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17、学校禁令(1)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3633 2018-11-29 23:51:38

  阿蒙在唐雨荷的耳边叨叨的把这些故事告诉她的时候,无比艳羡的说:

  “哇,荷子,你都成了传说中的女主角了。”

  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有才,居然把故事演化成了一个神话传说,丝毫不比夸父逐日,羿射九日,精卫填海这些神话差。

  唐雨荷怪声怪气的呵呵两声。

  还大战三百回合,如果是她编的话,故事应该是这样的才对:

  一个黑将军,一个白马王子,他们同时爱上了美丽的公主,他们为了得到美丽的公主决定决一死战。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两人骑着马,一个威风凛凛,一个英俊潇洒,一个手握大刀,一个手持羽扇,大战了三天三夜,打得是天地变色,也分不出胜负......

  唐雨荷坐在教室里,小脑袋里出现了一个非常激烈的场景:黑将军和白马王子短兵相接之际,周围树木摇晃,飞沙走石,天昏地暗,这时,美丽的公主出现了,她跑过来,横在两个打得难分难解的少年之间......

  公主远远的看着是桃夭,可是,走近了,却变成了她.......

  “哎哎,荷子,想什么呢?”

  阿蒙看着旁边的唐雨荷眼神变得迷离,还笑得一脸的诡异,连叫了好几声她都没有反应,才知道这人又走神了。

  也不知她脑袋瓜子里在想些什么,敢情她刚才讲了半天,这人是什么也没听进去,于是有些生气的摇着她的胳膊,在她的耳边大声的呼她。

  结果,唐雨荷一个激灵就醒过了。

  唐雨荷愣愣的看了一眼蒙卓丽,突然对自己很是无语,居然白日也会做梦。

  也不知打架的那两人怎样了。

  唐雨荷不用回头,感觉到身后空空如也,没有一丝动静,就知道李萧辰还没来上课。

  李萧辰这厮打了一场篮球赛,又干了一架,还被罚了200俯卧撑,也该折腾得脱了一层皮了吧,否则都这个点了还没出现。

  或者说,是被慕容淳的拳头打趴下了吧,不敢现身,躲着人呢,毕竟,慕容淳的战斗力也是不容忽视的。

  那她可不可以认为,是白马王子战胜了黑将军?

  呃......

  唐雨荷往慕容淳的位置瞄了一眼,那里也是空空如也?

  不会是两败俱伤了吧。

  唐雨荷的心有那么一刻就慌了起来,毕竟当时许洋到的时候,她慌乱中丢下他们撒腿就跑了,也没有细看伤得如何。

  她很是为自己的行为可耻,可那个时候,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毕竟,如果留下来的话,事儿可能会变得更大,有理也说不清了,所以只好走为上计。

  好啊,李萧辰,他居然打败了慕容淳,她就不该给他吃饭,让他饿一个晚上,醒醒脑子,亏她还怕饭冷了,帮他一直热着。

  嗯,慕容淳受伤了,他伤得重不重?

  她是丝毫不担心李萧辰也受伤的,毕竟,他的皮那么厚,从小都是他打别人的份,从小都是他称王称霸过来的。

  从小到大,她只看到一个慕容淳敢跟他干架,她该为慕容淳的勇气鼓掌的,可想到他伤得不轻,心里竟然会担心会难过。

  ...

  在晚自习最后10分钟的时候,许洋走进了教室。

  他一脸的阴晴不定,看得大家都埋着头装鸵鸟。

  许洋先是大张旗鼓的表扬了今晚参加球赛的运动员们,讲了一大堆要以他们为榜样,努力为班级争光的好话.

  末了,严肃批评两人打架的事情,要大家以此为鉴。

  唐雨荷知道这是许洋的良苦用心,他在尽可能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去阻止事情的进一步发酵了,但效果好像不是很明显。

  口水太多,好事者太多,流言漫天飞舞着,继续这样下去是会淹死人的。

  但,又不能堵住悠悠众口,不让人说话。

  于是,只能寄希望于时间,让时间的流逝,慢慢的淡化。

  而直到下课铃响,李萧辰和慕容淳都没有出现。

  ...

  唐雨荷是最后一个离开教室的。

  在她收拾好书本,一只脚跨出教室门口的一瞬间,一个高大的身影晃了进来,高大的身躯穿着保暖的黑色风衣,衣服的帽子把大半张脸都挡住了,只露出一双大大的眼睛。

  唐雨荷吓了一跳,以为是撞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闭着眼睛就要跑。

  “别找我别找我,我什么亏心事也没做。”

  唐雨荷的心里嘀咕着,脚还没跨出去,胳膊却是生生的被拽了回来,唐雨荷的魂都被吓得跳出了壳,不敢睁开眼睛。

  “跑什么跑?”

  李萧辰的声音是她熟悉的,男孩的变声期还没过,声音有些怪,但在黑夜里,莫名的让唐雨荷恐慌的心安定了下来。

  唐雨荷定了定神,睁开眼看着他。

  “大半夜的,穿成这样会吓死人的,你知不知道?”

