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9、天才鬼才(1)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2155 2018-11-19 23:19:48

  就这样啊?唐雨荷耷拉着脑袋,要背这么多,她以为他有什么窍门呢,上课睡觉也能考100分的窍门,没想到是要她背书啊。

  “你要害死我啊,这么多怎么背得过来。”

  唐雨荷愁眉苦脸的大声抗议着,她怎么觉得他是故意整她的呢,没安好心的家伙。

  “那你还想不想考100了,不想考就拉倒,当我没说。”

  “不考就不考,要你管。”

  “嘿,你好歹叫我一声哥哥,我不管你谁管你。”

  李萧辰说完,伸手就去搜她的口袋,唐雨荷不知道他要干嘛,反正就是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口袋就对了。

  谁知道,李萧辰直接就给她挠痒痒,挠得她咯咯的笑个不停,浑身乱颤,他趁火打劫,掏了她的口袋。

  等唐雨荷反应过来,她的饭票已经全都在他手里了。

  “哎,你要不要脸了,抢女孩子的东西。”

  唐雨荷跳起来就伸手去抢,奈何他高啊,他把饭票举得高高的,她个子矮够不着。

  “打劫也不是你这样的,还给我。”

  唐雨荷气急败坏的,张口就咬他举着饭票的手。结果嘴巴刚碰到他的手臂,就被他的另一只手给钳住了,动不了。

  “李萧辰,你放开我。”

  “放开你可以,不许咬人。”

  唐雨荷只眨巴着大眼睛,点点头,李萧辰松开了手。

  可是他完全没有料到,他刚松开手,唐雨荷就扑了上去,有多大劲就使多大劲咬住了他的胳膊。

  李萧辰疼得“嘶”的叫了一声,他怎么就给忘了呢,她就是个小混蛋,说的话根本就不算数。

  唐雨荷这一口可是用足了狠劲了,李萧辰根本就来不及躲闪,就生生的被她咬着,等她发泄完了,才意识到什么,慢慢的松开了口。

  隔着布料,她都能看到那深深的牙印,自己都忍不住了倒吸了一口冷气。

  她抬头,看见李萧辰定定的看着自己,心就虚了,说话的语气也就弱了很多,明明是自己张狂的把他给咬了,却带着求饶的眼神看着他。

  “你就还我嘛。”

  没想到李萧辰还是不为所动,依旧沉默的看着她,看得她心里发毛。

  唐雨荷抓狂的挠挠头,把头发挠得鸡窝一样乱糟糟的。

  饭票都在他手上了,就是握着了她的生杀大权,她要怎样才好?

  她眼睛咕噜咕噜的转了转,又心生一计。

  她双手抓住李萧辰的胳膊,不停的摇晃着,想要把他的胳膊摇下来一般。

  “哥——”

  既然他不吃硬的,那就来软的呗。

  于是,这一声哥叫得是软糯娇柔,任是心肠再硬也会被融化的。

  李萧辰却感觉皮肤像是被绒毛拂过一样,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女孩撒娇卖萌的本事也真是绝了,不知她从哪儿学来的,从小到大,即使是在最伤心最无助的时候,她都是默默的忍受,从来没有使用过这一招。

  今日如果就此放过,以后怕是后患无穷啊,于是他心肠一狠,冷冷的说:

  “这招对我没用,背不出来就是不给吃饭。”

  唐雨荷狠狠的瞪着他,还真是软硬不吃食古不化的家伙。

  她咬着唇,歪着脖子想了想,打又打不过,只好先吃下这一亏,反正他手里的饭票也只够一个月,来日方长。

  “好了好了,你爱拿就拿着呗,反正你拿了我的饭票,就得管我的饭。”

  ...

  从此以后,唐雨荷就开始了被李萧辰监督下的痛苦不堪的背书学习生涯。

  她终日拿着数学书,把屁股钉在板凳上,背公式定律原理,整日被这些枯燥乏味的东西折腾得痛不欲生。

  该死的李萧辰,终有一日她会报这仇。

  一旁的李萧辰接收到她仇恨的目光,意味深长的坏坏的一笑:

  “我等着你来报仇。”

  课本里的知识重点,就这样经过抽筋剥骨的整合之后,硬生生的塞进了她的脑袋里,因为不会消化,而嗝得脑袋生疼。

  一个月后,唐雨荷数学考试居然考了个70分,终于及格了,没有那么惨不忍睹了,李萧辰这招虽然狠了点,好像效果还不错。

  唐雨荷拿着卷子的那一刻,呵呵的笑了。

  于是,要背的书又扩大了范围,语文数学英语所有要学的知识,他都要求她背下来,他日日检查,背不出来还是不给吃饭。

  ...

