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25、郊游(1)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2333 2018-12-10 22:54:16

  傍晚,唐雨荷把晚饭煮好了热在锅里,等着父亲他们回来吃,自己随便扒拉着吃了些,然后喂阿奶吃了半碗米粥,就去收拾行李,和母亲告了别,踩上车就往学校赶。

  一个月不回学校,是有些急不可耐,想着宿舍里曾经的温馨,教室里的郎朗书声,还有某个清俊的少年,便有隐隐的期盼。

  李萧辰是中午就到了学校的,百无聊赖的蒙头睡了一个下午,到了傍晚时分,才踱步出来,将自己隐在桂花树下的阴影里,面无表情的看着回校的少年一个一个的从他面前匆匆而过。

  许久,依旧不见期待中熟悉的身影。

  小丫头不会忘记今天是开学的日子吧,像她这种丢三落四的性子,没准还真会这样。

  好不容易,远远的看见那个小小的身影,在初春的晚霞中,已经长到肩膀的头发在晚风中轻轻飘起,嘴角弯着弧度,明媚笑意的小脸青春飞扬。

  一个月不见,小姑娘又长高了些,脸比以前更白了更嫩了,肉肉的也更可爱,看来这个假期多少还是存了点儿肉的。

  看见李萧辰的时候,唐雨荷有些吃惊。别人回家过个年,定是重了至少三五斤回来,可看着他怎么感觉又黑又瘦了呢?

  立体的五官刀刻般的冷峻,面容还清瘦了不少,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更沉稳有力,像是......像是刚受训回来的大兵?

  大兵?怎么可能。唐雨荷甩甩头,想把这个奇怪的念头从脑子里甩出去。

  李萧辰看着女孩把车停在他的面前,凝视着他,不知她脑子里闪过的念头,只当是她又有了什么古灵精怪的主意。

  不过,一个月的假期,他确实只在春节那时休息了三天,其他的时间都被他父亲丢进了营地里,跟着那群新兵蛋子一起集训,每天跑步举重单杆扛沙袋,反反复复的练,每天都汗水淫淫,骨头都累得快断了。

  这样折腾,他自然是变得更黑了,也精瘦了,但却更精神了,脊梁更挺了,神采奕奕的。

  “嘿。”

  唐雨荷见他沉默着,只好先笑着和他打招呼,眼睛弯成了月牙儿,他却故意的板着脸,装出一脸漠然的神情看着她。

  “你磨磨蹭蹭的到现在才来,是不想上学了吧。”

  这么久不见,见面第一句话就训人,这样好吗?

  唐雨荷扁着嘴不哼声,反正也习以为常了,不理他就是。

  他也没再哼声,只伸出手把她的行李从自行车上卸下来,扛到宿舍门口放下,转身就走。

  ...

  女孩子们带回来的吃食,摆满了一个架床,花生红薯干年糕饼干糖果水果瓜子果仁,喜欢吃什么就去抓一把,一群女孩子就这样随意而自在的聚在一起,边吃着东西边嘻嘻哈哈的说着过年的那些趣事。

  唐雨荷一想到回来就要吃学校里那些没有油水的像是猪食一样的饭菜,含在嘴里的糖顿时就没了甜味,回家一个月,胃口也被家里的饭菜养叼了。

  “怎么样?好像有心事的样子,说来我听听?”

  阿蒙看见唐雨荷眉头紧皱的样子,拽了拽她的手臂。

  唐雨荷从恍惚中醒过来,摇摇头,继续磕着瓜子,瓜子咸咸香香的味儿留在她的唇齿之间。

  她不能告诉任何人自己的身世,父母不能说,连好朋友也不例外,这个秘密只好默默的藏在心底。

  但她会随时随地的想起自己的亲生妈妈,就好比如现在,话说着说着,就会想起她,如果她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会不会高兴会不会欣慰呢?

  这段时间,唐雨荷的梦里梦外都是那从未谋面的妈妈,也不知道她生活在世间的那个角落里,又或者是,早已不在?

  想到这里,唐雨荷不禁打了个寒颤。

  不会的,她一定还活着,她一定会回来找她的。

  ...

  晚上上自习课的时候,李萧辰随手的就扔给唐雨荷一袋东西。

  “嗯,给你的。”

  唐雨荷疑惑的打开看时,吓了一跳。

  各种精美的零食,在小镇上买不到的他都给她买了一份,看得她馋涎欲滴的,两眼放光,一时竟愣在那里。

  “不要?还给我。”

  “要,谁说不要呢。”

  唐雨荷赶紧的把袋子握紧,他从小就知道她就好这口,这是拿来给她解馋呢。

  “假期我布置你的练习呢,拿来。”

  就知道他会这样,先给点甜头,接下来便是更严厉的管束,她妈也没这样管过她的学习,不过,幸好她有所准备。

  唐雨荷把本子递给他,他沉默着,没再说话。

  唐雨荷看着他冷淡的脸,鼻子哼了哼,像人家欠他三百万似的。

  不过,袋子里的零食还是成功的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有好吃的,孟卓丽自然也不会错过,趁唐雨荷不注意,她快速的伸手就抓了一把,然后,跳出老远。

  “哎,强盗啊。”

  “别那么小气,见者有份嘛。”

