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21、元旦晚会(1)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2059 2018-12-06 00:13:19

  食堂的阿姨喜欢熬粥,就为了图省事。

  头天晚上就把米和一堆猪骨头放进一个巨大的铁锅里熬着,一个晚上后,粥就熬得稀巴烂的,跟喝水差不多。

  大冷天的,又处在长身体的青春期,饿得快,虽然早餐加煮了面条,可是看着挤得恐怖的人群,唐雨荷直接就打了退堂鼓。

  每天上完第一节课肚子就饿得难受,于是,别人塞她书桌里的零食就变成了妙不可言的美味。

  唐雨荷最近胃口特好,老是觉得吃不饱,除了跟天气寒冷有关外,也是被食堂没有油的饭菜给逼的。

  李萧辰也特意的多留了些饭票给她,让她去小卖部买些东西填肚子,算他有良心,但唐雨荷却不舍得用。

  ...

  又一日,唐雨荷到教室的时候,天空还是灰蒙蒙的,世界还没有完全从睡梦中醒过来。

  她看到书桌里一夜之间又塞满了各种精美的信笺,乱七八糟的,唐雨荷顿时觉得辣眼睛,鼻孔里也哧哧的要喷出火来。

  但看到一抽屉的零食时,也还是生生的忍了。

  唐雨荷皱着眉头往嘴里塞了满满一嘴零食,这都什么事儿啊,她这里都成了恋爱中转站了。

  篮球决赛,李萧辰魔鬼般的表现再一次博取了所有人的眼球,不仅女生们完全被迷住了,男生们也被征服了,赛场上的声音铺天盖地的,全都是为他呐喊的声音,一浪又一浪,一浪高一浪。

  奈何老师们都在,连那个冷面杀手校长也来镇场子了,女生们只好尽力的压抑着,不敢表现得太明显,各种眉目传情献殷勤的事更是不敢做了,只好把一片热情诉诸笔端,于是信件便如雪片一样飞来,全部有恃无恐的丢进她的书桌里。

  唐雨荷可怜的书桌变成了邮箱,装的是别人的情书。

  唐雨荷冒火的把那些信全都丢到李萧辰的桌面上,莫名其妙的做他的表妹也就算了,还无端端的成为了受害者。

  都是他惹的祸,他自己收拾去,关她什么事?

  李萧辰到教室的时候,冷漠的看了一眼桌上的东西,又冷漠的看了一眼唐雨荷,见到她鼻子呼出来的气在大冷的冬天里也是冒着火苗的,心里就想笑。

  他也是没办法啊,为了这些事,他从省城逃到这到处都是鸟拉屎的地方来,已经够低调了,还是避不开,只能说明他太招人喜欢了。

  看来她这表妹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啊。

  他冷哼一声,把桌子上那堆东西揉成一团,全部的扔进了垃圾桶里,那里是它们的唯一归宿。

  唐雨荷看着他,咕噜咕噜的转着眼珠子,得想个什么法子,结束这种无聊透顶的事情才好。

  可是,她是真舍不得那些零食啊,怎样才能保住零食,又不要情书呢?

  她从作业本上撕下了一张纸,大笔一挥沙沙的写了几个大字,贴在桌面上。那几个大字是:

  “从今往后只收零食,不收信件,谢谢。”

  果然,她书桌里每日塞得满满的的信笺突然就消失不见了,可是跟着消失的,还有零食。

  世界是终于安静了下来,可是,没有了零食,唐雨荷瞬间觉得生活无趣极了。

  李萧辰看了一眼女孩生无可恋的小脸,又看了一眼她桌面上的大字,挑了挑眉,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啊。

  ...

  一转眼,就到了元旦。

  在这个新旧交替的夜晚,天气不仅仅是冷,还是刺骨的。

  为了看这场难得的晚会,唐雨荷把所有的厚衣服都穿了,就差没把棉被给裹在身上了。

  阿蒙看着她就想笑,

  “荷子,你把自己裹成一只小胖熊了。”

  说着,却是满心欢喜的拉着她这只可爱的小胖熊坐在冷嗖嗖的寒风中,满心期待的坐等着看演出。

  ...

  天空中繁星点点,月光冷冷的洒落下来,全校师生坐在操场的舞台边,忍受着呼呼的北风一阵一阵的从脖子灌进衣服里的痛苦,等待着晚会开始。

  桃夭是主持人,她一出现,立刻引来一阵惊呼声。

  她穿着美丽的碎花裙子,沉稳大方,眼睛璀璨,宛若星辰。

  在这冷寂的寒夜里,一群老师,带领着一群稚嫩的乡下孩子,把自编自演的节目搬上了舞台。

  尽管节目原始而粗糙,但他们依旧看得津津有味。

  在封闭的乡村,这等娱乐精神的滋养都是极其稀少的,因此尽管节目非常的拙劣,依旧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时而爆发出来大笑,时而激烈的鼓掌,都是对台上那些稚嫩的演员们的一种嘉奖。

