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18、学校禁令(2)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2206 2018-11-30 20:19:06

  不过经此一事,校园里顿时风声鹤唳人人自危,原来有那么点青春萌动心思的,都紧急刹车了,不敢再张扬,收敛了不少。

  纸条不敢再乱传,眼神不敢再乱看,更加别提什么手拉手了,要是被老师发现,直接被提去问话,叫家长,冠上个早恋的罪名的话,就全校扬名了,要是再被动用校规开除的话,那就死定了。

  校园里安静了很多。

  这才开放多少年?闭塞乡村的风俗观念不是那么容易剔除的,这些毛还没长齐的孩子居然敢这么放肆的早恋,看来是世风日下啊。

  确实需要下一剂猛药来整治整治了。

  ...

  散了早会后,通告就贴出来了,慕容淳和李萧辰同时处以警告处分。

  同时贴出来的,还有那份禁止早恋的通知。

  下课时教室果然就安静了很多。

  别班的女生再不敢窜过来看那两个风云人物了。

  但男生却来了不少,全是和李萧辰称兄道弟的那帮人,过来对李萧辰嘘寒问暖的。

  唐雨荷简直是没眼看,打架的时候,他们跑得比她还快,这会儿却来这里刷存在感。

  李萧辰和慕容淳本来就已经是全校的名人了,之前一直是以尖子生出的名,但这次打架,名气不降反升。

  毕竟当众打架也是需要有胆量的。

  女生们都只能默默的在心里念叨着他们,再不敢明目张胆的来送温暖送爱心了。

  习惯了那种吵吵闹闹的场面,突然间门前冷落,还真是有些不适应。

  ...

  一大早的,慕容淳和李萧辰刚进教室,就被许洋叫到办公室去了,估计也是为了打架这件事。

  他们脸上的伤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很难结痂,还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只是没那么红肿了,但依然显得很是狼狈不堪。

  看着慕容淳有些丧气的走进教室,没有往日的温和笑容,唐雨荷心里有些堵。

  可李萧辰却没事人一样的晃到她身边,咧了咧嘴,满脸是伤的挤了个怪异的表情,对她说:

  “老师叫你去一趟办公室。”

  “好好的叫我干什么?我又没打架。”

  唐雨荷反应有些激烈,倒是让李萧辰有些意外。

  他不知道,对她来说,办公室就是个是非之地,就是个审讯室,进去肯定是要受到老师的精神折磨,所以,唐雨荷平时连走路都是绕道走的,轻易不肯靠近。

  唐雨荷苦着脸看着他,看到他的眼神莫测,就知道事情肯定不小。

  问题是,他们打架,关她什么事?

  李萧辰咧嘴笑了笑,没有言语,看来小丫头还是不清楚状况啊。

  他弯腰,在她的耳朵旁轻声说了一通,唐雨荷只糊涂的听了个大概。

  他的靠近,让她觉得有些压抑,他好闻的气息轻轻的呼到她的耳根上,让她的脸微微的泛了红。

  很奇妙啊,这种感觉。

  从小到大,她对他是再自然不过的,从来没有这种别扭的感觉。

  今天还是怎么啦?

  这种感觉只是在前些日子,在面对慕容淳才会出现,怎么现在......

  恍惚间,她只听到他的最后一句话:

  “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告诉许洋就好了。”

  他哑着嗓子轻轻地说,变声期的男孩,嗓音很是奇怪。

  ...

  慕容淳神情严肃的回到教室刚坐下,一抬头,就看见李萧辰和唐雨荷在那儿交头接耳的,心里就莫名的冒火。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伤,还有些辣辣的疼,特别是冷风一吹,疼就钻进了骨子里。

  早上处罚的通告出来的时候,他在那里站了几分钟,一直盯着自己的名字看,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他觉得通告上的人,肯定不是自己本人。

  如果说,男孩子十有八九是打着架长大的,那他就是着八九之中的例外,他是个乖乖男孩,从不屑用打架来解决问题。

  可是这一回怎么就打架了呢?

  老实说,从昨晚莫名其妙就动手打架开始,他的脑子一直是懵的,直到今早处罚的通告出来,自己的名字和李萧辰的名字挂在那里公示,直到许洋拉着他和李萧辰在办公室训了半天的话,还有此刻,自己脸上的伤,泛着丝丝的疼。

  这一切,都无比真实的在提醒自己,打架的那个人真的是他。

  他现在冷静下来,一直在心里问自己一个问题:

  为了什么要打架?

  基于这是人生中的第一次打架,终于打破了自己的人生记录,他一直引以为傲的理智回归之后,于是习惯性的在灵魂的深处审问自己。

  冲动。

  他怎么就冲动了呢?

  自己一向理智,控制力极好的,怎么就在那一瞬间冲动的失去了理智,犯傻了呢?

  他看了一眼女孩,又看了一眼女孩,五官精致的小脸上,透着俏皮的样子,那样鲜活的站在那里和某人打情骂俏,他就想发火。

  打情骂俏?

  他的脑子里怎么会闪现这个词的?

