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22、元旦晚会(2)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2238 2018-12-07 20:06:32

  前面的舞蹈跳了10分钟之久,唐雨荷什么也没看进去,脑子里尽是自己站在台上尴尬得想跳楼一死了之的场面。

  主持人再次念到她名字的时候,唐雨荷的身体一下子就弹簧一样弹了起来.

  孟卓丽看着臃肿如小胖熊的她,露出像上刑场赴死一样的表情,呆了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的运气也太背了,这都能接二连三出状况。

  唐雨荷僵直着身体走上了舞台,站在舞台中央,白炽灯照着她因为紧张而苍白的脸,她的眼神慌乱无措的扫了一眼台下的观众,浑身簌簌发抖,上下牙齿在打仗,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害怕。

  她是多么渴望,此时此刻,会有奇迹发生,就像那天,被易老头罚上讲台的时候,会有人来救她。

  可是,这一次,直到音乐响起,都没有人伸出手来拉她一把。

  唐雨荷就傻傻的站在那里,紧闭着嘴巴不开口,话筒拿在手里有千斤重,手抖得快拿不住了。

  在偌大的星空冷月之下,天地间仿佛只有她一个人。

  她以为不去看台下的观众,就不会害怕了,但她的耳朵,依旧听到了台下发出了一片唏嘘声,杂着无奈的叹息声和暗暗的嘲笑声,纷涌而来。

  “她站在那里干嘛,傻子一样。”

  “怎么这么难看啊,也敢走上舞台。”

  ......

  每个人都在看她的笑话,她在那里站了一分钟,感觉像是一个世纪一样漫长。

  唐雨荷闭上了眼睛,眼角溢出了泪,苍白的小脸没有一丝血色。

  如果说,捉弄她的人就是故意想让她出丑,那么他做到了。

  就在唐雨荷的脑子乱成一片手足无措的时候,她手里的话筒突然被人夺了去,然后,就听到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传过来:

  “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唐雨荷吃惊的睁开了眼睛,看见男孩高大挺拔的身影,在聚光灯下,背着吉他的他,俊朗的容颜更加帅气逼人。

  李萧辰,你是来救我的吗?怎么会是你?

  白马王子没有来,但黑将军却出现了。

  还好,不管怎样,你来了就好。

  “不好意思,应该是搞错了,这个节目本来应该是我的。”

  李萧辰的出现,所有的唏嘘声所有的嘈杂声,马上就消失了,他已经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没有人再对唐雨荷的尴尬而揪着不放。

  “原来是出错了啊。”

  唐雨荷想就此悄悄的逃遁,让所有的人瞬间忘记她曾经出现过。

  可李萧辰拦住了她,示意她帮他拿着话筒对准了吉他。

  他沉稳的调了调弦,手指在轻轻的拨弄着琴弦的时候,美妙的音乐倾泻而出。

  这本来是一首幼稚的儿歌,甚至游戏滑稽可笑,被他用吉他弹出来,又用低沉的男声唱出来,竟莫名的赋予了某种意想不到的意味,跳出了滑稽的幼稚,剩下沙哑的欢乐。

  唐雨荷看着他专注的眼神,如王子一般的气场,心里有那么一丝的惊讶:

  王子?刚才她心里默默念叨的王子?不不不,不可能,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她从小就喊他萧辰哥哥,嗯,对,哥哥,哥哥救妹妹天经地义。

  唐雨荷的眼里泪光盈盈,亏得他来了,否则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可是,他怎么会吉他,还弹得这么好,他可从来没和她说过啊。

  唐雨荷现在才发觉,这个日日在她面前晃,各种管着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她竟然一点儿都不了解。

  歌声结束的时候,李萧辰自然是又收了一波久久不平的掌声和欢呼声。

  连日来,他收到的掌声已经都多的了,早就无动于衷了。

  然后,唐雨荷准备功德圆满要退场之时,却又听到他说:

  “为了表示我的歉意,下面我再为大家弹唱一首我自己写的歌谣《我就在你的身旁》。”

  唐雨荷只好停下了准备溜走的脚步,继续帮他拿着话筒。

  琴声再次响起,唐雨荷感受着他的歌声里充满着忧伤:

  “那一晚

  我喝醉了

  躺在草地上

  和风轻抚着我年轻的脸庞

  我醉点星星

  星星眨着眼睛

  问我今宵几何?

  多像你美丽的眼睛

  总是含着莹莹的光芒

  照亮我荒芜的心房

  坐在我身边的姑娘

  你能否理解我的忧伤?