  终于到了桃夭的节目,台下一阵惊呼,相信有很多人,缩着脖子等在冷风中,就是为了看她惊鸿一舞。

  只见她穿着一条薄薄的白纱群,飘逸清新,如仙子般美丽,展开双臂便如蝴蝶展翅飞翔。

  也真是难为她了,这大冷的天,穿这么少的布,看着她,唐雨荷就觉得更冷了。

  不过,她的舞姿确实好看。

  她轻盈的身子柔软无骨,随着音乐翩翩起舞,真如一只倔强的蝴蝶,在寒冷的冬天里,依旧飞过草原,飞过山岗,飞在蓝天白云下,那优美的舞姿,嵌合了她自己的灵魂,迷醉了所有的人。

  只会玩泥巴玩石头摸鱼抓泥鳅长大的少年们,哪里见过这等曼妙的舞姿,见过如此貌美的精灵?

  难怪被评为校花,不仅貌美,还多才多艺,果真是当之无愧啊。

  很多男生的眼里,都冒着粉色的泡泡。

  ...

  晚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忽听得桃夭报幕说:

  “下一个节目,独唱《小喇叭》,唐雨荷请准备。”

  唐雨荷听得愣了一下,又愣了一下,还是没反应过来,

  唐雨荷,难道学校还有另一个人也叫唐雨荷?不是吧。

  她很清楚自己没有报名啊,为什么会有她的节目?

  旁边的阿蒙用手指轻轻的戳了戳她的胳膊:

  “好你个荷子,你偷偷报名演唱也不告诉我,又想来个一鸣惊人啊?”

  “惊你个头,我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好吗。”

  话还没说完,心里想到了什么,就瞪着有前科的还子啊咋咋呼呼的某个人,吓得梦卓丽浑身一哆嗦。

  “不是,荷子,你这样看我干嘛,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难道......你怀疑是我干的?”

  “难道不是你吗?”

  “你......这次真不是我,我敢对天发誓。”

  唐雨荷看着她,好像不是撒谎的样子,再说了,都这个时候了,也没必要撒谎了。

  此刻最关键的,是怎么把这事情糊弄过去。

  两人的声音大得周围的人都听到了,惊乍乍的完全乱了方寸。

  唐雨荷看了看自己这一身,穿得什么乱七八糟的。她自己都没眼看了。

  她想,她只要这么往台上一站吧,所有的人肯定会笑掉大牙的,那得躲丢人啊。

  她知道这回肯定是死定了,没人能救得了她。

  她下意识的用眼睛去找李萧辰,那家伙连影子都不见,可能压根就不来凑看晚会。

  她下意识的就想躲起来,让别人找不到她,自然就过去了。

  可是,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如果说,之前还没有人注意到唐雨荷是谁,但在运动会上,唐雨荷露了一把脸之后,很多人就记住她了,再说,有李萧辰的表妹名号挂在那里,她想耍赖都不行。

  于是,躲无可躲,逃无可逃。

  唐雨荷想不通是谁下这样的狠手来捉弄她,她的心里已经慌乱得没法进行思考了。

  “真不是你干的?”

  她又不死心的问了一遍蒙卓丽,因为她想不出除了阿蒙还会有谁。

  “我发誓。”

  看着阿蒙异常坚定的眼神,唐雨荷的脑子也乱了,究竟是哪个挨千刀的这样子整人?

  可是眼下该怎么办呢?

  慕容淳听到闹哄哄的声音,走过来关切的问清了缘由,然后微笑的看着唐雨荷,语气温和的说:

  “我和你去找班主任,看能不能取消节目。”

  他的话,让唐雨荷纷乱的心静了一下。她怎么没想到这个法子呢。

  “老师,节目不是我报的,我不会唱歌。能取消节目吗?”

  慕容淳也在一旁帮着她说话。

  谁知道许洋只轻轻一笑,说:

  “已经报幕了,要取消也来不及了。”他顿了一下,以为是唐雨荷太紧张的缘故,就宽慰她,“没事,不用紧张,你就随便唱就好了。”

  许洋就这样轻轻松松的把问题丢还给了唐雨荷,唐雨荷露出绝望的表情。

  “对不起,唐雨荷,我帮不上忙。”

  慕容淳有些纠结的说,看着女孩这副样子,他也不知道为何,会跟着难过。

  唐雨荷甚有自知之名,她怕自己一开口会把所有的人吓跑的,打定主意坚决不开口。

  还有她的这一身装扮,回去换已经来不及了,妆容也无法改变了,这样笨兮兮蠢兮兮的木木的样子,肯定够他们笑三年的了。

  折腾了半天,也折腾不出个解决的办法,最后她干脆就下了赴刑场的决心。

  上就上,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她就站在那里,死活不开口,让他们认认她的脸,笑一场就会放她下来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