  自从军训以后,他就习惯性的去注意那个女孩,他自认为是自己最先注意到她的。

  她的眼睛,清澈纯净得就像山里的一汪清泉,眉眼带笑的时候,眼里会发出光芒,仿佛聚集了万千星辰。

  一段时间观察下来,女孩笑的样子,安静的样子,发愁的样子,都让他忍不住的想多看几眼,他还想想到了一个词来形容她: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特别是李萧辰来到之后,她的喜怒哀乐,就更加的活色生香了。

  原来,他们早就认识了,而且从小一起长大,很是熟悉。

  而他和她,认识了也就短短的两三个月的时间,她甚至没有都注意到他的存在。

  甚至,他和她还没有正式的说过一句话。

  可是,每天看到女孩和李萧辰嬉笑怒骂的,他的心里就莫名其妙的烦躁与不安。

  照理说,他也是刚认识的李萧辰,无冤无仇的,他不是挑事的人,怎么就和他干架了呢。

  是不是,日日积累下来的烦躁与不安,变成了怒火,终是要发泄在某个人身上才会罢休?

  至于他和桃夭,两人因为一起组织校运会和元旦晚会的事,经常在一起讨论各种细节,而成为很好的朋友。

  他当时确实看不得李萧辰对她这么无理的行为,而让他更为恼火的是,他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拉了唐雨荷的手,唐雨荷竟然为了掩饰而宣称是他的表妹。

  他一眼就看穿了是她在撒谎,她居然为了他当众撒谎?

  这一架,他打得一点都不后悔,似乎他早就想动手了,桃夭只是一个引子,真正的原因或许不是她。

  什么乱七八糟的。

  慕容淳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炸了,想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

  办公室里,许洋安静的坐在那里,神情严肃,唐雨荷看着他,有些惴惴。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何事,会被老师逮到这里来审问。

  “你和李萧辰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表哥。”

  唐雨荷有些口不对心,心里自然有些慌。

  “表哥?”

  “是啊,他妈妈的妈妈是我妈的表姨。”

  唐雨荷按照李萧辰教给她的一套说词直接就说了出来,大脑都不用经过。

  李萧辰在她耳边说,这么一大堆七拐八弯的关系,他们要是有兴趣就去查吧,也不知道要查到猴年马月。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么复杂。那你从小认识他?”

  “当然,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这倒是句大实话,没有半点谎言。

  “你是个女孩子,要学会矜持,以后不能随便和男生拉手,即使表哥也不行,知不知道?”

  原来是为了这事啊,不就拉手嘛,他们小时候就常拉手啊,有什么不妥?

  “老师,你想多了,我们小时候就常拉手,也没有什么事。”

  唐雨荷看着许洋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心里一慌,脱口而出:

  “不过,老师既然说了,以后一定改。”

  这下,许洋的脸色才缓和了些,唐雨荷暗暗的呼了口气。

  不就拉个手嘛,差点儿把她给害死了。

  “嗯,以后记着要和男生保持距离。”

  “嗯。”

  “你可以回去了。”

  “谢谢老师。”

  唐雨荷鞠了个躬,撒腿就冲出了办公室,生怕许洋会后悔把她叫住。

  ....

  回到教室,唐雨荷就看见李萧辰冲着她一脸的邪笑,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想拿起书本就要往他头上砸去,手挥到了半空中,停住了。

  在教室里打闹被抓个现行,会不会比拉手更严重?

  唐雨荷感觉周围的目光都看着她,他们是分分钟会跑到老师面前告发她的人吗?

  心里疑神疑鬼的,唐雨荷的手顿了顿,手里挥出去的书缩回来捂住了自己的脸,只露出两只眼睛狠狠的瞪着李萧辰。

  李萧辰得意的笑了,脸上的伤疤舒张开来显得有些狰狞。

  桃夭也被叫去问话了。

  她和慕容淳之间是很坦荡的。

  慕容淳那个时候拉她,只是为了把她从窘境中解救出来,属于英雄救美,应该表扬才对。

  再说了,桃夭对李萧辰那点儿心思,连最愚笨的唐雨荷都看得明白,她是个骄傲而执拗的人,不会轻易移情。

  ...

  冬天的小树林里落叶积了厚厚的一层,鸟儿也飞走了好多,只有麻雀留了下来,成群飞舞,叽叽叫着落在地上觅食。由于天气寒冷,唐雨荷已经很久没来这里了。

  望着光秃秃的树枝,唐雨荷的心一片黯然。

  回教室时,唐雨荷刚出现在走廊,远远的就看见李萧辰的周围围了一群人,看见她出现,远远的就喊:

  “萧哥,你表妹来了。”

  “......”

  她还看见,某个人得意的扬着还挂着彩的脸,嘴角抽着,她很想跑过去,用爪子再给他加挂几道彩。

  此后,整整三年,她的名字就被“李萧辰的表妹”给取代了,没有人记得她的名字,但会记得,她是李萧辰的表妹。

  她是真的后悔啊,那个时候,她为什么要自称是他的表妹呢,自找苦吃。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