到,唐雨荷后面的男生就跟他换了座位,然后,他堂而皇之的在唐雨荷的身后坐了下来。

  唐雨荷看着他坐下来,心里呵笑一声,他还是对那个位置情有独钟啊。

  有些习惯,无论过去了多少时间都是无法改掉的。

  唐雨荷看着他默默的收拾东西,看着他把包里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拿出来,又一丝不苟的摆得整整齐齐。

  呃,他还是老样子,喜欢整洁和干净。

  唐雨荷有些看不下去了,屁股往后挪了挪,忽然控制不住,整个人就往后倒去,刚好趴在他的书桌上,爪子还趁乱的把他刚才叠得整整齐齐的书本弄得乱七八糟。

  “荷子,你......”

  李萧辰刚想发作,唐雨荷就连忙陪着笑脸道歉说: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唐雨荷一边道歉一边巧笑嫣然的看着李萧辰,李萧辰要骂人的话就堵在了喉咙里,只好装模作样的大方说“没关系”,心里却咬牙切齿的暗暗记着这笔账,来日再讨。

  好样的,荷子,还真长能耐了呢。

  慕容淳把整个过程都看得清清楚楚,当看到唐雨荷竟然把李萧辰气得咬牙切齿却又无法发作的样子,忍不住的就噗嗤一声笑了。

  在唐雨荷和李萧辰斗智斗勇的过程中,阿蒙不仅不帮忙,还直接就变成了只害羞的小猫,趴着桌子不敢抬起头来,怕李萧辰看见她红得发烫的脸。

  ...

  唐雨荷得逞的转过身来时,恰好撞上了正往这边看过来的桃夭,读到了她眼底里有浓浓的妒意。

  唐雨荷用胳膊肘碰了碰他的桌子,示意他往那边看。

  “你怎么不去和桃夭打个招呼,她好像有话要和你说。”

  “......”

  李萧辰连鼻子哼一声都懒得回应,只看了一眼她毛茸茸的脑袋,说:

  “看书。”

  “大家从小就是同学,你们那会儿都是班长,感情应该深厚些。”

  “不记得了,没感觉。”

  “......”

  算她没说。

  下课的时候,教室走廊都被挤爆了。

  认识的不认识的,路过的不路过的,全都两眼发光的挤到了这里。

  全校的女生有大半都挤过来了,像看大猩猩一样的看着李萧辰,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下。

  李萧辰自始至终都是那副千年冰封的脸,连头也不抬一下,眼皮也不动一下,对窗外的热烈场面没有一点反应。

  他越是没反应,越高冷,就越是引得女生们更疯狂。

  ...

  于是乎,因为他的出现,全校的风向都变了。

  女生明显的分成了两派,喜欢李萧辰那样高冷傲慢的,占据了大部分。

  喜欢慕容淳那样温暖和煦的,也不在少数。

  “你属于哪一派?”

  这日,阿蒙八卦好奇的脑袋又伸了过来,想把唐雨荷拉到自己的阵营里。

  唐雨荷头也不抬,看自己的圣人书。

  数学再这么低分下去,直接卷铺盖走人算了,哪里还有心情想男神?

  “你不觉得他们现在像大猩猩一样任人观赏品头论足吗?”

  “什么?大猩猩?”

  阿蒙吃吃的笑起来,竖起了大拇指:

  “亏你想得出来。”

  话音刚落,唐雨荷没想到身后蛰伏着的大猩猩居然偷听了她们的话,突然就开口了,吓了她一跳。

  “荷子,你说谁是大猩猩呢?”

  语气阴冷沉闷,还处在变声期的男孩声音怪怪的。

  唐雨荷憋不住,咧开嘴看着他笑了。

  “谁答话谁就是大猩猩。”

  他似乎愣了一下,然后醒悟过来,难得的咧了一下嘴角,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就你鬼精灵。”

  阿蒙瞠目结舌的看着他,他居然不生气,还......还揉了荷子的头发,她不好意思的头靠近了些,能不能,能不能也揉揉我的?

  ...

  “李萧辰,这些年你都去哪儿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桃夭终是忍耐不住,满脸是笑的走到他的身边,看着他。

  不得不承认,桃夭那白皙的小脸美得不可方物,世间少有。

  李萧辰懒洋洋的往后靠了靠,没有说话。

  桃夭有些无奈,这么多年了,他性子还是没变,对她总是冷冷的淡淡的,人近在眼前,实则远在天边。

  “也不给我留点消息。”

  桃夭其实很想说,她很想他,很想说,很高兴他们又见面了。只是碍于这么多人在这里,她不好意思说出口。

  “我们很熟吗?”

  桃夭心里郁闷,难道我们不熟吗?

  当年,他给她使了多少绊子,她要多讨厌就有多讨厌他。

  可是,也不知怎么的,她竟然慢慢的习惯了,他走了之后,没有他给她使绊子了,她还觉得无聊无趣,还觉得浑身不自在。

  因为有他在,她的日子不再是一成不变的。她永远不会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于是,每天都是冲满刺激的充满期待的。

  可是,等她以此为乐的,对他充满兴趣的时候,他却一走了之,再无消息。

  时过境迁,今时今日,她的脑子里残存的记忆几乎要支离破碎的时候,他又突然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将原有的平静打破成碎片,落了一地。

  儿时的记忆纷涌而来,再次占据了她的大脑,变得鲜活而生动起来。

  她是高傲的公主,很少这样主动的向人示好,而她在他面前,却缕缕的被漠视,一种从未有过的挫败,冲击着她,让她觉得难以承受。

  从小到大,每个人都是把她捧在手心里的,她要什么,他们就给她什么,也只有李萧辰,能如此的对待她。

  桃夭气呼呼的走回座位上,埋着头,不让别人看出自己眼底的湿润。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