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8、静谧时光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2342 2018-11-17 21:23:10

  “萧哥萧哥,你回来啦?”

  窗外不知何时挤了一堆男生,这简直是让人抓狂啊,女生来看美男也就罢了,男生也来凑什么热闹?

  原来,来的是李萧辰小学时的那些死党,真的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

  狗能嗅到狗的味道寻过来,猫也能根据熟悉的气味找到自己的伙伴,这李萧辰身上究竟有什么味儿,能让这帮人闻着味道寻过来?

  有这么个大人物在,唐雨荷无法想象,初一二班日后会热闹成什么样子,许洋以后的日子怕是要难过咯,看他还有时间偷笑,哭都来不及了。

  他该后悔,自己当初捡的可不是什么宝贝,而是个烫手山芋。

  不,烫手山芋还可以丢掉,而这个是怎么也甩不掉了。

  唐雨荷突然很想看看许洋那么个大男孩痛哭流涕的样子。

  肯定很特别,很让人难忘。

  ...

  李萧辰来的时候,正是桂花开得正浪漫的季节,幽幽的花香随风而飘,散布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里。

  整个校园都浸染在淡淡的清香中,它和学子们的朗朗书声一起,熏陶着,沁入肺腑,让人神清气爽。

  林荫小道上那一株高大的桂花树,大腿粗的树干,已有经年的岁月。

  满树的小花,淡淡的白,小小碎碎的,没有美丽的花冠,没有惹人的花色,就那么不经意的悄然的点缀在绿叶间,娇羞而内敛。

  那藏在树叶间小小的花朵,如果不是散发出如痴如醉的香味,根本就不会有人注意到它的存在。

  然而行走在校园里,花香随风而来,随风而飘,就连教室树木小草,甚至身上穿的衣服,都沾满了这种淡淡的清香。

  唐雨荷喜欢收集桂花,夹在书页里,每每翻开书本,就能闻到扑鼻的清香,浸入肌肤,浸入五腹六脏。

  或者把它藏在枕头底下,每天晚上闻着花香入眠,连梦都是香的甜的。

  而桂花树下拾掇落花的那个女孩,永远的定格成青春里一道美丽的风景。

  ...

  教室的后面,有一片小树林,栽满玉兰树,小腿粗的树干,经历的风雨岁月或许比桂花树要少些。

  因为极少人光顾,地上积累了厚厚的落叶,人走在上面软绵绵的沙沙作响。

  这里是鸟儿的天堂,成群鸟儿的栖息在树上。它们在树上追逐打闹,放开了嗓子歌唱,无所顾忌,于是便到处都是鸟粪。

  站在地上抬头往上看,可以看见一个个的鸟巢,如碗大如盘大,挂在枝桠间,带着某种神秘的色彩。

  桂花花期一过,便进入了冬季,到了玉兰花的花期了。

  洁白如玉的小指般大小的花朵,貌不扬而香惊艳,那种沁人心脾的幽香,竟与桂花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夹杂有清新、舒爽、淡淡的甜味,流溢出一种淡淡的高雅,吸入肺腑会整个人都振奋起来。

  唐雨荷是个懂风情的人,既喜欢桂花,也喜欢白玉兰,喜欢那种能深入骨髓的清香。

  课业之余,唐雨荷常常偷偷溜进那一片小树林里,一呆就是大半天。

  冬天清幽孤寂,很多鸟儿都飞走了,只留下了麻雀和其他一些不知名的鸟儿在树上婉转啾鸣。

  唐雨荷捡拾掉落在地上的花瓣,或放进口袋里,走路生香;或是夹在书页里,书卷留香。

  此后,在桂花花期结束之后的整个冬天,她便可日日与花香为伴。

  初冬的季节,天气还不是很冷,天空还有暖阳高照。

  唐雨荷喜欢爬到树上,看着刚孵出来的毛茸茸的小麻雀,眼睛还没睁开,只管张大着嘴巴吵吵闹闹的等着喂食

  她把米饭塞进鸟嘴里,它们总会贪婪的啄着她的手指不肯放开。

  或者,她就安安静静的坐在树上晃悠着双腿,沉迷于书卷中。

  夕阳的余晖,透过树梢碎碎点点的落下来,落在她的身上,落在书页上,落在地上,斑驳一片。

  鸟儿在枝桠间飞来飞去,扑棱着翅膀,叽叽的吵闹着,成群的麻雀,或三三两两的落下来,在地上觅食,欢快的跳跃。

  唐雨荷常撒些饭粒在地上,看着它们哄聚在一起,争抢啄食,然后,调皮的扔过去一粒小石子,它们便扑棱着翅膀一哄而散。

  唐雨荷喜欢沉浸在这片无人打扰的小天地里,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忘却了曾经,也忘却了未来。

  阿蒙常常因找不到她,而留下一大堆的埋怨:

  “你让我好找,一消失就是大半天,也不知跑哪里去了,四处都找不到影子。”

  “是不是和我的偶像约会去了?”