  孟卓丽边撕着糖衣,语气是虚的,边在教室里绕着桌子跑,像个馋死鬼那样,唐雨荷赶去追。

  李萧辰冷眼看着两女孩抢糖吃,他只觉得好笑,都多大的人了,居然还像小时候一样,为一颗糖大打出手。

  缺失的两年,就像是缺失的记忆,始终是他人生的遗憾,幸好,此刻重新见到她这般嬉笑怒骂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他总觉得又回到了孩童时光。

  唐雨荷是追蒙卓丽晕了头,才会撞上了人。她没看清自己撞到了谁,只是知道自己撞在了一堵结实的胸膛上,脑门都疼了。

  那人人高马大的,怕她摔倒,还用手抱住了她。

  慌乱中,她闻到了他身上有好闻的气息。

  于是挣扎开来,抬头一看,心就突的一跳。

  慕容淳?

  唐雨荷瞬间就傻了,她的脸一下就被火烧了一样,直烧到了耳朵根,连脖子也烧着了。

  她的呼吸都停滞了,竟然连道歉都忘记了,愣愣的看着他。

  “你,还好吧,没摔着吧?”

  慕容淳被女孩看得迟钝了一下,他的鼻端还充斥着女孩的馨香,但很快又反应过来,露出了一贯的温和的笑容。

  “没,没.......”

  唐雨荷觉得自己的舌头都打结了,话也说不成句。她真是恨自己啊,这么不争气的样子,有多久了,自己都是远远的看着他,连话都不敢跟他讲一句,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机会,竟是说不出话来。

  这是他和她第三次说话吧。第一次是在军训,他只对她发号施令,第二次是在元旦晚会上,那时的自己心急如焚的,哪里会顾得上好好说话。

  唐雨荷的“没”还在磕巴着,慕容淳就已经走远了,而她才发现,自己的脸不仅烧得发烫,还被凌乱的头发挡住了大半。

  她真想抓狂啊,他可能连她是谁都没看清楚。

  看到这一切的李萧辰,拿着本子的手紧了紧,脸黑了一个晚上。

  ...

  阳春三月过后,便是梅雨季节,梅子成熟期也就二十天左右,日子一晃就到了五月。

  此时春的气息已经走远,夏的脚步已经到来,天气开始变得炎热,知了开始不合时宜的聒噪,空气中让人烦躁不安的因子在漫延着。

  这天是周五,唐雨荷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上的教室,昨晚一夜的噩梦,半夜里多次在梦中惊醒,害怕得根本无法入睡,只在天快亮的时候迷迷糊糊的眯了会儿眼睛,就被起床的钟声吵醒了。

  这打钟的老头儿也是够准时的,多一秒不多,少一秒不少,每天这个点就敲着那个挂在走廊里的破铁钟,“当当当”的声音破空而来。

  那时,唐雨荷刚迷糊的睡去,梦里反复的交迭各种光怪离陆的习题和素未谋面的妈妈,就被钟声生生的闹醒了,自然是苦不堪言。

  初夏的日子,白天已变得漫长,老早的天空就放亮了,唐雨荷走进教室的时候,教室里还是空无一人,特别的安静,别样的心宁。

  她就坐在窗前,边看书边静静的等待着。

  等待着那熟悉的脚步声,慢慢的向她走来;等待着那开朗如阳光般的笑声,轻轻的飘过来。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有了这习惯,看来是改不掉了,也不想改。

  毕竟,生命中有些念想,是一件快乐的事,即便是苦涩然而却是欢喜的。

  李萧辰是第二个来到教室的,这家伙也不知怎么回事,上课不是迟到就是睡觉的他,最近也突然的早早来到教室看书,变得勤奋起来。

  其实是女孩不知道,男孩自从知道女孩每天第一个到教室之后,就想着跟随女孩的脚步,当教室里只有他们俩时,早上朝阳初升的美好时间里,便有了十分钟独处的无人打扰的时光。

  安安静静的,看书或者做练习,只要有她在身边,连时间都是停止不前的。

  就,就像是......就像是每天周而复始的约会。

  今天,李萧辰看见女孩重重的黑眼圈,心神一凝,没有说话,脸上依旧波澜不惊,心里却在翻腾。

  是不是自己这段时间把她逼得太紧了,连觉都没睡好?

  看来,要适当的减少些题量,别把她给逼急了,否则,把她逼急了,她不是跑了,就是会随时跳出来反咬他一口。

  ...

  五月,早上的空气确实是燥热的,然而,唐雨荷总觉得背后冷嗖嗖的,似乎有两道寒光总是盯着她,让她不寒而栗。

  她不敢回头,好像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不敢去面对某个人冷冽的目光。

  感觉她的身后,总是蛰伏着某只猛兽,只要她动一下,猛兽随时就会准备蓄势而发把她一口吞进肚子里。

  这种感觉和小时候如出一辙,那个时候的他,也是这样,因为害怕她受到欺负,总是如影相随的蛰伏在她的身边。

  可是,他完全不知道,他会吓到她。

  现在她已经长大了,更需要的是温和的微笑与关怀,帮她驱赶每日内心里的焦虑与不安。

  所以,当那熟悉的温和的笑声进入她的耳膜的时候,当慕容淳青春阳光的俊美容颜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的心便是不由自主的一颤。

  他来了,一室的温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