  桃夭似乎看出了什么,心里早就不是个滋味儿。

  于是为了增加自己的存在感,她有事没事,没事找事的总往李萧辰的眼前晃。

  今天她又拿着数学题目来,让李萧辰帮她解答,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多偏题怪题,他们压根就还没学过的。

  李萧辰原是不想理她的,但好歹同学一场,就拿了草稿本刷刷刷的写出了答案。

  写完之后,话也不说,就把本子推给了桃夭。

  桃夭欣喜若狂的看着手里的答案,这道题,连慕容淳都解不出来呢,他居然不用两分钟就做出来了。

  如果说,慕容淳是数学天才,那里李萧辰就堪称是数学的鬼才,他的解题思路常常出人意料的简单直接,独辟蹊径,直击要害。

  有时候,就连老师目瞪口呆,还有这种解法?

  桃夭则在一旁一声不响的看着他,目光定定的,发着亮光,一脸的痴迷。

  唐雨荷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直接暴走,把地方腾了出来。

  她百无聊赖的蹭到了校园小道的苦楝树下。

  冬日温暖的阳光下,苦楝树的叶子已经枯黄,微风吹过,三三两两的飘落下来,犹如枯叶蝶一般,在空中飞扬,缓缓的降落在草地上,完成了一春一秋的繁华后,在冬天回归大地。

  ...

  李萧辰跑出来找唐雨荷的时候,午饭的时间都快过去了。

  自从他控制了她的伙食之后,吃饭的事情就不用她操心了,唐雨荷干脆直接就把饭票交给他管,她只管背好书,就有饭吃了。

  他总是拿着两个饭盘,人高马大的挤在一群人当中排队买饭。

  阿蒙看着唐雨荷在一旁拿着书本安静等待的样子,就一脸的艳羡:

  “荷子,你这小学同学也太好了吧?连饭也帮你买了。我怎么就没有遇到呢?”

  唐雨荷这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是他强抢了她的饭票,逼着她把书背出来了,才有饭吃。

  当然,后来是她乖乖把饭票交给他的,那是因为她怕挤在一堆人里排队买饭。

  唐雨荷打开饭盘,今天他居然给她加了一块扣肉,让她惊喜得口水都流出来了。

  食堂里的伙食差得像猪食,青菜没有半点儿油星,味道咸得发苦。

  唯一的猪肉也切得细小,煮得稀烂,偶尔有扣肉吃就是天大的福利了。

  因为饿极了,唐雨荷只要闻到肉味就觉得特香。

  “你给我加菜了?好香啊。”

  “数学考试终于及格了,这是给你的奖励。”

  “可是我的菜票不够呢。”

  “放心吃吧,算我的。”

  呵呵,原来还有这等福利啊,早说嘛,她还可以多努力一下。

  ...

  转眼就到了寒冬季节。

  这天,又是数学课。

  唐雨荷神思恍惚的看着窗外,麻雀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从窗檐上飞落到地上四处觅食。

  早上睡过了头,忘了刮胡子,满脸胡渣的易老头,双手撑着讲台,正越过挂在鼻头上的老花镜的上方拿蛙眼瞪着唐雨荷看,而唐雨荷望着外面的麻雀深陷在自己的思绪里,浑然不知潜藏着的危险。

  自从上次失手打中唐雨荷之后,易老头就再也不用粉笔当武器了,而改用问题当武器。

  这招更是吓得人人胆颤心惊的,再不敢在他的课堂上胡作非为。

  “唐雨荷!你上来把黑板上的题目解出来。”

  唐雨荷显然是被惊吓到了,跳了起来。

  唐雨荷抬起头来,却看见此刻转过身,背对着他们的易老头,屁股上有三个红白相混的手掌印,知道他今天已经上了三节课了,累得不行,脾气肯定不好。

  而唐雨荷偏偏触到了他的霉头,真是撞枪口上了,心里暗骂,要开小差也不找个好点的时间。

  易老头要为难人的时候,总是出些刁钻古怪的题目来,解不出来就要罚站着听课。

  唐雨荷颤颤巍巍的走上讲台,脑子里一片空白,拿着粉笔的手在发抖,窘迫的站在那里,脸红到了耳根上。

  此时此刻,多么希望有一个白马王子持剑骑马而来,把她救出这个水深火热的地方。

  唐雨荷无助的看向李萧辰,此时他正咧着嘴对她笑着,等着看好戏呢。

  唐雨荷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该死的。

  教室里鸦雀无声,人人都把头埋在桌子底下做鸵鸟。

  她正满心凄凉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惊醒了所有埋着头的人:

  “老师,我有一句话想告诉你。”

  是李萧辰,他沙哑的嗓音有点滑稽,嗯,还没度过变声期的声音是有点儿特别,他终于出手了。

  “你说。”

  “你确定在这里说吗?”

  “说吧。”

  “你的屁股脏了,有很多种颜色。”

  全班人冷不伶仃的被这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憋不住“哄”的大笑了起来,其实,他们早就想说了,只是没有胆子。

  李萧辰只不过说了一句大实话,却莫名的把他们连日来被易老头罚的非常憋屈郁闷全都爆发出来。

  顿时,安静的教室里,桌子被敲得啪啪响,口哨声四起,笑声疯狂,混乱成了一锅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