  唐雨荷打掉他拽着她的手。

  “呵呵,你的胆子就比兔子还小?”

  她胆子小?想起小学夜里放学回家,自己穿过乱坟岗的事情,唐雨荷很想问问他敢吗。

  可她的嘴巴动了动,竟是没有开口。

  算了,看他挨打受伤的份上,她也就不跟他计较了。

  唐雨荷看着他甩掉了帽子,露出脸来,他的鼻子肿成了红萝卜,嘴巴歪了眼睛紫了,一股刺鼻的药水味儿弥漫开来,显然是刚刚擦过药膏。

  “哈哈哈。”

  看见他这么个倒霉的样子,唐雨荷就是想笑,大笑。

  看来慕容淳的拳头让他吃了不少苦头啊,让他还整天阴阳怪气的拿些怪题来折磨她。

  原来千年不败的霸王也有被人打得落花流水的时候,还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李萧辰幽深的眼睛像是看透了女孩的心思:

  “你就那么希望看到我倒霉?”

  唐雨荷扁扁嘴,继续咧开嘴笑。

  看着女孩神气活现的样子,李萧辰皱了皱眉,看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他是请过假了的,躲在被窝里舒坦着呢,这会儿却还大冷天的巴巴从温暖舒服的被窝里爬出来,简直是自己找虐。

  想起小时候打架,她哭了很久,哭得很伤心,他心里便隐隐的有些担心。

  本来都快睡着了,忽然想起她这次会不会被吓着了,会不会躲开人偷偷的哭,会不会担心自己,于是硬是强迫自己爬出被窝,顶着刺骨的寒风跑过来。

  就为了看一眼她,也让她知道自己好好的,才会彼此安心。

  结果是他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女孩长大了,再不会为了这点小事而为他担心害怕了。

  相反,她好像还特别的开心。

  果然是自己想太多了。

  ...

  打架事情发生后,反应最为敏捷的就数校长了。

  简陋的办公室里,校长手里夹着一根烟,烟雾袅袅的在他上空缭绕。

  他思维清晰,目光犀利,敏锐的感觉到此次事件非比寻常。

  他最擅长的事就是把小事化成大事,逐一的分析解剖进行思想教育。

  哪怕是一点点的蛛丝马迹,他也能进行最大化,他就是一副显微镜,能把最细微的病菌摆在桌面上来,防微杜渐嘛。

  况且,这么大的一件事情,影响那么恶劣,很多人都看到了,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当它没发生过的。

  于是,他第一时间召开了全校老师的紧急会议,针对突发的打架事件和关于早恋的问题进行了讨论,直讨论到了深夜,才拟出了相关的方案,明天发放到各班。

  说是讨论,其实自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在说,别人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机会。

  他是个传统而守旧的人,像他那个年代里走过来的人,定是九死一生的经历过多少风雨洗礼才能走到了今天,活了下来,这些是现在的年轻人所无法理解的。

  这种雷厉风行的作风,虽然会引起小范围的阵痛,但却是治理学校痹症最有效的方法,没有之一。

  学校本来就是一个学习的地方,就应该以学习为重,至于谈情说爱,不好意思,经济不独立的人是没有资格谈恋爱的。

  这些孩子还处在懵懂时期,心智尚未成熟,经济上不能独立,过早的恋爱,只会给自己给他人造成极大的心理伤害。

  这种伤害甚至是致命的,或许有的人一辈子都无法走出来,这又是何苦呢?

  年轻人看不清自己的脚下的路和前方的危险,他以一个过来人的眼光看着他们要犯错,要走弯路,就必须出手把他们拉回来,把他们引上正途。

  他知道很多人会骂他残暴,不懂感情,这些都无所谓了,或许若干年后的某一天,他们会理解自己的做法。

  ...

  第二天天没亮,学校就吹起来紧急集合的哨声。

  一夜之间,北风呼呼而来,天地变色,暖阳隐没。

  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刷完牙洗了脸的时候,唐雨荷感觉整个人冻成了一根冰棍。

  她匆匆的喝了碗稀粥,就往操场跑去。

  早操也不做了,全校的师生在寒风中抖着身体站了1个多小时,听学校的领导一个一个走上去苦口婆心的训话。

  唐雨荷抖着身体,脑子混沌的听得有些懵,他们好几个人反反复复讲的,就那么两个问题:第一,禁止打架,违反者严肃处理;第二,禁止早恋,一经发现,直接停学处置。

  那两个家伙打架的事情,经过一个晚上的发酵,竟然演变到了如此变态的程度?需要这么一个个的训话?

  打架本来就是小事一桩,批评教育就好了嘛,谁没有过血气方刚的时候,偏要把它扩大的处理,处罚处罚再处罚,绝不手软,还要上升到全面的新高度。

  真是吃饱了撑的,闲得没事瞎折腾。

  至于早恋的传闻,不就两人拉了一下手嘛,至于吗?

  这也叫早恋,他们甚至连什么是早恋还不知道呢,简直有些莫名其妙。

  唐雨荷心里在泛着嘀咕,却是没那个胆子说出来,哎,你们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她就是听着觉得心好累。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