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10、天才鬼才(2)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2678 2018-11-20 23:29:27

  易老头忙不迭的镇压他们,竟忘了讲台上还站着的唐雨荷。

  唐雨荷站在那里,面对着大家,而大家也面对着她站着,互相大眼瞪着小眼,好不尴尬。

  唐雨荷只觉得是自己连累了大家都挨罚,羞愧得不行,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李萧辰倒是无所谓,他反而向她做了个鬼脸,一丝邪笑溢出嘴角,怎么也掩饰不住,她看了他一眼,似乎明白了他眼神里的意思:

  “荷子,全班人都陪你站着,你可还满意?”

  唐雨荷有些气急败坏的瞪了他一眼,她是想让他帮她,可没想过让他这样帮的吧。

  再说了,他这是帮忙吗?简直就是捣乱。

  也是,能快速的把一池水搞浑,依然是他最擅长的。

  有史以来第一次受连累挨罚站的桃夭,无意中看到唐雨荷和李萧辰的眼神在空中交流的时候,怎么也压不住心中的那股怒火。

  她拽紧了拳头,对唐雨荷怒目而视,哼,简直就是个祸害。

  站了好一会儿,腿有些发麻了,易老头才开口说话:

  “如果你们当中,有人把这道题解出来,我就饶过你们,怎么样?”

  全班人就这么齐刷刷的站着,也不是一回事,再说,他罚了罚了,骂也骂了,气也消得差不多了。

  很多男生这么一站,都比他高出了一个头,让易老头觉得有些压抑,他终是忍不住想找个台阶下。

  “老师,我来试试。”

  声音和煦温暖,唐雨荷即使没有抬起头,也知道是慕容淳。

  她的心里一跳,是他,他来救她了。

  高大英俊的男孩,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如春风拂面般,带着温和的青春气息,迈着大步向她走来。

  唐雨荷的心如小鹿般的砰砰直跳,本来就红着的脸这会儿就更加的红了,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害怕。

  易老头这才注意到了讲台上尴尬站着的唐雨荷,手一挥,示意唐雨荷回到座位上。

  唐雨荷如释重负,深深的舒了一口气,感激的看了眼慕容淳一眼,默默的把手里的粉笔递给他。

  慕容淳本是想去讲台另拿一支粉笔的,看见女孩主动的递过来,他没有任何犹豫的就伸手接了。

  他的指尖,不小心碰到了唐雨荷的手指,唐雨荷的手突然一颤,松开了手里的粉笔,幸亏慕容淳反应快,接住了掉下来的粉笔。

  这么细小的动作,几乎没有人会注意到,可是却落入了一直盯着唐雨荷看的李萧辰的眼中,当他看到唐雨荷惊慌失措的样子,心里莫名的烦躁与不安。

  唐雨荷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回到座位上的,只觉得心里乱得很,脑子里一片空白。

  慕容淳手里的粉笔,在黑板上刷刷刷的演算着数学题,脑子里掠过的,却是刚才女孩一脸呆傻的模样,那样子别提有多可爱了。

  也不知是不是自己脑抽了,见女孩挨罚了,他就这么冲动的站出来要替她解围。

  ...

  全班人就那样站着,大气也不敢出,静静的看着慕容淳在黑板上解题。

  李萧辰斜着眼睛看着,他有点懊恼,干嘛不是自己第一时间把给荷子换下来呢。

  他只顾着捉弄易老头了。

  本来,现在站在讲台上的该是他才对,竟被慕容淳抢了个先,莫名的,李萧辰对慕容淳这么急着为唐雨荷解围,竟生出了一丝妒意来。

  天才真不愧是天才,思路清晰,一气呵成。

  易老头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黑板上的答案,高兴的咧嘴笑了。

  “好,答对了,看来还是有人听我讲课的。全体坐下!”

  .....这些知识完全没有讲过的好吗?

  “老师,我有更简单的解法。”

  看来鬼才李萧辰不服啊,大家看着他,有些不确信的投去疑问的目光。

  “好,你上来。”

  李萧辰的步子有些快,带着一股劲风跨上了讲台,他三下两下就把题给解了出来,还真的是简单快捷,另辟蹊径啊。

  老师也有点傻了眼,这解法......简直是太妙了,这小子思路诡秘啊。

  “慕容淳的是通常的解法,李萧辰的是独辟蹊径的解法,很好,比我还胜一筹。”

  易老头反复的搓着手,每当他高兴的时候就会这样,感觉自己一下教出了两个天才,心里就兴奋得不行。

  “这题目还有谁不会做的?举手!”

  空气突然间凝住了,人人装鸵鸟。

  ...