  我曾经牵着你的手

  在春天的季节里

  跑过无边的草地

  漫山遍野盛开的野花宛若天堂

  而我就在你的身旁

  今夕永夕。”

  李萧辰满含深情的沉迷在自己的歌声里,唐雨荷也不知不觉的沉溺其中,此刻的他,是如此的特别,是她完全不认识的李萧辰。

  歌声结束,一片静谧,星空之下,没有任何语言可以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唯有掌声,能赋予某种激动和兴奋的意义。

  沉默之后,经久不息的掌声,把晚会推向了最高潮。

  女生们疯了,控制不住的大声尖叫起来,泪流满面的笑着,她们心目中的王子通过美妙的歌声深深的震撼了她们的心灵。

  有胆大的,捧了花,上去献给李萧辰。

  吴建军手里没花,随手折了一根树枝,也跑上台去献给李萧辰,李萧辰眉头一皱,还是接过了,台下一阵哄笑。

  许洋眯着眼,咧开了嘴笑,心情复杂。

  这样一个多才多艺的学生,连他已经都觉得压力越来越大了。

  ...

  是日夜里,唐雨荷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梦里各种画面一一的掠过,由刚开始的惊怵恐怖,慢慢的变得柔和温馨,最后是开满野花的草地。

  黑暗中,唐雨荷幽幽的醒过来,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漆黑的屋顶。

  原来,她此时躺在宿舍的架床上,夜半时分,梦里回首,竟是小时候那一段充满快乐的时光。

  “萧辰哥哥,萧辰哥哥。”

  奶声奶气稚嫩的童声仿佛在隔空而来,那个一脸邪笑的小男孩出现在她的梦里。

  这样的梦,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次。

  很奇怪的感觉,仿佛童年并没有远去。

  当她的思路慢慢的回笼,就禁不住的想到晚会上的尴尬与无助,想死的心都有了。

  唐雨荷始终百思不得其解,她的名字怎么会出现在晚会的节目单上,这分明是有人故意而为。

  只是她万万没有料想到,出来救场的会是李萧辰,而且是以那样大胆的令人瞩目的方式。

  直到现在,回想起来,她的心依然是无比激动的。

  就好像小时候,她每次被人欺负,他总会第一时间出现,解救她一样,这次也不例外。

  可是,究竟是谁和她过不去,要用这样的办法来对付她?

  唐雨荷的脑子把该怀疑的不该怀疑的都过了一遍,也理不出个头绪来。

  自己向来低调,从不与人争吵,也没得罪过什么人,整天只知道埋头读书,更不会有仇敌,为什么会有人故意的想让她出丑?

  她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样翻来覆去的,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冬天寒冷,起床的时候,天空还是黑沉沉的,黎明前的黑暗,是如此浓重的笼罩着校园。

  唐雨荷连起床的钟声都没有听到,阿蒙吃了早餐,看见她还在床上睡,就把她摇醒。

  “你还不起床,皮痒了?”

  唐雨荷猛的睁开眼睛,看见蒙卓丽眯着小眼睛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室内灯火通明,而室外已经晨色朦胧。

  唐雨荷噌的跳起来,意识瞬间回笼,看见已有人陆陆续续的往操场上集合,心里就来火:

  “干嘛不早点儿叫醒我?”

  “每天都是你比我早的啊,我怎么知道你还在睡?”

  理由还挺充分的,让人无法反驳。

  匆匆的刷了牙,洗了脸,冰冷的水往脸上一抹,脚步就已经跑出去了。

  没时间吃早餐了,只能空腹往操场上跑。

  要是迟到被学校领导逮住了,罚100个俯卧撑估计还是少的。

  ...

  做完早操,回到教室的时候,阿蒙看着她大吃一惊:

  “你昨晚做贼偷东西去了?这么黑的熊猫眼?”

  别看阿蒙这人小小的,嗓门大的很,声音把教室都震了。

  所有的人齐刷刷的看向唐雨荷,又都想起她昨晚在晚会上的窘态,还哭鼻子了,都会意的一笑。

  李萧辰早就看到了她的熊猫眼,皱着眉,气场更冷了。

  “还不都是因为你?”

  “......”阿蒙一脸比窦娥还冤的表情。

  “你昨晚的呼噜打得震天响,吵了我一夜,怎么睡得着?”

  唐雨荷总不能说自己昨晚做了一晚上的侦探,脑子分析过滤,把每个人都怀疑了一遍,也没有得出结论吧。

  于是,只能拿她的糗事来膈应她。

  “唐雨荷,我们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这样揭我的短。”

  蒙卓丽哭丧着脸,一副要和唐雨荷绝交的架势。

  唐雨荷呵呵两声,不理她。

  她的眼神瞄了瞄阿蒙,又瞄了瞄某个冷着脸的人,肚子里的肠子又开始纠结。

  那真凶既然不是阿蒙,会不会是......

  李萧辰?不,他自己设的局自己又巴巴的跑去救场子?

  嗯,极有可能,毕竟,这家伙做事从不按常理出牌,鬼着呢。

  唐雨荷的眼神就落在了李萧辰身上,一动不动的,脑子里又出现晚会上,弹着弹吉的他哼着歌谣,那风华绝代的容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