  “老实交代。”

  每每这个时候,唐雨荷只是清浅一笑,那是属于她的小秘密,她不想与人分享。

  ...

  李萧辰的到来,和慕容淳一冷一热,两个颜值最高最极端的男生,同时落户到班上后,班上就没有一日的安宁过。

  女生们都盯着他们俩看,即使是上课时间,气氛也非常的诡异。下课后就更不用说了,几乎全校的女生们都聚了过来,在他们眼前晃着,各种讨巧,以引起他们的关注。

  整个教室闹哄哄的,不得安宁。

  唐雨荷总是忍无可忍的躲到小树林里,避开纷扰,让思绪平复下来。

  这天傍晚,吃过晚饭,我躲到树林里看书,鸟儿归巢,周围的一切静谧而安详。

  李萧辰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摸了过来,站在树下看着她,目光难得的柔和温馨。

  坐在树上看书的唐雨荷,冷不伶仃的投眼看去,看见他千年冰封融化的笑脸,心里一愣,差点儿从树上摔下来。

  “你怎么在这里?”

  他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见你不在教室,想应该会在这里找到你。”

  “还不是你闹的,男的女的都把教室挤爆了,我这是给你们腾地方。”

  脑子里忽的又想到,他怎么知道寻来这里。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闻着你身上的香味来的。”

  “你属狗啊,鼻子那么灵。”

  “你身上常有桂花和玉兰花的香味,桂花花期已过,不用想你肯定就是在这里咯。”

  他很快的爬到旁边的树上,恢复了他一贯淡漠的神情,幽深的眼睛看着看着眼前的女孩。

  “你什么时候找到这么个好地方的?我可不可以经常来?”

  “......”

  你不是没受到邀请也来了嘛,还需要我允许吗?

  ...

  这段时间,数学考试一路的红灯,梦里都能把唐雨荷给吓醒。

  傍晚时分,吃过晚饭,唐雨荷坐在厚厚的落叶上,把地上大块的石头当成了书桌,愁眉苦脸的演算着数学题。

  李萧辰慢慢的踱过来,这段时间,他为了躲避女生男生的围追堵截,常来这里躲清净,已经完全的把这里当成了他的领地。

  有他这么理所当然的吗?唐雨荷眉头拧着,不理他。

  “荷子。”

  他唤了一声,见女孩头也没抬,他也不吱声,只把几个橘子放在她的面前。

  正被数学题折腾得愁眉苦脸的女孩,眼睛一亮:

  “哪儿来的?”

  “当然是树上长的,我去摘的。”

  切,还不如说是偷的。

  他又坏坏的笑了,唐雨荷转过脸去,看着他,奇怪他冷峻的脸庞因为坏笑,居然融合出别样的魅力来。

  早就知道果园里的橘子成熟透了,金黄金黄的诱人,想吃但又不敢去摘,被抓到了可是要严惩的。

  大家都垂涎欲滴,又不敢轻举妄动,就他胆大包天,敢去偷来吃。

  “你不怕被抓啊?”

  “有什么事是我怕的吗?不吃还我。”

  他瞪了女孩一眼,好心没好报,还问来问去的,废话太多。

  唐雨荷把橘子抢过来,给了她还想要回去,没门。

  “我就知道,荷子,你这德行一点儿都没变,就是个小吃货。”

  他看着她,薄唇又勾了勾,仿佛看到了她小时候的样子。

  他扯过她的数学试卷时,看着大红的38分特别的刺眼。

  他忍不住哈哈大笑,终于找到了嘲笑她的机会一般,落井下石:

  “荷子,你这脑袋瓜子是怎么长的啊,尽是想着吃东西了,这么简单的题目也不会。”

  “就你聪明,我笨还不行吗?”

  唐雨荷把嘴撅得老高,你考100就了不起啊,用得着这么挖苦人吗?

  她也是想不通了,慕容淳次次考100也就算了,人家上课那是真的认真,又聪明又努力,考100是理所当然的。

  可眼前这家伙明明每节课不是在睡觉,就是捣鼓自己的事情,可是次次考试也都是满分,难道他有特异功能?

  可以通过特异功能偷窥试题?或者是天赋异禀,不用学也会?

  “我说,你是不是有特异功能啊?每次偷窥试卷的时候,也给我泄露一下呗。”

  唐雨荷眨巴着大眼睛,用一副哈巴狗讨巧的表情看着他。

  李萧辰嘴角扯了扯,用手指敲敲她的脑门:

  “想什么呢,哪来的特异功能?”

  ...

  女孩的眼睛灿若星河,不染纤尘,就那样望着他。

  李萧辰的心忍不住的一颤,就是这双眼睛,清澈明亮得如水一样的纯净,眼底汪洋一片,时常牵动着他的心他的情绪,他垂下眼睑,似乎想掩饰眼底的那一丝慌乱。

  是的,慌乱,她的眼神让他的心都乱了。

  “哎,服了你了。教你还不行吗?”

  于是,他夺过她手里的课本,大笔一挥,这里这里那里这些这些......全给背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