  周末放学回家的时候,李萧辰对唐雨荷说:

  “坐我的车吧,我载你一程。”

  唐雨荷也不推辞,很自然的坐在他的自行车后座上,一路晃悠着小腿。

  车走在乡间小路上,呼啸着飞快的穿过田野。

  冷风簌簌的吹,冬日的田野里空旷一片,寂寂的天空偶尔有寒鸦掠过,沉寂而萧条。

  走到公路上,两旁高大的白桦树随风摇摆,“哗哗”作响,自行车轻盈的呼啸而过,白桦树快速的往后倒去,逐渐的消失在视野里。

  车到了小镇的时候,突然就坏了,踩不动,李萧辰狠狠的踹了两脚,扔在路边甩手就走。

  “哎,你干嘛呢?”

  唐雨荷有些急了,跑上去抓住了他的衣袖。

  “破车,不要了,走路回去。”

  “你这人怎么这样?”

  “你要的话就拉走。”

  李萧辰丢了一句话,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唐雨荷看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这人脾气真的是不好,一点就爆,还败家。

  唐雨荷只好自己拉着车去修,边走边嘀咕,嘿,说话算话,可不许反悔,修好了就是我的,让你走路去上学。

  路边的修车师傅三下两下就拨弄好了,就掉了链子而已,装上去就好了,连钱也不肯收。

  “姑娘,这车没坏,就是掉了链子而已,不用钱。”

  唐雨荷高兴得不得了,白白的捡了这么个大便宜,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回到家的时候,大勇问她车哪儿来的,她说捡的,大勇眼神奇怪的看着她。

  天上真会掉馅饼吗?你运气这么好,让你给捡到了?

  ...

  星期天晚上去学校的时候,唐雨荷踩着车,轻轻松松的把一路上学的人统统甩在了身后,嘴里哼着的歌儿随风飘着,那得意劲儿就甭提了。

  哼,让李萧辰后悔去吧,说破天也不还给他。

  唐雨荷的脑子里正想办法倒腾出千万条不还车的理由,完全没想到李萧辰居然在后面跟了她一路。

  李萧辰看着前面的女孩摇头晃脑肆意飞扬的样子,暗暗的笑了,这傻瓜。

  没见过这么傻的,不过,嗯,傻得有些可爱。

  当唐雨荷发现他跟着的时候,已经到学校了,唐雨荷下意识的双手护住自己的爱车,却见他根本就不屑一顾的走了,因为他手里拉的是辆全新的车,特别的晃眼。

  难怪说不要就不要了,敢情是有了新的啊,真是个喜新厌旧的家伙,害她担心了一路。

  唐雨荷在心里碎碎念着,也好,他不会再和她抢了。

  唐雨荷就这样白白的捡了一辆车,心里就别提有多高兴了。有了车,以后上学就方便很多了,再也不用把脚都走肿了累得趴下了还没到学校。

  有了车,当然就和无车族不一样了,怎么也得炫耀一下。

  她踩着车,故意在阿蒙的面前停下来,还打着车铃吸引她的注意。

  “荷子,你买车啦?”

  阿蒙有些不敢相信,往常两人都是走路上学的,这会儿连她也有车了,只剩下自己是走路的,心里自然是羡慕的。

  “没有啊,捡的。”

  她左看右看,这车没用几天,看起来还是新的。

  “你运气也太好了吧,这也能捡?”

  开什么国际玩笑,当她阿蒙是傻子呢。

  “不信啊,我也不相信。”

  想起某个喜新厌旧的败家子,就是不知道爱惜东西,唐雨荷的脸上掠过一丝狡黠的微笑。

  阿蒙只当是她随便的找了个借口搪塞她的,也不再理会,她决定了,以后回家,她就跟着荷子走,坐她的车后座。

  “你这车我定了啊,不许载其他人。”

  ...

  天要黑下来了,深冬的寒冷有些刺骨,呼呼的北风夹带着料峭刺骨的冰冷而来,天空总是灰沉沉的,让人心情甚是压抑。

  李萧辰一进教室,就把一堆练习试卷丢给唐雨荷,唐雨荷一脸疑问的看着他。

  “这是我特意让人在省城买了寄过来的,给你练习,好把前些日子硬塞进脑子的知识消化消化,融会贯通。”

  说着,他懒懒的双手插兜,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的反应。

  如她所料,唐雨荷当即就跳了起来,双手叉腰对他怒目而视:

  “你还让不让我活了,你就不能让我过一两天安宁的日子?”

  声音有些不受控制的大,教室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盯得唐雨荷浑身不舒服。

  唐雨荷缩了缩脖子,她不是故意的,这不是被某人给气的嘛,她赶紧的拿书本挡住脸,尽量的降低存在感,压低了嗓音,说:

  “你是故意的。”

  李萧辰“呵呵”两声怪笑,他就是故意的,又怎样?

  看着他脸上的一丝似有若无的邪笑,女孩恼羞成怒的又想跳脚,可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只好生生的忍住了。

  可李萧辰不想就此放过,还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

  “荷子,你还想不想吃饭了?”

  “李萧辰,不吃饭会饿死人的。”

  “那就好好做。”

  “算你狠。”

  “过奖。”

  生杀大权握在别人手里,她能反抗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